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十章 爱情的火焰(3)

第十章 爱情的火焰(3)Vivibear 河南文艺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真的假的?”我不禁有些好奇。

  “当然是真的,现在在我们的前方,在一片仙人掌上,就停着一只鸟,它正直直地盯着你。”他在我耳边说道。

  “胡说八道……”我怎么觉得有股寒气冒了上来。

  “不相信吗?如果你想不起这个前世的爱人,它就会一直跟着你……”

  “行了,别蒙我了,我才……”我一面说,一面自然地转过头去,剩下的字还没出口,我猛然停了下来,因为,我忽然感受到了他灼热的气息离我很近、很近。刚想把头转回去,他已经伸手托住我的脖子,不让我的头乱动。他的气息越来越近,他的呼吸也开始急促,我感到他的脸几乎就要贴上我的脸……

  我的心也有些紧张起来,这样的姿势似乎不太安全……而且,我感到有种莫名的压力……

  “我……想回去了。”我忽然开口,“还有,最好放开我的脖子哦,别忘了我可是会妖法哦。”

  他似乎愣了一下,缓缓地放开了我。

  我也感到那股压力渐渐离我远去,不觉松了一口气。

  “那个,我想我的眼睛应该差不多快恢复了吧。”我接着说道。

  他默然了一会,“明天,我会带医师来替你查看。”

  “嗯,我已经打搅了不少日子,也该回到我自己的地方了。”我笑了笑。

  “回去吧。”他低声说了一句,回去的路上再没有说话。

  第二天,哈伦带了医师来到了我的房里,和他一起来看我的还有欧莱叶。

  他替我解开了冰丝巾,当我满怀希望的睁开眼,一颗心立刻沉了下去,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怎么会这样?难道幻蛾的魔力这么大,后遗症消除都要这么长时间?要知道,真该问清小灯到底要等多少天。

  医师只是酌情开了一些药,涂抹在我的眼睛里,将我的眼睛用纱布包扎起来。

  “这都是明目的良药,希望这样能对你的眼睛有些帮助。”哈伦在一边说道,“很快会没事的。”

  一直到医师离开,我的情绪一直处于低落中,“不要担心了,也许过几天就好了。”欧莱叶安慰了我两句。

  我心里也不免有些惶恐,“我不会一直都看不见吧。要不,我还是先回去……”

  “笨蛋,怎么会?再过几天,说不定就好了,你也不希望这样回去,让你的家人担心吧。”哈伦立刻接口道。

  我想回去,可是现在这个样子,实在又怕被司音责怪,到底该怎么办?算了,再等几天再说吧。

  “好了,别理我了,你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我忽然没什么心情再说话。

  “小隐……”欧莱叶似乎想说什么。

  “姐姐,我们先出去吧。”哈伦没有让她说下去,“让她好好休息吧。”

  “好——吧,小隐,你早点休息。”她顿了顿,往外走去。

  “姐姐,小心。”我忽然听到欧莱叶似乎绊了一下脚。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今天的欧莱叶似乎有些奇怪。

  “安曼拉,”我随口喊了一声寸步不离跟着我的那位女奴,却无人答应。咦,那房间不是只剩下我一人了。我摸索着走到门边,意外地发现门也是半掩着的,我推开门,走了出去。因为眼睛看不见,所以我就沿着墙壁一点一点地摸索过去,一股紫丁香花的香味随风飘来,我就往那个方向挪去,就这么走了没多久,忽然听到旁边的房间传来了欧莱叶的声音。

  “哈伦,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姐姐……”哈伦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一丝无奈。

  “你明明知道小隐她是要回去的,她不属于这里!”我猛地听到自己的名字,连忙侧耳倾听。

  “趁现在还不晚,你最好马上停止你的欺骗。”我第一次听见欧莱叶这样严厉的语气。

  “不,姐姐……已经晚了。”哈伦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我从未听到过的语气,“真主安拉啊,爱情的火焰已经燃起,在我心中难以平息。”

  爱情的火焰?欺骗?我忽然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69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寻找前世之旅

 佛说今生的劫难往往都是前世种下的因,有因必有果,这是不能改变的。

Vivibear/河南文艺出版社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三百年后,东海龙宫中,她与他不期而遇,再生再世,再次面对这个负心

唐七公子/沈阳出版社

绯闻女王倾城记

 在初恋男友眼里,她是个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女人;在风流阔少眼里,她是个十足的拜金

沈沧眉/江苏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