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长达半天的欢乐 > 愚蠢的青春(上) (1)

愚蠢的青春(上) (1) 世界知识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我没想过杀什么人

  

    更不想死在谁手里

  

    实验证明

  

    最恨你的人并不是最终杀了你的人

  

    —— 春树 · 《夏天的长安街少年杀人事件》

  

   一

  

    我在西单逛街。这里永远是年轻人的天下。不年轻了的最好自动消失。这是我以前一个哥们跟我说的,当时我表示赞同。我好像买了点东西,走着走着有点百无聊赖。生活中没有出现什么亮点,日子是如此不好打发。我拎着几个塑料袋什么东西站在了西单文化广场。此时已经是傍晚了。还没到黄昏。我闷头向前走着,又绕回去了。有音乐在空中回荡,我定睛发现音乐声是从停在文化广场旁的一辆义务献血车里发出来的。我想起我包里放着那张《我爱摇滚乐》送的盘。我坐在石头上抽了一支烟,然后走上了车。

  

     我要献血。我对他们说。

  

     把这张盘放一下吧。我想听。我说,200CC吧。

  

     好的。他们说。你是想在车内放还是在车外?我们的喇叭只能放一边。

  

    我想了想,说,车外放吧。第二首,请循环播放。很快,车外响起了那首我们已经听熟了的歌。我知道大街上的人们若无其事,仿佛没有听到。也没有人上来打听这是什么歌,更没有知音走过来说你也喜欢这首歌啊?我知道这是我已经知道的结果,可我仍然感到兴奋,觉得这血献得值。要不然我怎么才能在西单这种地方让他们听到这首歌?亲切的女医生在抽完血时给了我一些吃的,我拿着一包饼干走出献血车坐地铁回家。天已经有些暗了。此时已经是黄昏。

  

    很快就到了去天津看演出的日子,麻花在网上说他要来接我。我心想也好,到时候可以单独问问他他发在论坛上的帖子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在北京火车站的大厅内呼了麻花,但他没回。无奈中我给我们共同的朋友天津的另一位诗人打了电话,我告诉他我几点到天津,让他转告哪吒。潜意识里我没有想让潭漪来接我。这可能真的说明了一些什么。

  

     上了车才知道我又挨着过道坐,放眼望去,都是一车的天津人,黑压压简直望不到边。身边的母子占据着窗口的大好位置,还一直念叨要换座位,斜左边是一对小青年,也许是夫妻吧。女的,小家碧玉,皮肤细白,男的,小胡子,正在提防我的偷窥。坐在我前面的已经三十了还穿一身白色毛衣的不断地嘟囔着:“这火车怎么这么多人啊,也不知道前边车厢有没有空座儿。”我真想跟他说:“您贫不贫啊您!”这一车的天津人就这么样折磨我的神经和视线。是这个原因让我他妈的突然特烦坐火车。

  

     我在天津火车站等了很长时间也没看到麻花的影子,我又呼他,还是没有人回。我拿出烟抽了几口,突然看见潭漪向我所在的方向走过来,我愣了一下迎上去:潭漪!

  

     潭漪一把搂过我,你可来了。今天是嘛日子啊,今天是情人节!我听潭漪说情人节,仿佛和我们也有些关系,好像说我们在一起也算情人节,潭漪这么说好像在证明和我有一种默契的亲密关系似的。这么想了一下,我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是酸还是甜。

  

     我给你租了房子了,我带你去看看,离我单位不远。我说:好啊。

  

     房子是两室一厅,潭漪一个劲地说有些简陋。我看还可以,什么都有,有双人床、书桌、大玻璃窗、厨房、可以洗澡有抽水马桶的卫生间,还有一些没喝完的娃哈哈牛奶。我说这些就已经很好了,房租不贵吧?潭漪说:不是很贵,我们以后可以好好收拾一下。我先一屁股躺在床上,还很舒服嘛。潭漪也躺了下来,我们一时无话。

  

     哎,上回我送你的香水……我看到他放在书桌上的香水,走了过去,赶快打破了寂静。

  

     嗯,你送我的香水我每天都会喷一些。我喜欢这个味儿。我拿起书桌上的书看了看,他的桌子上还放了许多地下乐队的小样,我拿起“隐患”和“左耳”的放了一会儿,喝了一瓶娃哈哈。潭漪看我在喝,仿佛于不经意间补充说明这是他女朋友最爱喝的饮料,他也挺爱喝。我想他是要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他说这话是稍稍有些不自然。我倒是认为他有一个女朋友很正常,上回他好像提起过这么一句。以前在QQ里也有所耳闻。我是觉得,只要我没去天津和他生活在一起,那么他有女朋友是很正常的,就像我一样。

  

     晚上我们出去吃饭,顺便上网。我来到他的论坛,上面赫然几个大字:诗歌!摇滚!电影!独立!批判!自由!这个论坛也是我每次都会上的一个地方。他说现在那里非常没意思。连他自己也不想去。我的论坛正火着,每天我都去,像是安慰和调剂。所以听他这么说我有些难受,便又问,难道你那里以前也很没意思么?他说当然也好玩过一阵,后来就不行了。看得出他对上网已经没什么眷恋了。吃完饭我肚子突然疼起来,我们都想起他的屋子里没手纸,潭漪把我送回家,自己下楼买手纸去了。我蹲在厕所里想起麻花,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他不是要来接我么?我想也有些想不出头绪来。

  

     潭漪除了给我带回几包卫生纸,还买了一些巧克力和一个西瓜。我坐在床边嘿嘿傻笑起来,一边吃西瓜一边听盘古的新专辑。半夜,麻花突然给潭漪打过一个电话来,说是找我,我接过电话,他那边声音嘈杂,应该是在街上。他问我现在在哪里,他急着为中午时没有去火车站接我道歉,他似乎还欲言又止。他说那就明天再见我吧,他要和他哥说话。潭漪接过电话和麻花说了些什么,好像是在安慰他,他们用天津话快速地说起来,之间有争辩,潭漪在说春无力在我这里,她很好,你明天来找我们吧……你不要在街上逗留了,快回家吧,外面风很凉……我用普通话翻译出来好像就是这样子。最终麻花被潭漪说服了,他说那就明天早上8点钟我们在南开对面见吧。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风向远夏里

 【祝锦官】热心、率真的伪萝莉一枚。在“竹马”和“骑士”的温柔守护中成长为最美好

若若的小猪/珠海出版社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

辛夷坞/朝华出版社

桃花易躲,上仙难逑:矮油~小妖娥子傍

 本是活在现世的容浅被所谓的离墨神君由后世莫名拉来,成了一株桃花树,最终修成了一

懒小水/春风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