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十章 犬神(1)

第十章 犬神(1)Vivibear 河南文艺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大约过了十几日,佑姬忽然派人把我和小宰相一起带回了皇宫,循例问了一些近况。不过今天的佑姬神色有些古怪,问完了话,她忽然让所有的人离开,只留下了我和小宰相。我直觉感到她要说一些和我这次任务有关的事情了。

  “沙罗,自你入宫以来,我对你怎么样?”她忽然开口道。

  我心里有些好笑,这个桥段好像似曾相识呢。那我就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娘娘待沙罗如同亲人一般。”

  她满意地点了点头,“如今我有桩心病,让我夜夜睡不安稳。不知沙罗你能不能帮娘娘除了这个心病?”

  “只要娘娘说出来,沙罗自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说得好像背台词一样溜。

  “任何事?”

  “任何事。”

  “哦,那杀人呢?”

  我心里一惊,她话里的意思,莫不是指文车妃的孩子?如果这样,我更不能有一丝犹豫,“在所不辞。”我平静地说道。

  她牢牢盯着我的眼睛,大约对视了几秒,忽然笑了起来,“沙罗,我果然没看错你,你的胆色果然不小。”

  “不知害娘娘睡不安稳的是谁?”我故意问道。

  “沙罗,文车妃很快就要分娩了吧?”她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

  “一想到将来是她的儿子成为东宫,我就睡不安稳。你明白了吧,沙罗?”她的面色沉静。

  “沙罗明白,娘娘是想……”我抬头,注视着她,她的眼眸中闪动着我从未见过的冷酷的神色。

  “沙罗,你听好了,这次东宫命薄,一出生就夭折,而文车妃因为丧子而疯颠,任何人不能近她身,包括主上,暂时只能让她待在左大臣府里。”

  “沙罗明白,只是文车妃她,若是执意要见主上……”

  佑姬的脸因嫉恨而略有些扭曲,她冷笑了一声,道:“这个贱人,再没有机会了,沙罗,到时将那贱人的孩子拿去喂狗,那个贱人不疯也得疯。”

  虽然早知道这件事,但亲耳听见还是令我心里一颤,佑姬心里已经生了魔,嫉恨的心魔。

  “但是主上如果查起东宫的尸体……”

  “我会安排好一切,府里都是我的人,替换的死婴自然也会准备好。”

  “娘娘想的周到,不过如果主上知道在娘娘府里出事,会不会怀疑娘娘?”

  “呵呵,怀疑?在众人眼中,我可是一直待文车妃亲如姐妹啊。”她冷冷一笑。

  “是,不过……”我看了一眼小宰相。

  “放心,小宰相跟了我不少年了,她就是胆小,所以我才把这个重任交给你,不过,她也会协助你的,沙罗,你不会辜负我的信任吧?”

  “沙罗不敢。”命运还真是弄人,佑姬也真是看得起我,我竟然要成为那个杀死东宫的人。如果没有我,这个任务就一定会交给小宰相了吧?

  不过,我并不讨厌这个建议,至少,我一定能确保东宫的安全。

  文车妃临产的日子到了,为了防止邪灵侵扰,皇上特意派了安倍晴明前来又举行了一次驱邪仪式。

  仪式进行到一半,文车妃忽然感到阵痛,众人自然是忙作一团,小宰相使了个眼色给我,我点了点头。

  我俩立刻移步到了文车妃的产房里,按当时的规矩,产房内的一切都是白色调,房间里只有一位负责接生的中年产婆和两位侍女。那几人见我们进来,立刻很有默契地和我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只听“哇”的一声嘹亮的哭声,孩子已经出来了。而文车妃因为体力不支已经晕了过去。

  产婆立刻裹起孩子,交给了小宰相,孩子哇哇地哭着,小宰相不知所措地说道:“要不干脆在这里……这样哭下去不是办法,还有阴阳师在这座府里呢。”

  “我来。”我迅速地接过了孩子,一阵暖暖的感觉从他幼小的身体传到了我的臂弯处,生命,就是这样诞生的呢。我的心里忽然柔软起来,默念咒文,封住了他的声音。不要出声,我会保护你的,小东西。

  “不哭了,不哭了。”她们几个释然地松了一口气。

  “那我们快点拿到后门去吧。”小宰相一脸的紧张和惊慌。

  “知道了。”我把他放入了小宰相递过来的篮子中,跟着小宰相出了门。刚出门,就听见房内传来响亮的假惺惺的哭声,夹杂着一些无非是些未来东宫夭折的话。

  出了藤原府的后门,我正在考虑怎样甩了小宰相,她忽然哎呀一声,蹲下身去,我停了下来,弯腰刚想问她,她忽然抬头,眼神诡异,和刚才的眼神判若两人。在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忽然夺过了篮子,从怀里不知掏出了什么,猛地贴在了孩子身上,转眼之间,孩子就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大惊失色,一把拽住了小宰相,怒道:“孩子呢?孩子呢?”她也没理我,只是嘿嘿笑着,“大人,我把您要的东西给您送来了。您还会爱我吗?”

  大人?我猛然想起了那天的对话。

  “那件事,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我知道,您放心吧。我会照您的意思做的,一定把他给您送来。”

  难道,难道是酒吞童子?可是——他为什么要东宫?

  我放开了小宰相,直冲前庭而去,在人群中飞快地找到了安倍晴明,将他拉了过来,直直地盯着他,道:“晴明,东宫他……”

  “东宫已经过世了。”晴明一脸沉静地说道。

  “不是,那个不是东宫,真的东宫在酒吞童子那里,快告诉我,怎样才能找到酒吞童子?”我语无伦次地问道。

  晴明显然吃了一惊,神色凝重起来,道:“你说什么?”

  “快告诉我!”

  “沙罗,你怎么了?”纵是晴明再聪明绝顶,也想不到现在发生的一切。

  “我要去救他。”我渐渐平静下来,“告诉我,他会在什么地方出没?”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70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风向远夏里

 【祝锦官】热心、率真的伪萝莉一枚。在“竹马”和“骑士”的温柔守护中成长为最美好

若若的小猪/珠海出版社

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

 每个人都有这么无忧无虑的年代吧——无性别年代。写不完的作业、不懂我的爸妈、讨厌

吴小雾/江苏文艺出版社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

辛夷坞/朝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