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长达半天的欢乐 > 长安街少年杀人事件 (5)

长安街少年杀人事件 (5) 世界知识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附2:评委会名单:

  

     春无力、但影、和尚、李傻傻、鬼鬼、邓兴、老刀、五月花、抑果、木桦、沈浩波、南人、驸马、当然还有刑天了。

  

     附3:组委会名单:

  

     组委会主席:春无力

  

     杂役:CCCP

  

     保安:老杨(友情客串)

  

     另附凯宾斯基的坐车方式:

  

     813、403、413、402、710、300、718、405路公交车燕莎站下车步行3分钟即到,从北京站打车约(人民币)17元

  

     80后诗歌大赛组委会

  

     我和青春很快就因为我认识了一个新的男人而成了普通朋友。说起来我们也就好了那么三两天吧,比一夜情稍长一点。我们这么快就结束是我没有想到的,可能是因为我总是不想抗拒那些突如其来的变故吧。而且我总是主动追求。

  

     刚开始认识巴拨时我还不知道他也写诗,所以刚看到他的诗时我很惊讶:他写得很不错。我们是在一个诗会上认识的。诗会上还有比我大几岁的正在对外经贸大学上学的诗人新鲜虫子和天津诗人任老师及另外一些诗人。他看上去像一个有些单薄的大学生,戴一副眼镜,穿着格子衬衣,说话很幼稚(其实是我幼稚,巴拨是大智若愚),我踩到巴拨的裤子,他就会用很委屈的声音说:“你踩脏了,你要给我洗裤子哦。”说实话诗会结束时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和巴拨单独走,后来我一想,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我和巴拨去了一家网吧,我给他看“诗江湖”上的我的诗,巴拨说挺不错的,每首诗都有新感觉。巴拨随口说他也写诗。我说那就贴一些我看看。他就给我贴了几首。看完之后我几乎大惊失色,巴拨的诗写得很老道,一看就是知道他很早以前就写诗。我为我的有眼无珠感到羞愧。我几乎有些语无伦次地问他:“你早就写诗了吧?”“对呀,”巴拨还是一副小男孩的样子, “我还写小说呢,不过没上过‘诗江湖’,我原来常常去‘暗地病孩子’。”“暗地?那地方多幼稚啊。”我很不屑。“哦,那里有些地方还可以。我常在那里贴诗。”他说。“您……”巴拨一下子笑了:“怎么了?” “您上大几啊?”我问。“我今年已经大学毕业了。我在武汉上的大学。”巴拨说。对于从没上过大学的我来说,羡慕一切大学毕业的和正在上大学的。

  

     事情就是这么随机,如果那天我没和巴拨一起走,可能就会有不同的经历。那天我一定想到了青春,甚至想到了李小枪。

  

     九江口真不是个人住的地方。

  

     巴拨现在就住在九江口,那是一个偏远的村子。每当我和巴拨牵着手走在九江口的小路上,我都觉得离贫穷又进了一步。我的心里暗暗反抗这种贫穷。因为我怕,我过够了贫穷的日子。我很佩服巴拨的处变不惊、随遇而安的心态,他上班的公司在北京最繁华最有钱的建国门,下班以后就回到这个只有一个超市的九江口。他住的院子里有一条大狗,有半个人高,毛又黑又亮,是房东家养的,每回我都对那条狗产生畏惧心理,巴拨还给那条狗写过一首诗。刚开始我们没有做爱,而是躺在床上聊天。彼此都觉得可做可不做。我们都是那种无所谓的态度,谁都不缺做爱对象。中午我们去吃饭,我们聊得还不错,巴拨很兴奋,我也有些高兴。是那种终于能发生点什么的高兴。我们躺在床上读了昨晚一个诗人给我们的诗集,边读边笑得喘不过气来,那个人写的真他妈不是诗。我们第一次做爱的下午,青春一直不停地呼我,直到晚上吃饭时我才给他回了电话,我心不在焉,口气里渗透不耐烦。他问我在哪里,我回答说在外面。聪明如青春,立刻就明白了他已被我踢出局的局势。

  

     深秋。很快就到了冬天。

  

     如果李小枪代表了我的夏天的话,巴拨就代表了我的秋天和一部分的冬天。我和巴拨拥有了一段并不怎么浪漫的黄金时代。走在身旁是高高的、高高的白杨树的宽阔的路边,坐在树木叶子已枯黄、小草叶子已不复生机的森林公园里,巴拨说青春有两种方式可以度过,一种是浪费,一种是挥霍。你愿意选择哪一种呢?一只蜜蜂突然飞到了我的唇上,让我动弹不得:我选择一面浪费、一面挥霍。这样符合我的个性,我是矛盾而敏感的。就像夏天的雷阵雨,让人厌倦又让人怀念。巴拨穿着褐色的夹克衫,蹦蹦跳跳地走在我前面,我就觉得真是我们的黄金时代。

  

     李小枪坐在我的屋子里。我的屋子和他的一样,也有许多照片和海报,不同的是女性占的比例更大一些。李小枪指着放我各种杂物的桌子上的一个小药盒,问:“这是什么?”“谢谢,要不是你提醒,我还差点忘了。”我拿起药盒,喝水吃了一粒药。我想他应该已经看清了药盒上的字。

  

     李小枪坐在我的身边,他不用说话我就知道他的心情不好。搞不好他的心情不好还和我有关,这让我也心情不好起来。我虽然讨厌他的高兴,但是也讨厌他的难过。他前几天把一头黄发染成了黑色,更像新纳粹的样子,此时,他的满脸旧年沉重叫人看着累。这肯定不是他想表现出来的,但他想装也装不成,无法掩饰。你知道的,我讨厌一个情绪失控的人在我面前失控,尤其是在我家里。那我真的会受不了。我会比他还失控,脑门上只刻着三个大字“受害者”。

  

     李小枪静静地躲在阳台抽了一会儿烟。

  

     我稍稍有些不安。李小枪的安静之中隐藏着危险和爆发的可能。

  

     我在看书。他好像在压抑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进来说咱们去上网吧,还可以吃烤串儿。我们最近上网之前总是用多余的钱吃几串烤羊肉串儿。不过我们有钱的机会不多。他说,今天大学把我开除了,你还当着我的面吃紧急避孕药。我一瞬间有些想笑,又有些难过。说实话,这是我这几天听到的最好玩的消息了。我们去了八里庄的网吧,上完网后回家发现外面下雨了。从网吧到我家中途有一条河边的路,没有路灯,到处都是黑的,只看到河面闪着暗光。

  

     我是一个存在主义者。

  

     这么说并不能掩饰我底气的虚弱。是的,我一直是虚弱的,有气无力的,只是李小枪并没看出这一点。他认为在我身上有他没有的聪明冷酷。更重要的是他没有看出我的弱点。我的弱点是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可我知道李小枪的弱点,这使得他在我面前犹如透明,我一眼就能看透他。我让他认为恨我、爱我、骂我、打我都显得很愚蠢,而且是没有人格的行为。他拿我毫无办法。对于他的情绪化和心血来潮,我更多是抱着鄙夷和责难的态度,我不会同情任何一个人,尤其是对于也自称是存在主义者的李小枪来说,他更需要的是读懂存在主义的理论,而不是来和我谈心,抒发郁闷。我讨厌哀求,讨厌大吵大闹,讨厌不清醒的头脑。现在看来,李小枪都具备了。我和巴拨的恋爱使李小枪的地位变得更尴尬、更危在旦夕。我不再天天找他了,周六周日我会和巴拨一起度过,如果有长时间的假期,我会接连几天不和他联系。这快把李小枪逼疯了。他说,你那时和凉的好的时候还会在他家里给我打电话,可你和巴拨好了以后就这么疏远我。巴拨有什么好的?巴拨和我们不一样,他不会真正理解你的,他不是一个朋克。朋克是天生的,不是的你给他听一百盘反旗也没用。

  

     李小枪常常会对我说,“我们重新开始吧。”或“你能当我女朋友么?”遭到拒绝后,他开始歇斯底里地问:“为什么?”有一次在李小枪家里,我们快速地喝干了一瓶红酒,然后李小枪把一整瓶红酒直接扔到了对面墙上,红色的液体顺着墙壁缓缓地流下来。那时我才发现,他已经有很久没挂那个刀片的项链了。他的脖子上空荡荡的。

  

     我理智得冷酷,我说:“别忘了收拾碎玻璃,你应该想到这个后果的——自由地承担所有的责任。记住这句存在主义的名言。我要走了。”

  

     李小枪没有留我,他极度沮丧,神情恍惚。临走前,我安慰他说:“明天给我打电话 。”

  

     李小枪的父母也很快意识到他的喜怒无常和我有关,他妈有一次从楼下追上正要回家的我,半恳切半威胁地让我不要在找李小枪了。她说你会把他毁了的。而我在想,如果一件东西这么容易被毁掉,那还是毁了的好。她还说李小枪是个单纯固执的孩子,我应该为他着想,不要再找他了。我不否认她说得有道理,可她有没有想到这一点:没有我,李小枪会更快地垮掉。没有人能容忍他已经崩溃的情感,我能,我还能理解他、安慰他。如果说这是一种病,那么李小枪已经病到了后期,我们都没有药,我只是麻醉剂,每天给他一点,自己清醒得看着他,同样无可奈何。我说好的好的,我尽量不找他了。那你也不能再给他打电话。我愣了一下,然后说这不可能。他是我的好朋友,我有事必须给他打电话。我看着眼前的中老年妇女,一瞬间有些难过,她替她的孩子着想是很正常的,我甚至都有些感动了。李小枪的家长接着加了一句:“你要是还纠缠我们家孩子,我就找你家长。”这句话惹恼了我:“你威胁我?!找我家长?那就找吧!再见!”

  

     还有一次,李小枪的父亲追到正在怒气冲冲回家的我,当时我和李小枪刚吵过架,我跑出他的房间,躲到路边正在镇定思路,看到李小枪骑着自行车冲着我家的方向骑去。我在马路对面,看到了他一闪即过的身影,本来想喊他,但还是没喊。我沿着马路走回家,走过几条街,我刚要过马路时,看到了李小枪的父亲。他骑着自行车气喘吁吁。他说:春无力,你和李小枪怎么了?没什么。我吃了一惊,轻描淡写地说。李小枪是个容易冲动和生气的孩子,他可能做错了。李小枪的父亲说。叔叔您别担心,我一会儿劝劝他。我安慰他道,其实也在担心一会儿李小枪的情绪。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他说。谢谢。叔叔您回去吧,没事儿。没事儿。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5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寻找前世之旅

 佛说今生的劫难往往都是前世种下的因,有因必有果,这是不能改变的。

Vivibear/河南文艺出版社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三百年后,东海龙宫中,她与他不期而遇,再生再世,再次面对这个负心

唐七公子/沈阳出版社

绯闻女王倾城记

 在初恋男友眼里,她是个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女人;在风流阔少眼里,她是个十足的拜金

沈沧眉/江苏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