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长达半天的欢乐 > 像火一样的经历 (3)

像火一样的经历 (3) 世界知识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三

  

     我终于和张洋登上了去远方的火车。我们打算先去武汉,张洋要回去取点东西,然后就去大理,再去越南。他们说云南叶子多,要在那抽个够。张洋对我说,别看朋克A现在又抽烟又喝酒,抽叶子也特疯,以前他可是最讨厌人家这么自甘堕落。传说有一次他去云南玩,在大理的街上看到两个外国人正在抽叶子,让A看见了,A冲上去,恶狠狠地冲他们嚷道:“我恨嬉皮士,嬉皮士去死!!”两个老外被A的举动吓呆了。此事一时传为佳话。

  

     我们聚在一起时,我经常听张洋讲不同乐手的不同段子。有一个给我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因为事关北京两个比较有名的punk,我还是用A和B代表他们吧:涅磐刚流行的时候,A特别想看涅磐的VCD,可是他家没有,B家有,可A的父母和B的父母关系不太好,A也没法看那张盘。有一天A急了,跑到自家厨房拿起一把菜刀剁菜板,一边“哐哐哐”剁一边喊:“我看Nirvana!哐哐哐,我看Nirvana!”结果A的爷爷回来一看孙子正在剁菜板呢,急忙问他:“你怎么了,A?”“哐哐哐,我看Nirvana!”“谁家有啊?”“B家有!”“那……那咱们就去找他看吧。”结果A的爷爷就领着A去找B。B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A和他爷爷都有点儿傻了,挠着头:“嗯,爷爷……你们,有什么事吗?”“我们家的孩子想看Nirvana!”“那就看吧……”B打开门。结果这个Nirvana的VCD是由A的爷爷、A、B、B的爷爷、B的奶奶、B的爸爸、B的妈妈一起看的。

  

     李小枪没和我一起去。他的钱不够。其实我的钱也是借来的。我实在太想到别的地方走走了。在我去武汉之前,李小枪比较认真地和我谈过一次。他知道我们都是那种很随意的人,只是看有没有机会放纵。他说我可以和别人上床,但是最好不要让他发现和知道。我说:“那不是自欺欺人吗?我要是你的话就会要求知道对方的行为,当然我可以不在乎,但起码心里是清楚的——难道咱就不能学学萨特和波伏瓦吗?”李小枪没说话,我就说:“好吧好吧,如果我有什么事的话,我一定尽量瞒着你。”

  

     我走的那天,李小枪去送我。当我们在清晨5点的地铁站见面时,我发现他真的是很适合我的一个人,我看到他就高兴。我们在西站附近吃的早餐。李小枪说他的小学就在这边上的。早上的阳光已经很亮,在我们吃饭时我一直觉得非常舒服和安定。李小枪反复叮嘱到了武汉给他打电话,最好早点回来,惟独不提张洋。我们都心知肚明,我和张洋之间一定会发生什么。这简直就是想都不用想的事实了。我想着这些,想着我无法为此改变什么,突然就有些难过。

  

     张洋很晚才出现在火车站入口,他背一个大大的包,手里还拎着一袋吃的,脸上带着一种痴呆的表情,我一看感觉就非常不对,觉得他像是个变身人,一点也不像曾经和我在电话中聊过那么多的人。果然,他看见我背着的包开始找茬儿:“你怎么会买这么难看的书包?”“这书包多好看啊,这是锐步的最新款,没见过吧?”我也迅速反击。“还真没见过。”

  

     在火车上,张洋给我看了一本他们自己编的叫做《Chaos》的地下杂志和一本香港的《由零开始》。那两本杂志办得都不错。也许由于语言的原因(《由零开始》是本双语杂志,中/英文,有很多文章都是纯英文),我更喜欢看《Chaos》,感觉内容更详实、更丰富。张洋在车上给我解释什么叫做Straight Edge,他说他们不吸烟、不喝酒、不吸毒以及没有性滥交。我心想我肯定做不了Straight Edge啦!Straight Edge最纯洁的意思是你对自己和你的生活有绝对的操控,拥有清洁的思想和责任感。还有的是不需要借助吸毒和饮酒才令自己开心。做Straight Edge是要叫你比同龄人更成熟,比一般的有所分别。杂志里还有一些关于板仔和泰国硬核的介绍,以及声讨塔利班对待阿富汗妇女的极端不可接受方式的正义请愿等。这本杂志让我重新认识到以前说滥了Do it yourself,让我重新对punk充满热情。毫无疑问的,我喜欢这句话,“其实朋克精神就是那种很独立的精神。”

  

     张洋一直戴着耳机听音乐,我则不住地往窗外看。看那和北方农村不同的风光,我觉得快乐极了,我正在去往一个从没有去过的地方,而且同行的没有我熟悉、管我的人。我们不时地到车厢门口去抽烟,往对方身上乱摸。“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车厢门口的原因。”张洋说。我没说话,我在笑。

  

     武汉绝对是个太生活化的城市,简直应有尽有,交通便宜方便,风景不错。这儿很热,人很多,密密麻麻,吃的东西很多。一下火车,我们放下行李,张洋就带我去吃武汉的小吃。已经是午夜了,街上还有许多人,有的人就睡在大街上,身下铺着凉席,躺在那里。

  

     晚上我还抽空写了会儿日记。因为我觉得我有必要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停留时写一些什么。来武汉的第二天,张洋带我到武昌一个乐队的主唱家去玩。在他家的书柜里,有许多我看过和没看过的书。收音机里则不停地放着美国90年代的新朋克。他家来了许多人,后来我们在美术学院附近吃饭时,月亮就明晃晃挂在我右边的天上,天空是干净的深蓝,让我想写一首诗却又写不出来。我们喝绿豆汤、吃烤串儿,我发现那个人长得像我北京的一个朋友。

  

     白天,张洋带我去租各种片子。他说你应该多看看这些电影。在一个夜晚,我在张洋家的大客厅里看了一部片子。鬼魅的气息令人心颤。我就睡不着觉。

  

     这次来武汉,喜悦和悲伤掺半。我还是无法和他们沟通。到底还是空虚。我的呼机在这里收不到信息,而天气预报居然可以,而且还一天收到不同的两遍。真是奇了怪了。我有点想北京。查台时发现虫虫呼过我两次,在回电话时,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力波。天哪,我怎么还在想着那次一夜情。我在武汉呆了一个礼拜,每天早上出门都能看到院子里的大树底下围着的一堆人,在摇着扇子聊天和下棋。我真是厌恶这种小市民的生活感。有一天,我终于给力波打了一个电话,他的电话号码是真的。他妈叫他来接了电话,在我说过我是谁后,他冷淡地说:有什么事吗?我说没事,就把电话挂了。

  

     这意料之中的冷漠。真是太正常了,正常死了。我不该埋怨,本该如此。是我的心理素质不够坚强而已。

  

     或许,我该愤怒?!

  

     置于死地而后生!

  

     我应该检讨自己,我还做不到一夜以后就忘记就抛弃的素质,我也不想负责任,那么以后这种滥交就越少越好吧。

  

     天哪,是结束一切的时候了。

  

     至于力波,我再也不喜欢他了。

  

     想写一首诗写不出来。写一首诗。写不出来。没法写。不发泄。去死吧。想开点。理智。理性。不要有幻想。靠不住的东西。不要有幻想。

  

     完不了,想完都完不了。这噩梦打一开始就在继续延续,或者说这不叫噩梦,这就叫生活。太阳像一块软软的锡一样趴在天上,地上都是白色的,迷乱的,光像影子一样跟随着无处不在,像霍乱,像艾滋病一样感染我的不安与疯狂以及下一个的冒险之心。你看,我已经陷在了一个巨大的、无边无际的噩梦之中,我感受着,体会着,一个噩梦完了立即又开始了另一个,永无休止。

  

     黄国栋在某一个和另外400万个一模一样的房间里谈生意,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客厅,吸着烟。我说过我最喜欢“白万”了(因为力波曾给过我最初的一支“白万”,我记到现在),可现在吸的是极便宜的“都宝”。还成啦,“都宝”的味道不错,还有北京的感觉,北京和我这么大的孩子基本只吸“中南海”和“都宝”,稍微有钱一点的才吸“七星”。这两人的魂灵空空荡荡像飘在天上,绝望万分无依无靠,相互厌恶之极。

  

     这是个超级恶俗而且不舒适的宾馆,大厅铺着恶俗的大理石地板,沙发上有白色的抽花帘子(窗帘?),像窗外天气一样闷热。我毫不怀疑,这个恶俗的城市有100万个如此这般的宾馆,一样的让人恶心。

  

     我还会在这个城市再呆上一天或以上,想起来我就恨不得打上自己一顿,我这个没有意志力的弱智,这个无法控制和操纵自己生活的白痴,这只被无穷无尽欲望折磨得颠三倒四的苍蝇和白蚁。说实话我还不够成熟,还远远付不出游戏生活放荡不羁的代价。这个恶俗不堪的宾馆的标准间还有空调,要不然真不知怎么再一次地对抗窗外W市的太阳,大街上一堆一堆走着的毫无休止的人,无数的轮子,正在发动和已经发动的车。这些让人发疯的场景在W市以一种正常的、司空见惯的姿态每日上演。

  

     我让张洋带我到离我住的地方最近的一个网吧去上网。W市的网吧明显比北京的多,和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成反比的是一个城市的网吧数量和密集程度。北京的网吧并不多的原因,可能是那里几乎每个人在公司或家里就可以上网。网吧只作为可有可无调节的一部分。在网吧上了一个小时之后,我回到我的住处,也就是张洋的住处。自从第一个夜晚后他就没有再陪我睡在一起,他说他得到楼上去睡,因为他家里人怕邻居说闲话。

  

     你可以在外面洗澡。他说。他坐在沙发上,我坐在他的床上。那张床铺着凉席,屋里散发着一种平房所特有的潮湿和绿色植物的麻的味道。那种味道,我小时曾经无比熟悉地天天闻着。现在居然在他住的地方又闻到了。屋里响着音乐,是一支我们都特喜欢的乐队,也是从张洋这里,我第一次听到这个乐队。音乐特有劲儿,特有力量。这更衬出我们的静来。我来W市的这几天听到了几支以前闻所未闻的特棒的乐队,这让我更喜欢朋克了。

  

     你晚上点蚊香吧,这屋里有蚊子。他关照地说。

  

     嗯,好。

  

     那我先上去了。他呆了一会儿,说道。

  

     好吧。我说。

  

     其实我还想和他做爱。和张洋做爱是我的一大乐趣。他是和我上床的那么多人里感觉最好的一个,比D有激情,比力波温柔。我想说别走啊,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我害怕寂寞。我不想一个人呆着。可我一句话也没说,连暗示都没有暗示。我从床上站起来,拿着香皂、洗发水、牙膏、牙刷、浴液和毛巾到外面洗澡。是露天的一个水笼头,张洋说他以前和他的女朋友经常搂抱着一起在外面洗澡,还露天做爱。W市的市民不爱管闲事,只有一次他们的声音太大楼上的人都走下来看个究竟。他的女朋友我见过,和原来他们乐队的吉它手现在是另一支乐队的主唱在一起,她和那个人看起来比和张洋在一起更配一些。张洋的胸上还有她的文身,她在他的皮肤上永恒地微笑着。我脱下睡衣,拿盆接着水,水温刚刚好,不凉不热,特别舒服。最后我快乐地把整盆的水从头上泼下去冲凉。虽然不远处的二层楼顶上有民工在睡觉并且他们很可能起来看到我,我也没有犹豫。现代文明一瞬间就被抛在了脑后。看了一会儿书架里的书后,我干干净净湿漉漉散发着甜香躺在床上睡着了。半夜被蚊子咬醒了,这里蚊子多得厉害。我拿毛巾被盖上头,接着睡。

  

     我还没有睡醒他就来找我,叫我吃饭。他妈妈做的是典型的南方的饭菜,菜盛在碗里而不是盘子里。多吃一点,他们说。我响应号召,多吃了几口。这一趟我借了钱出来不是想来武汉的,还想去桂林和昆明,但我买了去昆明的票又退了。我不打算和张洋一起去别的地方了。尽管在武汉的这几天他还算是照顾我,但我总觉得和他有太深的隔膜。我就是在回北京的前一天晚上遇到黄国栋的。那是一个网吧。他在QQ上问能不能请我吃宵夜。我说好呀。在这之前他打出几行字来:你是红色的。是呀。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红色露脐小上衣和红色的纽巴伦运动鞋,觉得他说得没错。他又打:我是白色的。我看了看左边,那儿正有一位穿白色系衣服的小个子正在打字。

  

     我因为无聊从北京跑到武汉来玩,可来了之后只体会到这儿吃得还行,有一种绿豆汤很好喝,一大碗只卖一块钱,商场不错,只是在北京买不起的在这里将继续买不起。本来我还要去几个地方,可因为和伙伴相处不好决定回北京,无聊之中来网吧上网聊天。坐在我左边的穿白衣服的那个,就是我们现在的男主人公,也是那天晚上的男主人公。

  

     我点上一支烟。吸烟对身体不好。他谆谆教导道。我还是把那支烟吸完了。然后我们就下了网心存默契地走了出去。一切都没有改变,W市的大街上还是睡着许多乘凉的人,月亮还是那么遥远地挂在天上。惟一有改变的是今天晚上的饭钱不用我自己付了。可能你会说我应该志存高远,不能为了一顿饭就出卖自己。可我只是不想一个人呆着。黄国栋骑摩托车带着我,哦,我可真怕他把我带到哪里卖了啊。我此时正虚无缥缈着呢,我还能想什么呢。这个夜晚,他用摩托车带着我,请我吃东西,我用他的手机给北京的男友打电话报平安,我们到W市的另一镇的一个公园去玩。夜色凄迷,我也有点晕,左手夹烟,头发在风中飘舞。

  

     “你真像我十七八岁时交过的第一个小女朋友啊。夏日的女孩打扮得真俏皮,红色的小包,锐步露脐上衣,牛仔裤里故意提出黑色内裤的白边,满不在乎地染着红色的头发,还有一双可爱得要命的红色运动鞋。我们原来也是这么打扮的。跟你一样大的时候,我们经常骑着摩托车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去吃喝玩乐。我们从小就会开车。”

  

     哦,你们的青春是多么的美丽。就因为你是一个广州男人,你住在一个沿海城市,就可以过比我们先进10年的生活吗?为什么凭什么我现在还在被痛苦笼罩。

  

     我倒坐在黄的摩托车上。不远处的高高的密密的树和不远处像一大颗润滑的宝石的湖水。我知道我明天一大早就会离开W市,至于什么时候再来可不知道。

  

     这个夜晚注定过得充实、轻松、暧昧。来到W市的这几天的晚上,我只觉得这里的月亮比北京的亮。可我就是写不出一首诗来赞美它。坐在几个朋克身旁和坐在黄的摩托车上感觉一样,那就是我怎么努力也表达不出我的感情,我怎么也赞美不出W市不同反响、被雾浸湿的月亮。

  

     我们来到江边。我又开始看天边那轮月亮。江水不凉不热,沙滩很软,水可能很深。不远处有市民在吃西瓜。总之,一切就像想像的一模一样。

  

     他花10块钱租了一个像秋千一样的摇摇椅,我们坐在上面,周围是草,还有蚊虫。不知为什么,我觉得自己融不到周围的景物之中,总有一种“生活在别处”的感觉。坐了一会儿我们就回去了。看着他的时候,我能想起来另外一个也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南方男孩力波。我在北京遇到他,爱上他,分别时候想念他。

  

     他把我带到一家宾馆的标准间,离我住的地方很近。我打开空调,天,终于又住到带空调和独立卫生间的房间了!

  

     黄一边洗澡一边大叫:“嗨!一起来洗呀。”

  

     我莫名其妙地笑着,半天才肯走进去。他高兴地帮我洗头,抹浴液。然后一齐出来拿毯子裹住身体跳到床上。

  

     早晨醒来之前我已经让他在手机上定好时间。我不能迟于7点起床。火车发车的时间可是8:03。黄曾让我考虑多住几天,我连犹豫都没有犹豫就说这不可能。我真的不想在W市多作上一秒钟的停留,更何况大家的关系不适宜太过深入和详细的了解,谁都没有必要和理由在对方身上付出责任嘛。可是我起晚了。黄6:30就开始叫我,可我醒时已经是8点了。而我的火车只要再过3分钟就要从火车站发车了。我沮丧万分,气得差点从床上掉下来,对自己失望透顶。原来我是这么一个没有自制力的女孩,原来我只是万千自以为是的姑娘中的一位。原来,原来我是这么的不成熟!我差一点就要哭了。黄不知道我剧烈的思想斗争,他只是轻轻地拥着我,今天别走了,再睡一会儿,明天我送你坐车。

  

     这根本不是钱不钱的事……我心里想着,恨得要死。我太幼稚了,我应该走掉的。今天又是和昨天一样的一天,我该怎么打发呢?

  

     很快黄就去公司上班了,我再也睡不着,空调还在开着,气温比较低。我想到外面去吃麦当劳,于是我戴着墨镜出去了。天和地都是发白的,人特多……唉,人不顺的时候看什么东西都不顺眼。我讨厌W市的女人,她们的身材是那种典型的小巧身材,腿很细,小腿很直,皮肤细腻。简直令人嫉妒。但她们并不好看,并不引人注目,因为她们的脸部表情不丰富,眼睛空空荡荡没有想法,还因为她们穿的衣服都特俗。我在房间里等着黄,他一直没有回来。我的包里还有500块钱,完全可以付房费。

  

     晚上我去那个第一次上网的地方上网,一直上到大概11点。想起第二天还要坐火车,就回去了。想起张洋最后一次和我做爱时说的话,他问我有没有非常棒的做爱经历,就像火一样,像火一样。是什么像火一样,是热情?还是被遗忘了的感觉?

  

     我第二天就走了。张洋他们可能早已经到了云南昆明过他们的美好生活了。哈哈!老子坐上回北京的车了,老子还没死!老子又回到首都了!还成,今天早上差点误了火车,怎叫一个刺激!

  

     我发现我再也想不起力波的样子,他像影子一样高贵而淡漠地消失了。而我不想让他走,可是……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风向远夏里

 【祝锦官】热心、率真的伪萝莉一枚。在“竹马”和“骑士”的温柔守护中成长为最美好

若若的小猪/珠海出版社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

辛夷坞/朝华出版社

桃花易躲,上仙难逑:矮油~小妖娥子傍

 本是活在现世的容浅被所谓的离墨神君由后世莫名拉来,成了一株桃花树,最终修成了一

懒小水/春风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