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社科总馆 > 历史资料 > 中国大审判 > 正义面对邪恶(1)(图)

正义面对邪恶(1)(图)吕相友 中央文献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十名主犯被押进被告席上的铁栏里,左起:张春桥、陈伯达、王洪文、姚文元、江青、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

  一、正义的钟声终于敲响了,这也是为江青等十名元凶敲响了丧钟

    公元1980年11月20日,在共和国的历史上,是值得大书一笔,永志史册的日子。

    这天下午3时,在北京正义路一号,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开庭公审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这是九亿人民的审判、历史的审判、正义的审判。

    这是全国人民期望已久的一天,这是不平凡的一天。为了等待这一天,中国人民走过了苦难、艰险的十年,付出过沉重而巨大的代价。这一天,将永久结束无法无天的岁月,是维护和体现社会主义法制尊严的一天。

    这天下午,记者最先来到正义路一号国家公安部礼堂,按规定时间进入审判大厅。

    法庭庄严肃穆,最先映入记者眼帘的是审判台灰色幕布中央高悬的特大国徽,天安门上方的五颗金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辉,使人感到今天的国徽特别神圣而威严,高悬在法庭。面对高悬的国徽,不由使人想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横行肆虐,任意践踏法律,无法无天的年代,心头不免紧缩,还有点毛骨悚然。然而,正义终于战胜了邪恶。十年的时间曾经使人感到是那样的漫长,逝去了的也只不过是历史的一瞬,林、江之流只不过是骇浪中的几粒泥沙,早已被洪波淘尽……

    寂静的大厅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记者回身看到来自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中共中央机关、中央国家机关、人民团体、民主党派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880名旁听代表开始入席。人们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有人不时地与老战友、老熟人打着招呼,或挥手致意,或点头互相祝贺。他们是在互相庆幸,似乎在心中说:“我们现在都还活着!”他们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前来旁听公审啊!是愤怒和欣慰,是仇恨和喜悦,是兴奋和沉重相互交织着。他们中间有多少苦主、受害者和他们的亲人。他们来了,他们终于盼到了这一天!可是,还有多少人——成千上万的人,他们被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诬陷、迫害致死,没能等到这一天。然而,人们可以想知,他们当年在含冤离开人间的那一刻,一定心怀希冀,期望着这一天早早晚晚都会到来。陈毅元帅生前留诗曰:“莫道浮云能蔽日,严冬过尽绽春蕾。”人们知道冰雪消融的一天终会到来,这一天他们也等到了,今天他们都会含笑九泉的。

    出席法庭旁听的880名代表,分坐在一楼和二楼的旁听席上。记者看到这其中有:刘少奇夫人王光美、贺龙夫人薛明、罗瑞卿夫人郝治平、彭德怀夫人浦安修。看到她们,记者立即想到她们说过的话。王光美曾回忆说,1967年夏,当人民处于逆境时,刘少奇曾说过:“破坏宪法的人,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他的这个信念终于实现了;受尽迫害的贺龙多次向薛明说过:“林彪、康生、江青等,不是好人,他们没有好下场。”今天他的预言应验了。记者在旁听席上还看到有杜聿明、杨献珍、廖沫沙、陈再道、千家驹、丁是娥、缪云台、黄维、程思远、叶圣陶等。这表明参加旁听的人员具有广泛的代表性。

    今天,在法庭旁边的观测室里,有25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坐在电视机前观看公审实况。

    法庭正面,面对审判台一米左右距离的地方,设置了一排低矮的灰白色铁栏杆,分隔成十格,每格三面都有护栏,护栏上包着白布,以防不测,格子里摆放着一把木椅子,旁边还竖着块木牌,写着“被告人”三个黑字,这是为十名主犯准备的位子。

    法庭组成人员均已入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兼特别法庭庭长江华坐在审判席前排中央,他的右边是副庭长伍修权、曾汉周、黄玉昆,后边是特别法庭全体审判员,他们都身着藏青色毛料制服。坐在左侧的,是出庭支持公审的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厅长黄火青,副厅长喻屏、史进前,后面是特别检察厅的全体检察员,他们均身穿灰色毛料制服。审判席的两边分别是法庭书记员席和辩护人席。四名身着蓝色新制服、身材魁梧的法警分列两旁。

    今天出庭的辩护律师是:甘雨霖、韩学章、张思之、王舜华、王克昌。

    下午2时56分,书记员郭志文向庭长江华报告:“特别检察厅厅长、副厅长、检察员现已到庭支持公诉。本案辩护人已到庭。本案被告人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现已传唤到法庭候审室候审。”

    下午3时整,一阵急促的电铃声响过,法庭强光灯齐放,光明耀眼,法庭一片肃穆。庭长江华威严地宣布:“现在开庭!”

    二、从云端跌落尘埃,江青等罪犯被押上法庭

    下午3时3分,特别法庭庭长江华下令:“传被告人王洪文到庭。”法警从书记员手中接过传票,出门押解犯人。

    这时,记者们的照相机、录像机、摄影机的镜头都对准了法庭右侧的门口,旁听席上的近千双眼睛都望向侧门。

    王洪文第一个被法警押上被告席。王洪文这个靠打砸抢起家的政治暴发户,“文化大革命”中产生的一个“怪胎”,他万万没有想到会青云直上,一步登天,也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成为罪犯,一落千丈,成为人民的阶下囚。王洪文站在被告席上接受人民的审判。此时此刻他神情沮丧,面容憔悴,年仅46岁的人,看上去却似接近暮年。几天前,他接到起诉书副本看后表示:“我的罪行是严重的,起诉书列举的罪行都是事实,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他表示不需要律师辩护。在“四人帮”里江青是头子,可在上海,在他们同伙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还有什么陈阿大、叶昌明、黄金海、戴立清、马振龙和朱永嘉等人中,他却是头子,他们最终都不会逃脱人民的审判。

    依次被押进法庭的是:姚文元、江腾蛟、邱会作、吴法宪、黄永胜、李作鹏。他们都羁押于秦城监狱。

    姚文元顶着颗秃头被押进法庭,鼓着一双金鱼眼,你可以看到他的眼珠子还在溜溜地转。他这个刀笔邪神,今天到法庭受审还没有忘记上衣口袋上还插着那枝杀人的笔,他是江青看中的“一条棍子”,江青用这条“棍子”“打了十年”!

    “文化大革命”时期秦城监狱是关押特案“重犯”的监狱,当年,林彪反革命集团的重要成员、空军司令员吴法宪正是这座监狱的负责人之一。林、江反革命集团从1967年到1971年间,疯狂迫害革命干部时,在这里曾关押过高级干部500多人,其中有34人被迫害致死,30多人被折磨成精神病,还有30余人被打成伤残。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2322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逆美人

 《逆美人》以在历史上被称为“淫妇”的齐文姜、赵姬、冯小怜、山阴、

王族/江苏文艺出版社

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国民党将领大陆新

 独家披露杜聿明、宋希濂、黄维、王耀武、沈醉、文强等一大批原国民党高级将领被俘及

黄济人/中国青年出版社

战国那些事儿

 公元年前453年,韩、赵、魏三家分晋,标志着“邦无定交,士无定主”的...

老铁手/中国工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