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社科总馆 > 传记纪实 > 红色圣地上的呼啸声 > 第十章:坚守南梁(5)

第十章:坚守南梁(5)路笛 作家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谢子长摇摇头:“不会好的,不会好的。你赶快开个会,成立西北工委和军委,把两个苏区统一起来,敌人四万人又开始围剿了!”

  “行,我听你的,军事上我会安排好的,你放心。”二人恋恋不舍地分开了。

  2月5日,刘志丹在赤源县的周家俭村召开了联席会议。刘志丹宣布:“我宣布,中共西北工作委员会成立,书记惠子俊,崔田夫任组织部长,张秀山任宣传部长,郭洪涛任秘书长,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马明方、杨森、杨棋、张达志、高岗为委员。刘志丹任西北工委军委主席。谢子长、高岗任副主席。”大家热烈鼓掌。

  “现在我们讨论粉碎敌人第二次围剿的战略战术问题。”

  2月28日,陕甘边区和陕北根据地到处贴满了由刘志丹署名的《中国工农红军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粉碎敌人第二次围剿的动员令》。

  陕甘宁边区又进入战争状态。南梁地区更为紧张。在陇东,马鸿宾三十五师骑兵团率先到达华池县柔远城。

  在南梁的会议室里习仲勋召开紧急会议。

  习仲勋说:“咱们红军主力上了陕北,红一团在南线牵制南路敌人,咱们这里,只留下游击队和赤卫军。敌人已到了柔远城,隔一道老爷岭就到了,情况紧急。我的意见还是几句老话,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目前要抓两件事,一是坚壁清野,特别是粮食决不给敌人留下一颗,要饿死他,困死他;二是采取虚张声势的疑兵之计,在老爷岭搭帐篷,广竖红旗,放炊烟,响鞭炮,设哨卡,并派出小分队偷袭敌营,迷惑对方,迟滞敌人来犯。老爷岭前线指挥由政治保卫大队队长赵红娃指挥。”

  赵红娃起立回答:“保证完成任务!”

  敌人前进到老爷岭下,望着山上的炊烟和红旗,不敢前进,便后退到一个村庄宿营。

  但是,他们却派小股队伍,试探出击。队伍一到老爷岭,都被赵红娃指挥的阻击队伍打了下去。有一个敌连长,立功心切,亲自端着冲锋枪冲在前面。赵红娃藏在一道土坎后面,用弹弓瞄准他的眼睛。等敌连长来到三十米近处时,一颗飞弹突然射向敌人,敌连长眼睛被打瞎。他捂着眼睛哇哇地反身逃跑。其余敌人见连长后撤,也反身逃跑。赵红娃一声令下:“打!”机枪步枪一齐开火,敌人在反身的一刹那,倒下了一大片。

  赵红娃趁机喊:“出击!冲啊!”我方战士英勇出击,杀得敌人连滚带爬退下了老爷岭。

  马培清立即贴出“抓到习仲勋,赏洋两千块”的告示。队伍又攻击前进了。马培清对下属说:“我们这次要绕过老爷岭,分散偷偷地前进,以活捉习仲勋为目的!”

  七

  4月20日,习仲勋接到通调员送来西北工委的指示:“暂时撤离南梁,向东转移。”习仲勋给政府工作人员说:“西北工委让我们撤离南梁,向东转移。我们现在立即抓紧搞坚壁清野工作。”山村空气十分紧张,一群群牛羊赶入山林隐蔽,一袋袋粮食埋入地下,连农具也藏入地窖山洞。

  4月23日是一个荔园堡的遇集日。习仲勋领导边区政府机关干部埋藏完了最后一批物资,一个人在集市东看看,西瞧瞧。他在检查工作上还有什么漏洞没有。可是,他没有料到有几个穿了便衣的敌兵在后面喊:“活捉习仲勋!”习仲勋赶快飞跑出人群向山上跑去。边区游击队和机关保卫队听见喊声,立即和敌人接了火。习仲勋回头一看,敌人黑压压一大片从川道里拥过来。习仲勋和游击队边打边退,直退到政府办公地点寨子湾。这时敌人五百名骑兵也已赶到寨子湾。习仲勋率机关干部撤到张家岔,结果因为敌人是骑兵,他们很快被敌人包围,情况危急。赤卫军总指挥梅生贵带领赤卫军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包围。他反身一看,习仲勋被十几个敌人包围在一个小山嘴上,习仲勋正在向敌人射击。敌人喊:“抓活的,他是习仲勋。”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4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红色圣地上的呼啸声

 讲述的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习仲勋、刘志丹、谢子长不畏艰险,顽强拼搏,与凶

路笛/作家出版社

中国,漫长的一年——1976与“总理

 35年前,一份神秘的“总理遗言”轰动全国,最终酿成了公安部发文追查的重大政治事

袁敏/江苏人民版社

青帮教父杜月笙全传

 杜月笙是旧中国“三百年帮会第一人”。 他15岁孤身闯荡上海滩,从一个四处流浪的

金刀/凤凰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