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十一章 樱花落雨(3)

第十一章 樱花落雨(3)Vivibear 河南文艺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当我满怀希望地看着林悦的眼泪掉入无量瓶中的时候,结果却令我失望,瓶中什么也没发生,看来我还要继续这不知何时才是尽头的旅途。

  回来已经十多天了,可是夜夜却睡不安稳,难以入眠。

  这一晚,一躺到床上,我又开始数小绵羊,一只、两只、三只……今晚似乎有了点效果,数了没几只,睡意袭来,我昏昏沉沉地阖上了眼睛。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睁开了眼,不由得大吃一惊,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的熟悉:纵横街道,纷飞的樱花,来往的牛车窗格贴着金箔,帘下露出缤纷绚丽的袖口。平安京,我又回来了吗?

  不,不是,我刚刚还不是在自己的床上吗?做梦,应该是做梦吧?

  我缓缓地行走在街道上,周围的人似乎都看不见我,不知走了多久,我一直走到了一座陌生的府邸前,府邸的门很是简朴,唯一醒目的是门上的五芒星桔梗印。

  桔梗印,我的心里一震,晴明——桔梗印?

  难道这里是……

  我轻轻推开了门,庭院里的八重樱正在怒放,叶间密密麻麻开满了浅桃红色的花朵。一位身穿白色狩衣的男子正手持酒盏,斜卧在向着庭院的回廊内,神情悠然地望着飘落的樱花。

  我的心,猛地跳了起来,是晴明,果然是晴明……

  只是,他看上去似乎成熟了许多,我是梦到了十几年以后的晴明吗?

  他的对面,坐着一位身穿二蓝色直衣的俊雅男子,是传说中晴明的知己源博雅吗?

  晴明,他看不见我。但是——

  我看见,他眉梢眼角的自在笑容。

  我看见,他轻言浅笑的风华一如昨日。

  “博雅,今天你似乎提了很多遍大纳言家的藤子小姐。”

  “我,有吗?不过藤子小姐她……”

  “博雅,你中了咒。”

  “这也是咒吗?”

  “男女之间的微妙,也算是一种咒。”

  “晴明,你又要开始谈论你的咒了,可是晴明你,从来没中过那样的咒吗?”

  晴明喝酒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又轻轻笑了起来。

  “也许。”

  “但是无论怎样的咒,都是可以解除的吧?”

  “也许。”

  我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们,樱花如雨,晴明依旧是那片浮云,那阵清风。像晴明那般自在飞扬的人,又怎会有解不开的咒呢。

  一直到博雅离开,天色渐暗,我的梦还没有醒。

  “大人,早点休息吧。”一个女子的声音低低传来,我惊讶地望着这位走出来的女子,竟然和我如此相似,是晴明的式神吗?

  晴明温和地望了她一眼,点点头,伸手轻轻一挥,那女子立即消失,化成了一根发丝飘了下来,落在晴明的手中。

  “沙罗……”他低低唤了一声,淡淡一笑,“其实——我也有解不开的咒。”

  那根发丝,难道是上次离别时……我一时心神激荡,再也按捺不住,想去拉住他的衣袖,却怎么也摸不到。

  “晴明,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啊……”我拼命想说话,却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像是感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来,接着又摇了摇头,轻轻一笑。

   “晴明!”我刚迈出一步,身子忽然被一股大力扯了回去,在迷迷糊糊之中,隐约听见晴明清透幽然的声音:“月岂昔时月,春非昔日春。此身独未变,仍是昔时身。”

  再睁开眼睛时,我还是在床上,窗外已是一片阳光明媚,果然,果然是做了一场梦。

  “小隐,还不起来吗?”司音推门而入,走到我的床边。

  “师父,我做梦了……”

  “做梦?什么梦?”他的目光扫过我的头顶,忽然伸手从我的头发上取下了什么,道:“头发上沾了什么东西?”

  我缓缓望去,他的手心里是——一片浅桃红色的八重樱花瓣。

  忽然……又想流泪了……

  月岂昔时月,

  春非昔日春。

  此身独未变,

  仍是昔时身。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69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

辛夷坞/朝华出版社

风向远夏里

 【祝锦官】热心、率真的伪萝莉一枚。在“竹马”和“骑士”的温柔守护中成长为最美好

若若的小猪/珠海出版社

桃花易躲,上仙难逑:矮油~小妖娥子傍

 本是活在现世的容浅被所谓的离墨神君由后世莫名拉来,成了一株桃花树,最终修成了一

懒小水/春风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