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长达半天的欢乐 > 忽然感到冷 (3)

忽然感到冷 (3) 世界知识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在我和蛮蛮及其男友说话的时候,那个凉的就一直憋在里屋,只间或上了趟厕所。我没看清他的样子。蛮蛮一出门,我就冲到里屋。进去之前我还去厕所照了照镜子,我的红色唇膏并没有掉色,头发也很整齐,还有我蓝色的眼影,也紧紧贴着皮肤。我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快乐得要跳舞。“嗨,干嘛呢?”其实我知道他在干吗,他坐在床上,在看VCD。“我看过你的诗。”这时他才抬头认真看着我,他的脚下放着几瓶啤酒。“我现在也写诗,你要不要看看。”他点点头,我出去给他拿我前几天刚打印的一些诗。他看了一会儿说写得不错。“你什么星座的?”我问,顺势坐在他旁边。

  

     后来我和凉的很多时候的话题就是星座,或者说,是对星座的兴趣把我们紧紧地联系到一起。我们因为星座亲近,也因为彼此星座的差异过大而分手。谈星座是不可能谈一辈子的,谈着谈着就会感到无聊,或者谈明白了也就没什么好谈了。

  

     凉的说:“你是火象星座吧?看着比较生猛。”

  

     “我怎么会给你一种火象星座的感觉呢?”

  

     谈着谈着凉的就把头靠在了我的腿上,我没别的反应,如果惊喜不算的话——有可能我会和这个比我有名的诗人作更深入的交流。

  

     我们保持着这个姿态一直到张三、张乐推门进来。他们的小眼睛看起来有些诡异。他们在“嘿嘿嘿”地笑着,不断暗示已经到了睡觉的时间了。

  

     “他们当然以为我们已经干过了。”我和凉的推门出去,同时异口同声地在心里说。我们真有默契。他们肯定还会留意我们的外屋小床上的动静,为了让他们失望,我们决定先聊天。我们也没有把这个决定说出来。我们真有默契。我们一聊就是好几个钟头,聊着聊着就把里屋的人给聊忘了。凉的给我讲他的情史,我也不失时机地向他透露了我和几个短暂情人交往的短暂过程。我们一直聊到里屋发出了呼呼大睡的声音才住嘴。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我们的谈话内容是凉的说他是上海人,但他非常讨厌上海。他谈起一个上海的年轻诗人,他说他叫小左。他的诗写得很好,这个男孩非常可爱。我中途插了一句:“长得怎么样?”“非常好看。”他说。“那他喜欢摇滚乐么?”我继续把话题往我的思维上靠。凉的有点不耐烦地说:“那还用说,当然。”他说他曾经在机场的售票处上班,挣钱很少,要倒班,他家离机场很远,他骑自行车上班时,经常困得要睡着。我喜欢那种感觉,很困,骑着自行车,晕晕乎乎的。他谈到了他以前的一些认识的人,我还发现,他除了前两个女朋友外,剩下的都是因为写诗认识的,这算不算是一种投机?他说他不像狮子座的男人,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水相星座的,他的性格中有一些抑郁的东西,也许是家庭的影响。他还讲到了他的家庭,但我忘了,因为到我们聊天的后期,我已经有些困了。

  

     我们没睡几个钟头就被敲门声吵醒了。我说过了,我们做爱之前一直在聊天,睡觉之前一直在做爱。我应该是比他先醒的,我听到了蛮蛮和她男朋友在门外说话的声音。我推醒凉的,令我吃惊的是,他听到门外的声音一骨碌就爬起来(比他躺下去时痛快多了),飞速穿上内裤“走”(此为文言文中的“走”)到了里屋。我哑然失笑,披上衣服给他们开门。“怎么这么慢啊。”蛮蛮走进来不满地嘟囔着。我一看表,才6点多。我爬到床上,冲她傻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一眼看到桌子上的卫生纸,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你和凉的……” “凉的这个人怎么样?”我岔开话题。“你问我,我能怎么说。我不喜欢他。你迟早会明白的。”蛮蛮看上去有些不高兴。其实我早就应该看出来,她的不高兴不是为了她自己。“我还跟他们说别欺负你,没想到……”

  

     我晕晕乎乎地又和蛮蛮聊了一会儿,然后就又躺下了。我和凉的肯定在不同的床上又睡了过去,等我们醒了时,已经是中午了。我们到楼下吃饭散步,路过了写着“祖国万岁”的红牌子,阳光直射头顶。我们曾经拉着手在北京的大街上走,走两步便停下来接吻,在路边坐着听流行歌,被感动得一塌糊涂。我们还唱。凉的和我讲诗,讲杨黎,我知道他很喜欢杨黎的诗。凉的说杨黎是个很有魔力(当时他好像用的不是这个词,但意思差不多)的人,他说杨黎说了,总有一天,会把自己的胳膊剁下来,但不感觉到疼,而且还能把胳膊再接上去,中间不会流血。凉的和我说了一个电影,名字我已经忘了,他说那是写两个杀手的故事。男杀手一直不知道那个小女孩也是杀手,后来他可能知道了。一天他出去,很长时间才回来,手一直背在后面,小女孩很害怕,紧张地防备。两个人就一直看着对方的眼睛。后来男杀手走过来了,他伸出一直背在后面的手,原来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支冰淇淋。他要把冰淇淋给小女孩吃。

  

     我们坐在街边的长椅子上,猜过路的各色人等的星座。我们乐呵呵的。我们还经过了正在施工的北师大。在上过街天桥时,凉的说他打算过几个月去成都。“我陪你去吧。”我说。“你有时间吗?”“有。反正在北京也没事。”我说。

  

     下午时另一个女孩也来了,可能是某人的女朋友。他们还说晚上还有几个诗人也来。从下午三四点开始大家就做饭,凉的说他很会做饭,于是他一直忙活着。我不会做饭,就到里屋看电视。张三坐在里屋,电视一直放着粤语长片。有一股阴阴冷冷的气氛。我想,这种气氛可真不好。张三很有意思,我记得是谁介绍过他来着?说张三就是那个曾经在一次某美女作家的作品研讨会上向美女作家叫板的大学生。他有一双很大的眼睛。凉的在做汤,一种加了萝卜、豆腐和牛肉的汤。我看了一会粤语长片,打算去外屋写会儿日记。在我写日记的时候,那个女孩过来过一次,那会儿凉的正好也在。她气势汹汹地走进来,搞得我们直纳闷她为什么要气势汹汹。也许她是认为我来路不正,不像她是某人的正式女友。她有可能从心理上很看不起我“这种人”。可作为别人的女友就有什么可骄傲的么?

  

     她猛地把一本破杂志甩在了床上。“哐”的一声,我都惊着了,丫的这是怎么了?我继而把杂志“哐”地甩回去,这回惊着的是凉的。

  

     他等那个女孩进了里屋,才开始首先发难:“你怎么了?”

  

     “那个女的太嚣张了——你不觉得吗?”我反问。凉的的脸色也很难看,凉得像啤酒瓶和夏天的暖气皮。我知道了,他一定觉得我这样做会让他的朋友对他产生意见。果不其然,他开始说了……他说的什么我一个字也没必要记下来,因为都是些自私的废话。这种话你可以从任何一个想管你的人嘴里听到,他们的共有特性就是“常有理”。凉的说完废话就回到了他该呆的地方——厨房。我坐在书桌前,开始想事儿。我开始相信蛮蛮的预言和别人的经验了。我的感情我自己都觉得很矛盾,这句话我好像经常说,现在还是一样。五五五前几天还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说他要对我们的关系做一个决定,我当时未置可否。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以及他的决定是什么,那又能怎么样呢?最差的又能怎样,不就是现在这样。我已经不想琢磨五五五了,没劲。

  

     我想真正地和一个人在一起。我的心情,就这么样地系在他人身上,多可悲啊。这绝对是我自己的问题。我痛恨这一切,痛恨这个现实痛恨我自己痛恨我这个软弱敏感的人。突然感到冷。

  

     被侮辱与被损害岂止是肉体。正经与不正经也不是肉体这一道线之分,人性深处凹凸的善恶是肉眼所看不见却真正存在的。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风向远夏里

 【祝锦官】热心、率真的伪萝莉一枚。在“竹马”和“骑士”的温柔守护中成长为最美好

若若的小猪/珠海出版社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

辛夷坞/朝华出版社

桃花易躲,上仙难逑:矮油~小妖娥子傍

 本是活在现世的容浅被所谓的离墨神君由后世莫名拉来,成了一株桃花树,最终修成了一

懒小水/春风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