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社科总馆 > 历史资料 > 中国大审判 > 张春桥装聋作哑,拒绝回答对他的审问(2)

张春桥装聋作哑,拒绝回答对他的审问(2)吕相友 中央文献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二、蒯大富作证:张春桥是煽动打倒刘少奇的元凶

  1980年11月27日上午8时55分,第一审判庭开庭对被告人张春桥进行第一次法庭调查。副庭长兼审判长曾汉周主持,审判员王战平、费孝通进行法庭调查。

  法庭就起诉书指控张春桥在1974年10月17日,伙同江青、姚文元、王洪文在北京钓鱼台十七号楼密谋派王洪文去长沙向毛主席诬告周总理、邓小平的犯罪事实进行调查;对张春桥在1976年4月5日“天安门广场事件”中,诬陷邓小平是“纳吉”的犯罪事实进行调查;对张春桥诬陷朱德、陈毅的犯罪事实进行调查;对张春桥指使王洪文、马天水、徐景贤等人以给中共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准备材料为名,搜集诬陷叶剑英、李先念、陈云、陈毅、聂荣臻、李富春、谭震林等人的材料共76份的犯罪事实进行调查;对从1967年到1975年张春桥多次在上海和北京说“文化大革命”就是“改朝换代”进行调查。

  法庭在对张春桥这些犯罪事实进行审问时,不管审判员、公诉人问他什么问题,他都装聋作哑,闭口不语,死硬到底,不回答一个字。

  法庭出示了王洪文的供词、张玉凤的证词、唐闻生的证词和王海容的证词录音;宣读了鲁瑛证词:张春桥对鲁瑛说,那帮家伙“就是要推出邓小平当匈牙利反革命事件的头子纳吉”。法庭用幻灯投影出示了张春桥于1976年4月18日给他儿子毛弟的信。张春桥在信中说,“当着邓小平的面,我骂了他是纳吉”。

  面对这一切,张春桥耷拉着脑袋,仍充耳不闻。

  法庭宣读了“九大”代表刘万顺的证词、王洪文的供词、马天水的证词等都证明“四人帮”妄图利用“文化大革命”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达到“改朝换代”的罪恶目的。张春桥还是装聋作哑。

  法庭最后就起诉书指控张春桥迫害刘少奇的犯罪事实进行调查。这时法庭传唤在押犯、红极一时的造反派头头蒯大富出庭作证。

  张春桥听到了蒯大富的名字,不觉浑身一颤。细心的人们可以发现张春桥欠了一下屁股,又耷拉着脑袋瘫坐在被告席上。

  蒯大富原是清华大学工化系学生。此人利欲熏心,“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就贴出了夺权大字报,声明他“眼里盯着权,心里想着权,手里要抓权,迟早要夺权”。他对林彪“有权就有一切”的“宫廷政变经”很有研究,曾从他的自身体会中总结出“三十六条夺权经”。就是这么个小野心家却得到了江青、张春桥的赏识,康生、陈伯达封他为“坚定左派”,当上了首都红卫兵第三司令部司令。陈伯达说,一司、二司是保守派,只有三司才是真正的造反派。就这样,蒯大富成了气候,成了中央文革小组的“铁拳头”。

  1966年12月18日下午,张春桥单独召见蒯大富,面授机宜,密谋陷害刘少奇、邓小平。这是张春桥所犯下的重罪之一,是他的一块心病。今天在法庭上尽管他装腔作势,想不到,或许早已想到有一天蒯大富一定会站在他的面前,果然今天就站在他的面前了。他虚弱的心头不免为之震颤,虚汗已是漫遍全身。

  蒯大富到庭作证说:“1966年12月18日上午,中央文革办公室给清华大学‘井冈山红卫兵总部’打电话,要我下午两点到中南海西门去一趟。下午两点前,我乘清华大学一辆小轿车到中南海西门,对警卫说:‘有人找我,让我进去吧!’此时,从中南海里来了一辆车停在西门里,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绿色军大衣的人,我一看是张春桥。张对警卫说:‘让他进来吧,是我找他来的。’张春桥领我进了传达室内,和我谈了一个多小时。整个谈话过程,除张春桥和我,没有其他任何人。”

  “张春桥说:‘从全国来讲,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仍然相当猖獗。现在还是要深入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中央那一两个提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人,至今仍不投降,你们革命小将应该联合起来,发扬彻底革命精神,痛打落水狗,把他们搞臭,不要半途而废。’”

  蒯大富说:“我一听就明白,是要打倒刘少奇、邓小平。张春桥以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的身份向我交底,是表示对我的信任。所以我回去以后全力以赴,坚决贯彻。”

  蒯大富说:“12月25日,我亲自率领清华大学5000余师生员工,开着两辆广播车,步行进城,游行示威,贴标语、大字报,散发传单。高呼‘打倒刘少奇!’、‘打倒邓小平!’的口号。在全国范围内,是清华大学第一次把打倒刘少奇同志的运动推向社会,而这后面的罪恶黑手就是张春桥。”

  是的,那历史惨痛的一幕,人们不会忘记,那天寒风刺骨,天色昏暗,沙尘弥漫着天空,太阳像个苍白的斑点,无力照护人间。就在这天,由张春桥指使、蒯大富带头的耸人听闻的反革命大行动开始了:上午,蒯大富带领5000人马摇旗呐喊来到天安门广场,然后又兵分五路,由广播车开道,分别到王府井、西单、北京车站、菜市口等处演讲、散发传单、张贴大字报、大标语,进行反动宣传,诬陷刘少奇、邓小平。“打倒刘少奇!”、“打倒邓小平!”、“和刘邓血战到底!”的巨幅大标语,铺天盖地而来,贴上了天安门城墙,贴满了大街小巷。同时还宣布声明:

  (一)强烈要求王光美回清华作检查;

  (二)薄一波必须在1966年12月29日以前回清华交代反革命罪行;

  (三)王任重必须在1966年12月31日前回清华还账。

  当时,打倒国家主席刘少奇的消息,似晴天霹雳,震惊北京,震惊了全国,震惊了全世界。人们在心里责问,是谁支持蒯大富这么干的。

  法庭上千双眼睛一齐怒视着张春桥。只见他今天仍然穿着对襟黑棉袄,敞着领口,歪着头、眯着眼,一副狄克相。他听了蒯大富的揭发证词,歪斜的脑袋渐渐低了下去,一动不动形同一具死硬的僵尸,僵在那里,似在等待着什么。

  张春桥在等待准备杀头。

  公诉人王芳指出,张春桥今天拒不回答问题,是早已做好准备的。他是横下了一条狠心,准备杀头的。王芳请求法庭宣读马天水、徐景贤等人的证词。马天水揭发:“在1968年至1969年两年中,张春桥在市革委会小会上,曾几次讲过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我早就准备杀头了。”徐景贤揭发张春桥曾对他说:“我有什么事的话,总是会连累你们的,说不定什么时候要杀头的。”

  在今天的庭审中,审判员王战平多次审问,见张春桥闭口不回答问题,对他严正指出:“我现在告诉你,不管你是无言可答,或是拒不回答,都不影响本法庭的审判。因为本法庭是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进行的。《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明文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王芳指出,张春桥,你听清楚“这一条法律对你同样适用。你不讲话,法庭就用证据来讲话”。

  出席今天法庭调查的,有特别法庭庭长江华、副庭长伍修权、黄玉昆;特别检察厅厅长黄火青、副厅长喻屏、史进前。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2322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太后与我:英国驻清外交官回忆与慈禧的

 清末寓居北京的埃蒙德·巴恪思爵士撰写的回忆录。全书以他的宫廷奇特见闻为主轴,揭

埃蒙德•特拉内•巴恪思爵士/云南人民出版社

逆美人

 《逆美人》以在历史上被称为“淫妇”的齐文姜、赵姬、冯小怜、山阴、

王族/江苏文艺出版社

解放战争(上)(1945年8月—19

 《解放战争》为王树增非虚构文学著述中规模最大的作品。武器简陋、兵

王树增/人民文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