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长达半天的欢乐 > 让无力者有力 (1)

让无力者有力 (1) 世界知识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这儿人可真多

  

    让喜欢安静的我头晕

  

    更可气的是每个人还都挺友好的

  

    脸上带着微笑 衣服很白领

  

    谁都不欠我的

  

    其实我更喜欢带空调的又大又舒适的地方

  

    取个景拍张照片

  

    你不能只拍景物不拍人

  

    你一会儿说这里像上海一会儿说像日本和伦敦

  

    这儿不就是中国一个挺落后的城市吗?

  

    他可以叫××或其他

  

    —— 春树 · 《投机分子》

  

    

  

    一

  

    

  

     “乐乐乐”酒吧又开了。我们这次就是去看庆祝“乐乐乐”酒吧重新开业的一场朋克演出。站在“乐乐乐”的大门前,凉的明显不在状态。他的衣服、他的眼神、他的年龄,统统标识着他的格格不入。换做平常,他就是我们所嘲笑的“老逼”。可现在我还不想这么称呼他。凉的手握一瓶燕京啤酒,很快就喝完了。他似乎每天都在喝酒,他的床边常常放着几瓶啤酒。我忽视了他的心态,他本身就不是很喜欢朋克音乐,他更像那种多愁善感、郁郁不得志的人。我向我每一个认识的朋友介绍:“这是凉的,诗人,我的新男朋友。”

  

     凉的对这样介绍不是很高兴,我的朋友也悄悄对我说你怎么会找这个人?和你看上去不是一路的。但在我到前边看演出回来找他时,他总是及时出现在我面前。这让我对我们的关系有了一点信心。我还看到了五五五、光头磊和刘葛。我和五五五寒暄了几句,他说他们正在找一个新鼓手。我看到那个新鼓手,他长着一双下垂的眼睛。他们说他叫蓝兵。崔晨水也在,他给了我啤酒和烟。他说AU乐队可能过几天和几支武汉朋克乐队到武汉演出,肯定很好玩,问我去不去。我说我没钱啊。崔晨水说他可以先给我买车票,等我有钱时还给他。我说要考虑一下。

  

     除了凉的老耷拉着脸的郁闷举止,今天晚上还是很令我兴奋,我看到了很多新的热爱朋克音乐的小孩,还拿了一份“什么是真正的无政府主义者”的宣传单。在回来的出租车上,我不住地说:“太好了。这次演出真不错。我真喜欢这些热爱朋克的年轻人。”凉的听了,突然冒出一句:“那你怎么不找个年轻的?”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和凉的联系到了一起。我忘了当时我说了什么,但无论说了什么,肯定都是很好的回答,因为凉的的脸色很快变得舒展了。

  

     第二天。

  

     第二天刚开始是个晴天,后来就下起了雨。

  

     我们刚起床时,天还没有下雨。凉的坐在电脑旁打一份写他一个好朋友的稿子。那个稿子他曾经给我读过几句,是这么写的:“我默默地说:‘伟人总会见面的。’我越来越相信,心灵相通的人总会见面的。在这里,我毫不避讳地说:我早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凉的忙了半天,把文章发到了论坛里,然后他很悲剧性地发现了对方对他的意见。其实应该是误会。凉的这回心都凉了。他很难受地对我说:“我刚给他写了这样的文章,他就这样说我。”

  

     我说:“要不然让我用会儿电脑,我要发几首诗。下午你和我一起去我家玩吧。”凉的仿佛很慎重地想了一下,说:“那好吧。”于是我就把我刚写的几首诗贴到了诗江湖上。我写了两首诗,《浩波浩波救救我》和《惟有暴力才能解决一切》。

  

     我的第二首诗是这样写的:

  

     今天晚上我们去开心乐园看演出

  

     那儿又开了

  

     我们都特高兴

  

     可是有一个人看不惯我们的快乐

  

     他不承认他老了

  

     我说又怕伤害他的自尊心

  

     我就是年轻

  

     我就是有你没有的热情

  

     我就是不怕牺牲

  

     我就是彻底

  

     我还有一些和我一样的朋友

  

     你就别他妈再说什么你看不起青春期了

  

     这儿的人在冬天都穿着短袖T恤衫

  

     我很兴奋地让凉的看我的新诗。他很认真地看完,脸色一点也没变,也不说话了,径直走下楼去买酒。他买了一瓶白酒,坐在角落里一个人喝。我有点觉得不妙了,凉的很爱喝酒,也许他不是爱喝,只是经常喝,但他一般只喝啤酒。我走过去,问他,怎么了?他很那样地说:“没怎么。”过了一会儿,他好像缓过来了,问我:“你怎么能这么写呢? 你是不是针对我?——不用问,你当然是针对我,这是肯定的。”

  

     我说:“……”

  

     “你,还去我家吗?”我明知答案,还是象征性地问了一句。要知道,多年和男人打交道已经磨练出我惊人的想像力和直觉。但我却常常希望我的直觉出错,因为我的直觉通常都是不好的直觉。我的想像力大多都是空洞、泛滥的想像力。它们于事无补,常常把事情搞得更糟。但你知道的,通常一件事情在向糟糕转变时,你是根本更改不了的。

  

     果然,凉的说:“不去了。”我们真有默契。亲爱的,我们想得怎么那么一样呢?都什么时候了,我还在开玩笑。我说:“那我走了。”我给李小枪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一会儿我去找他。凉的坐在了电脑前,他给我留下一个背影,没有回过头来。此时天正下着雨。

  

     我下楼、走路、等公车。我发现天下雨了。雨哗哗的,我当然没带伞。雨淋得我瑟瑟发抖。有那么一瞬间我曾想回去找凉的,我就说下雨了。但凉的会说什么?下雨了就下雨了。你要雨中散步么?我想我和他在一个不合适的时机里相互认识。我无可抗拒这偶然的机遇。这机遇让我对他稍微有了一点了解,让我喜欢他。他还清醒着。这可真不好。我有那么多的理想,我有那么多的梦想,我有那么多的爱,都在雨中飘荡。

  

     人们对我最大的误解是说我忧郁和难以自制,而事实上我不过是生活在每一个将醒来的梦里。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风向远夏里

 【祝锦官】热心、率真的伪萝莉一枚。在“竹马”和“骑士”的温柔守护中成长为最美好

若若的小猪/珠海出版社

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

 每个人都有这么无忧无虑的年代吧——无性别年代。写不完的作业、不懂我的爸妈、讨厌

吴小雾/江苏文艺出版社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

辛夷坞/朝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