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五章 被封印的灵魂(2)

第五章 被封印的灵魂(2)Vivibear 河南文艺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坎特雷拉,不是波尔金家族最有名的毒药吗?听说这种毒药搀杂了屍碱。屍碱是生物死亡时在体内所生成的毒素,将整只猪倒吊宰杀,磨碎其肝脏后加入三氧化二砷。接著,再让它自然风干或者做成液体,精制后磨成粉末,这才成为“坎特雷拉”。

  在倒吊起來慢慢宰杀的情況下,猪因为承受过大压力,将在肝脏里蓄积大量屍碱。加入三氧化二砷,则会再加深它的剧毒性。

  “是让我找机会让费拉拉公爵消失,然后,我的哥哥,你又能像以前一样轻而易举地得到费拉拉公国。”我语带嘲讽地说道。

  “既然你明白,我想我也不需要再重复一遍。”他看了一眼杜莲,示意她离开。

  我不喜欢单独和这个男人呆在一起,他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压迫感。

  “既然这样,我想我也可以告退了吧。”我面无表情地说道。他颇为好笑地看了看我,道:“你好像很怕我?”

  我抬起了头,盯着他,一字一句道:“我不是怕你,我是讨厌你。”

  他愣了一下,忽然又笑了起来,低声道:“过来。”

  我站在原地没动。他忽然站起身来,手持着酒杯向我走来。我的身体一阵绷紧,仍然一动不动。

  “来,喝了它。”西泽尔温柔的笑着,笑得完全不像那杀人不见血的黑公爵,而更似一个纵溺的情人。

  我望了一眼那血色的葡萄酒,胃里一阵翻腾。如果我没猜错,这不是一杯单纯的酒。

  “公爵还是不相信我吗?”我抬眼问道。

  他轻轻一挑眉,笑意更浓:“我从来不会相信任何人。”

  我也笑了笑:“你相信的是你的毒药。”

  他盯着我,没有说话。

  照今天这个情况,就算我不喝,他也一定会强迫我喝,如果我没猜错,那应该是一种慢性毒药,西泽尔是怕我趁机逃跑,所以想用毒药继续控制我。不过眼下,似乎是能够脱身去找飞鸟比较重要一点。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拿过酒杯,一扬手喝了下去。

  西泽尔满意地看着我喝下酒,轻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道:“我的好妹妹,这才听话,不过要记住,三个月后还没有回来的话,你就永远见不到我了。”

  原来要等三个月才发作,那么这就是说他要我在三个月内就毒死费拉拉公爵,三个月,用来寻找飞鸟应该够了。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先找到他,把他带回去。

  “我可以告退了吧。”我平静地说道。

  西泽尔的眼中闪过一抹奇怪的神色,忽然又说道:“明日,我会亲自把你送到港口,费拉拉公爵的船队会在那里等候。”

  第二天的凌晨,我已经身在前往港口的马车上。来自阿尔萨斯的四匹良驹正稳稳地带着这辆装饰着波尔金家族族徽的马车沿着大道前行,马车后跟着穿着黑色盔甲的骑士团和打扮成精灵的侍女们。我低头望了一眼自己,一早就被换上了这件白色的衣裙,是用最高级的西班牙白绢布制成,银线与金线精细地织出华丽的花纹,勾勒出一朵朵线条优美的玫瑰。鬓边所佩戴的鸢尾兰隐隐散发着淡淡的香气,由西泽尔亲自挑选的这种蓝色忧郁的花朵,似乎丝毫没有婚嫁的喜气,不过听宫女说,每一次他妹妹出嫁,他必然会挑选这种花朵。

  想到这里,我望了一眼坐在我身边的西泽尔。一袭黑色斗篷的他,静静坐在那里,正如他的毒药一样,幽暗而致命。他的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仿佛正在考虑什么。

  “你和飞鸟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他忽然开口问道,浅绿色的眼眸一暗。

  我一愣,杜莲用血牌算得出我会来,怎么没有算出我来自什么地方呢?不过转念一想也是,如果西泽尔知道我们来自未来,一定会向我们逼问他所处年代的历史。

  “杜莲没告诉你吗?”

  “她只说你们来自一个和我们完全不同的异世界。”

  “哦。”我才不会说我来自未来,不然一定会被他折磨死。

  “只是,你怎么会和琉克勒茜长得这样相像。”他看着我,眼神忽然柔和起来,但只是那么一刹那,他的眼神立刻又恢复了原有的冷酷。

  他朝马车外张望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焦急,他似乎在等待什么,而且今天的马车好像也行进的特别慢。

  这个男人,不是又有什么诡计吧?

  马车忽然停下来了。

  由于惯性的作用,我往前一扑,西泽尔迅速地伸手抓住了我。

  “公爵大人……”马夫的声音带着一丝惊慌。

  西泽尔的眼中闪过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低低说了一句:“他果然沉不住气了。”他?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西泽尔已经打开了马车的侧门。

  我探头出去,马车前正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阳光般耀眼的金发,海水般湛蓝的眼眸,唇边那抹似有似无的笑容,天哪,不正是飞鸟吗!

  我急忙跳下马车,正要跑过去,却一把被西泽尔牢牢捉住。

  “飞鸟,飞鸟!”我喜极而泣,还好,他真的没有事,实在是太好了。

  “笨蛋,还真是你。”飞鸟无奈地一笑。

  “飞鸟,你到底还是来了。”西泽尔紧紧扣着我的手腕,一脸铁青地说道。我一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西泽尔早料到飞鸟会来吗?

  飞鸟并没理他,又望向了我,“小隐,你……”

  “飞鸟,我的法术被那个该死的妖女封印了,快来救我!”虽然我有一大堆疑问,但我知道现在不是问的时候。

  “笨蛋,也不知道师父让你来是做什么。”他慢慢从怀里掏出了符咒。

  “飞鸟哥哥,你好像忘了一件事哦。”杜莲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我看见飞鸟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

  他飞快地扬手念咒,符咒直冲我们而来。杜莲一笑,放手一挡,一团黑雾从她的指尖漫延,刹那间幻化成一道黑光,击破了飞鸟的符咒,重重地击中了飞鸟的胸口。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69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风向远夏里

 【祝锦官】热心、率真的伪萝莉一枚。在“竹马”和“骑士”的温柔守护中成长为最美好

若若的小猪/珠海出版社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

辛夷坞/朝华出版社

桃花易躲,上仙难逑:矮油~小妖娥子傍

 本是活在现世的容浅被所谓的离墨神君由后世莫名拉来,成了一株桃花树,最终修成了一

懒小水/春风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