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外国小说 > 达.芬奇密码 > 第二十三节

第二十三节 上海人民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索菲气喘吁吁地来到国家展厅的那扇大木门外——这就是收藏《蒙娜丽莎》的地方。她忍不住向大厅方向望去,在大约二十码远的地方,祖父的尸体静静地躺在聚光灯下。

  

    她忽然感到深深的悔恨——那是一种伴随着负罪感的悲伤。在过去的十年中,祖父无数次主动与她联系,但索菲一直无动于衷——她将信件和包裹都原封不动地放在衣橱最下面的抽屉里,并拒绝与祖父见面。他对我说谎!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想让我做什么?索菲抱着这样的想法将他拒之于千里之外。

  

    现在,祖父死了,他死后还在对索菲说话。

  

    《蒙娜丽莎》。

  

    索菲伸手推开了那扇巨大的木门,入口展现在她的眼前。她在门口站了片刻,扫视了一下眼前这个长方形的展厅。整个展厅沐浴在柔和的红色灯光下。国家展厅只有一个出入口,这样的结构在博物馆中很少见,而且它也是惟一在艺术大画廊中单独辟出的展厅。木门是进入这个展厅的惟一入口,它对着远处墙上那幅高达十五米的波提切利的名画。在那下面,拼花地板上放着一个巨大的八边形沙发,供成千上万的游客在欣赏卢浮宫的镇馆之宝前小憩片刻。

  

    索菲还没有进入展厅,就想起她忘了带一样东西。黑光灯。她朝远处祖父的尸体望去,那尸体周围放置着电器装置。如果祖父在展厅里写了些什么,那么他一定是用水笔写的。

  

    索菲深吸了一口气,急匆匆地走到被灯光照得通亮的谋杀现场。她不忍将目光投向祖父,强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寻找PTS工具上。她找到了一支小巧的紫外线笔,将它放入毛衣的口袋中,又匆忙沿着画廊向国家展厅那敞开的大门走去。

  

    索菲刚转身跨过门槛,就意外地听见展厅中有低沉的脚步声,那脚步声正离她越来越近。里面有人!在如雾一般的红色灯光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鬼影。索菲吓得倒退几步。

  

    “你来了!”兰登嘶哑的声音打破了恐怖的气氛,他那黑色的身影滑到索菲跟前,停了下来。

  

    索菲松了口气,又担心起来:“罗伯特,我让你离开这里!如果法希——”

  

    “你刚才到哪里去了?”

  

    “我必须去拿一个黑光灯,” 索菲低声说着,掏出那支紫外线笔。“如果祖父给我留了信息——”

  

    “索菲,听我说。” 兰登屏住呼吸,用蔚蓝色的眼睛凝视着索菲。“你知道字母P.S.……的其他含义吗?

  

    一点儿也想不起来吗?”

  

    索菲生怕他们的声音会在长廊中回响, 便把兰登向展厅内部推去,然后轻轻地关上那敞开的巨大木门,并将门从里面栓好。“我告诉过你,这是索菲公主(Princess Sophie)的首字母缩写。”

  

    “我知道,但你有没有在其他地方见到过它?你祖父是否曾经以其他的方式用过它?比如说作为写在文具或私人物品上的花押字?”

  

    这个问题让索菲颇感震惊。兰登怎么会知道?索菲确实曾经见过首字母缩写P.S.被用作花押字。那是在她九岁生日的前一天,她悄悄地在家四处寻找被藏起来的生日礼物。祖父今年会送给我什么呢?她翻腾着壁橱和抽屉。他会送我想要的娃娃吗?他把它藏哪儿了?

  

    在翻遍了整座房子却一无所获之后, 索菲鼓足勇气溜进祖父的房间。这间房本来是不允许进入的,但当时祖父在楼下的长沙发上睡着了,不会知道索菲的所作所为。

  

    我就迅速地偷看一下!

  

    索菲踮着脚向壁橱走去,地板在她的脚下嘎嘎作响。她看了看被祖父的衣物挡住的搁板,却什么也没有发现。索菲又走向祖父的书桌,将抽屉一一打开,仔细地翻看。这里一定有为我而藏的东西!可她一直没有看到玩具娃娃的影子。她沮丧地打开最后一个抽屉,翻动着一些祖父从来没有穿过的黑衣服。正当她要关上抽屉的时候,她看见在抽屉的深处有一样闪闪发光的东西。这东西看上去像一根怀表链,但她知道祖父从不带怀表。当她猜想到这是什么的时候,她的心狂跳了起来。

  

    一条项链!

  

    索菲小心翼翼地从抽屉中把这条链子取出,并惊奇地发现链子末端还挂坠着一把金钥匙。金钥匙沉甸甸的,闪闪发光。索菲恍恍忽忽地握住这把与众不同的钥匙。大多数钥匙都是扁平的,钥匙边参差不齐,但这把钥匙却呈三棱柱形,上面布满小孔。金色的大钥匙柄呈十字形,但交叉的两条线段一样长,像一个加号。在十字的中心镶嵌着一个奇特的标志——两个相互交织在一起的字母和一朵花的图案。

  

    “P.S.,”索菲皱着眉头轻声念道。这到底是什么呢?

  

    “索菲?”祖父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索菲吓得一愣,钥匙“当”的一声掉落在地。她盯着地板上的钥匙,不敢抬头看祖父。“我……在找我的生日礼物,”索菲低着头说,她知道自己辜负了祖父的信任。

  

    祖父在门口站了良久,一言不发。最后,他终于不安地叹了口气,说:“索菲,把钥匙捡起来。”

  

    索菲捡起钥匙。

  

    祖父走了进来。“索菲,你应该尊重别人的隐私。”祖父蹲下身,轻轻地从索菲手中拿过钥匙,“这把钥匙很特别,要是你把它弄丢了……”

  

    祖父轻柔的声音让索菲觉得更加难受,“对不起,祖父。我真的……以为这是一条项链,是我的生日礼物。”

  

    祖父凝视着索菲,“我再说一遍,索菲。它非常重要。你应该学会尊重别人的隐私。”

  

    “知道了,祖父。”

  

    “我们有时间再谈这件事。现在,去给花园除草吧。”

  

    索菲赶紧出去做杂务。

  

    第二天早晨,索菲没有收到祖父的生日礼物。做了错事,索菲也没有指望会得到生日礼物,但祖父竟然一整天都没有祝她生日快乐。晚上,她伤心地去睡觉,刚爬上床,就在枕头底下发现了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一条谜语。还没有解开谜语,她就笑了。我知道这是什么!去年圣诞节的早晨,祖父也这样做过。

  

    寻找财宝的游戏!

  

    索菲如饥似渴地破解这个谜语,最后终于得到了答案。谜底指引她到房子的一处地方去,在那里她发现了另外一张写着谜语的卡片。她解开了那则谜语,又向下一张卡片跑去。索菲依照一条条线索在房中奔跑穿梭,最后她发现了一条线索指引她回到卧室。索菲冲上楼,奔向她的房间。她忽然停住了脚步,因为她看见房间中央正停着一辆崭新的红色自行车,车把上还系着丝带。索菲兴奋得尖叫起来。

  

    “我知道你想要个玩具娃娃,”祖父站在角落微笑着说,“但我想你会更喜欢这个。”

  

    第二天,祖父教索菲如何骑车。索菲坐在车上,祖父则在一边沿着车道跑。索菲不小心将车龙头歪向了厚厚的草坪,失去了平衡,祖孙俩就一起摔倒在草坪上,一边打滚,一边大笑。

  

    “祖父,”索菲抱着祖父说,“真对不起,我看了那把钥匙。”

  

    “我知道,宝贝儿。原谅你了。我不能一直对你生气。祖父和孙女总是互相谅解的。”

  

    “那是用来开什么的?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钥匙。真漂亮。”索菲忍不住要问。

  

    祖父沉默了许久。索菲知道一定是他不知道如何回答。祖父从来不说谎。最后,他终于开口说道,“它是用来开一个盒子的,在那盒子里藏着我的许多秘密。”

  

    索菲噘着嘴说:“我讨厌秘密。”

  

    “我知道,但它们是非常重要的秘密。有一天,你会学会像我一样欣赏它们。”

  

    “我看见钥匙上有两个字母,还有一朵花。”

  

    “那是我最喜欢的花。它叫法国百合。我们的花园中就有,白色的那种。英语中叫‘lily’。”

  

    “我知道那种花!那也是我最喜欢的!”

  

    “那么我们做个交易。”祖父抬起眉头——这是他向索菲提出挑战时的一贯表情。“如果你保守这个秘密,再也不向我和任何人提起这把钥匙,有一天,我会将它给你。”

  

    索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会把它给我?”

  

    “我发誓。到时候,我会把钥匙给你。那上面有你的名字。”

  

    索菲皱起眉头:“不,那上面没有。那上面写的是P.S.,不是我的名字。”

  

    祖父环顾了一下四周,好像是要确认没有人在听他们的谈话。他压低声音说道,“好吧,索菲,如果你一定要问,我就告诉你,P.S.是一个密码,是你的秘密称呼的缩写。”

  

    索菲瞪大了眼睛,“我有秘密称呼的缩写?”

  

    “当然。孙女总是有秘密称呼的缩写,那只有祖父才会知道。”

  

    “P.S.?”

  

    “索菲公主(Princess Sophie)。”祖父呵索菲痒。

  

    索菲咯咯地笑着:“我不是公主!”

  

    祖父挤了挤眼睛,“你是我的公主。”

  

    从那天起,他们再也没有提起过钥匙,索菲也变成了祖父的“索菲公主”。

  

    索菲站在国家展厅中,默默地承受着失去祖父的剧痛。

  

    兰登不解地望着她,说道:“你见过这个首字母缩写吗?”

  

    索菲仿佛感到祖父的低语从博物馆的走廊那头传来。再也不向我和任何人提起这把钥匙。她知道自己没有谅解祖父,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再次辜负他的信任。P.S.:去找罗伯特?兰登。祖父希望兰登能提供帮助。索菲点了点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曾看到过一次。”

  

    “在什么地方看到的?”

  

    索菲犹豫了一下,答道:“在一件对祖父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上。”

  

    兰登盯着索菲,“索菲,这很关键。这个缩写字母旁边是否还有其他标志?是否有一朵法国百合?”

  

    索菲惊讶得倒退了两步,“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兰登呼了口气,压低声音说,“我非常肯定你祖父是一个秘密团体的成员。一个古老而隐秘的教会。”

  

    索菲觉得心被揪得更紧了。她也可以肯定这一点。十年来,她一直想忘记那个能确认这一事实的事件。她目睹过一件出人意料的、让人无法原谅的事。

  

    兰登说:“法国百合和P.S.放在一起,是他们的组织标志,是他们的徽章和图标。”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索菲真不希望兰登回答说他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

  

    “我曾经写过有关这个组织的书,” 兰登兴奋得声音都有些颤抖,“秘密团体的标志是我的一个研究方向。它自称‘郇山隐修会’。它以法国为基地,有实力的会员遍及欧洲。实际上,它是世界上现存的最古老的秘密团体。”

  

    索菲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

  

    兰登已加快了语速:“历史上许多著名的人物都是隐修会的成员,像波提切利、牛顿、雨果等。”他顿了一下,“还有列昂纳多?达?芬奇。”他的话语中饱含着对学术研究的热情。

  

    索菲盯着兰登:“达?芬奇也是秘密团体的成员?”

  

    “1510年到1519年,达?芬奇担任大主教主持隐修会的工作。这也正是你祖父酷爱列昂纳多的作品的原因。他们虽然身处不同的历史时期,但都是教会的兄弟。他们都酷爱女神圣像学,信仰异教、女神,蔑视天主教。对于隐修会信奉神圣的女神,有详细的历史记载。”

  

    “你是说这个团体是异教女神狂热崇拜者的组织?”

  

    “很像异教女神狂热崇拜者的组织。但更重要的是,据说他们保守着一个古老的秘密。这使得他们有无比巨大的力量。”

  

    虽然兰登的眼神无比坚定,但索菲打心眼儿里怀疑这种说法。一个秘密的异教狂热崇拜者组织?曾以达-芬奇为首?这听起来十分荒唐。她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她无意的早归让祖父惊讶万分,她看到了那令她至今无法接受的事实。难道这就是为什么——

  

    “还活着的成员的身份是机密,” 兰登说,“但你小时候所见到的P.S.和法国百合图案是一个有力的证明。它只可能与隐修会有关。”

  

    索菲这才意识到兰登对她祖父的了解超乎她的想像。这个美国人可以告诉她许多东西,但这里显然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可不能让他们把你抓走,罗伯特。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谈。你必须离开这里!”

  

    索菲的声音在兰登的脑海中变得模糊。他哪儿也不想去。他又陷入了沉思。古老的秘密浮现在他的眼前,那些被人遗忘的历史又呈现在他的脑海中。

  

    兰登慢慢转过头,透过红色的光雾凝视《蒙娜丽莎》。

  

    法国百合……法国百合……《蒙娜丽莎》。

  

    这一切交织在一起,像一支无声的交响曲,是有关郇山隐修会和达?芬奇的古老秘密的回响。

  

    几英里外,荣军院前的河畔,拖挂卡车的司机大惑不解地站在警察的枪口前,看着探长怒吼着将一块肥皂投入水位正高的塞纳河中。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32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恋恋笔记本

 热闹的纽斯河夜晚,诺亚认识了年轻貌美的艾丽,虽然家世背景不同,他们却彼此吸引、

[美]尼古拉斯·斯帕克思/天津教育出版社

另一个波琳家的女孩

 波琳家的一对姊妹安妮与玛丽,犹如硬币的两面,一体共生,相反相成,她们之间的竞争

(美)格里高利/希望出版社

怦然心动:青春期男孩与女孩的有趣战争

 朱莉•贝克虔诚地相信三件事:树是圣洁的(特别是她最爱的无花

文德琳•范•德拉安南/中国华侨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