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梦里花落知多少 > 第2节 订婚了也好

第2节 订婚了也好 春风文艺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可是现在,当我义无反顾地奔过去之后,我在人群中再也找不到顾小北了。我突然想起以前我在童话书上看到的一句忧伤的话:“他站在北风的后面,可我却找不到。”

  也许天气太冷了,我被冻坏了,我觉得鼻子有点酸。

  我想,订婚了也好,蛮好。再怎么着也比娶我好。我记得在大二的时候我有一个爱好就是在上课的时候趴在桌子上流着口水不断地问顾小北,咱俩什么时候结婚。我当时就是一个挺花痴的小丫头片子,看了顾小北这么多年了,很多时候看着顾小北我依然想流口水,心里想这种比恐龙都稀罕的男的怎么就被我吊上了呢?我真牛B啊。而顾小北总是看也不看我地专心做笔记——其实是在帮我抄笔记,我比较懒,不喜欢抄笔记,他被我问烦了就说:等等,别着急,娶你,需要勇气。如果不是教授在上面讲得很有激情的话我肯定跟他掐起来。我长得再怎么抽象那也是眼一闭牙一咬就能下定决心娶过门去的呀。后来有一次我去顾小北家无意间看到小北的日记,上面写到关于结婚的事儿,小北写到:我想我和林岚结婚的时候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现在这样一个自闭而不爱说话的大孩子,我会穿着整齐的白色西装开着最好的汽车去接她,在她家门口摆满玫瑰,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看到她的幸福。当时我看到这些话心里特甜蜜,估计口水又流了一地。当时我想,顾小北的字写得真漂亮啊。

  不想了不想了,越想越难过。

  我站起来拍拍屁股准备走,我想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我依然要做个牛B的人。我要和闻婧微微火柴一起,在北京继续玩得如鱼得水……当我脑海里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我突然就难过了,像是被一道雷劈中了一样。我觉得有人拿把刀直接捅到了我的心里。我突然就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因为我知道,我们这群人再也回不去了。闻婧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和我勾肩搭背地走在大街上流着口水看帅哥,微微再也不会在过年的时候跟打发她侄女似的打发我压岁钱了,火柴再也不会在我面前没完没了地说书面语言说她是一个多么火树银花的女子。

  我摸出手机,找了找才发现我只能打给陆叙。当我听到陆叙的声音的时候我就开始哭,他的声音什么时候听起来都那么干净那么稳定,像是他在冬天温暖而有力的手。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牵过他的手,印象中曾经感受过他的手的温度和力量,可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了。我对陆叙说,陆叙……刚叫出他名字我就说不下去了,开始哭。

  陆叙有点慌了,他问我怎么了,我听到他焦急的口气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很傻。于是我稳定了一下,我说陆叙我们出来喝酒,我在JUBBY等你。

  

  JUBBY是我和陆叙以前常去的一个酒吧,在我们以前公司的附近。很多时候我和陆叙加班晚了,我们就进去喝酒,聊不着边际的胡话吹着飞向太空的牛。

  这里的老板是个从英国来的广告人,后来不想再创作了,于是开酒吧,这里几乎都是做设计的人,平面的,影像的,每个人都很有意思。我和陆叙在这里认识了很多的人,我觉得他们每一个人都很可爱。以前我和陆叙来的时候都喜欢找他们说话,可是今天,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我不想和人说话。我面前摆满了小瓶儿的啤酒,我哧溜哧溜全喝光了跟喝水似的。

  陆叙来的时候我已经喝了四瓶了,可是依然看得出陆叙眼是眼口是口的,所以我没醉。我又叫了一打来,我指着陆叙的鼻子说喝,我喝多少你喝多少。今天谁喝得少谁是王八。

  陆叙拿过我手里的酒问我,他说,你怎么了?

  我说没怎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喝酒很厉害的,这么久了都没怎么喝过,今天出来找你喝酒,就跟你们男的久了没找女人就会出去偷情一样。我说了这些平时我打死都说不出来的话之后我都不觉得脸红,我突然觉得这种自我糟践很有味道。

  陆叙有点火了,他说,林岚你有事儿说事儿,别以为糟践自己就可以报复得了你的仇人,你只能报复那些关心你的人们。为你伤心的只会是爱你的人,伤害你的人现在不知道躲在哪儿大牙都笑掉了。

  谁们?谁们关心我?去你大爷的。

  我去你大爷的,谁?我!陆叙在我头上敲了一记,跟训儿子似的训我。

  我望着他,心里有点感动,其实我现在就想有人可以骂骂我。我突然有点想我妈,每次我妈骂我的时候我虽然总是嘴上顶回去,我心里却觉得温暖,甜蜜,甚至有种宠溺的味道。

  我笑了,我说,我不是报仇,我没怎么,我高兴,顾小北终于找到归宿了,以前我就总是想他这个人如果没人照顾他他肯定得孤独一辈子,不过现在好了,我多年的夙愿实现了,我也替他高兴。就跟香港澳门回归一样高兴,都是多年的夙愿呀……

  我没讲完就被酒呛得七荤八素的,我摊出手问陆叙要手帕。陆叙把他的手帕给我,我接过来的时候心里突然空虚了那么一下。我突然想明白了,原来这个世界上用手帕的男的并不是只有顾小北一个。

  你到底怎么了?你说顾小北找到归宿是什么意思?

  我拍拍陆叙的头,我说没什么意思,小北和姚姗姗终于订婚了,高兴吧,我就特别高兴。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和小北订婚吗?就因为我怕小北没前途,他那个人太软弱了,我是个享乐主义者,尽管小北的父母都挺有钱的,可是祖先怎么教育我们来着?坐吃山空!你看我不是遇上你了吗?多么上进多么有能力的一个好青年啊,又被我套牢了。本来我想如果顾小北没人要我还挺内疚的,现在好了,有人照顾他了,我能不高兴吗我?你说说我能不高兴……咳!咳!

  我又被酒呛到了,我突然在想我是不是叫错了酒,怎么这么烈呢?我嬉皮笑脸地对陆叙说:我他妈叫的是啤酒还是白酒啊,呛得我眼泪都流出来了。别人还以为我跟这儿哭呢!好玩儿吧。

  陆叙拿起酒,仰着头喝了一瓶下去。看得我目瞪口呆的。他把空酒瓶往桌子上一砸,他说,林岚你要比谁更会糟践自己是吧,来啊,我也会。今儿谁都不要回去了。他妈的都喝死在这儿。

  我望着陆叙,他的眼睛红红的,我突然哭了,我说你大爷的陆叙,你凶什么凶,我找你出来安慰我,可是你和那些傻B一样,全天下的人都欺负我,妈的我惹谁了我?

  陆叙过来抱着我,他说林岚你乖,别闹了。我把头埋在他的脖子里,觉得特别累。我知道我的眼泪全部流进他脖子里去了,幸好这屋子里开着暖气,要不估计他衣服里都得结冰了。我刚才的坚强全部都碎掉了,和我胸腔中那块小小的东西一样,都碎掉了。我带着哭腔问,陆叙,你说说,姚姗姗真的比我好吗?小北为什么不要我呢?

  我隐约地觉得陆叙的身子抖了一下,然后他把我抱得更紧了,都有点让我不能呼吸了。他说,没有,我觉得你挺好的,就是这脾气,改改,不要什么事情都想自己扛着,也不要在别人面前总是表现你坚强的一面,其实你很脆弱,真的很脆弱,你就知道跟别人面前装大头蒜,然后自个儿回家哭去。林岚,这样做人会很不开心。

  我听了陆叙的话眼泪一直流。我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我估计我喝醉了。

  那天晚上我靠在陆叙的肩膀上,觉得眼泪似乎无穷无尽,这真够喜庆的,以前都没发现自己跟个水库似的,看来女人是水做的,尽管我是个长得没有姚姗姗那么水灵的女人,可是社会判断我还是一个女的。

  那天晚上陆叙喝多了,因为当我喝完一小瓶啤酒想要伸手去捞桌上的酒的时候,才发现桌子上摆满了空瓶子,我记得自己只喝了九瓶左右,估计剩下的都是陆叙喝的,我看着他,他的眼睛跟兔子似的,脸也很红,整个一小番茄。那天晚上陆叙说了很多胡话,因为我也高了,所以没怎么记得住,我就记得他一直在重复一句话,他说,你相信吗?你相信吗?我很想问他到底要问我相信什么,可是问死了他也还是不知道。我也不管了,又叫了酒一起喝。我想人生一百年反正是死,喝死得了。

  晚上两点酒吧就关门了,我和陆叙走出来,我觉得头重脚轻的,我知道明天早上起来肯定头跟贼敲过一样往死里疼,不过我也不想管了,我现在就想把自己随便搁哪儿给放平了,我要横了。陆叙说,我开车来的,车在那边,过来。

  我看陆叙那个样子,站都站不稳,我说你得了吧,让你开等于自杀,本来我就没受到大得可以让我去自杀的挫折,这样死了估计别人有的说了,姚姗姗那老丫的肯定得说我是被抛弃了想不开,估计丫捅出去报社就得写“新一代畅销小说家林岚被男人抛弃自寻短见”,我靠,那人可就丢大了。

  我把陆叙砸进车子后排,让他躺在那儿,然后我到前面去开车,我绑好安全带就出发了。我的头很痛,嗓子也很痛,眼睛花,头晕,没方向感,反正什么事儿倒霉我就来什么。我在三环上奔驰,觉得跟在银河上跑似的。

  刚我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反正我和陆叙面前摆满了啤酒瓶儿。陆叙是彻底地昏过去了,在后面发出幸福而沉重的呼吸声。我以前看到过一句话,好像是说,所谓的幸福,就是在哪儿都可以安静地睡着。

  想到这里,我眼里又充满了泪水。前面的路都变得模糊了,吓得我赶紧抹掉泪水,结果当我再看清楚路的时候,我发现前面已经没路了,是栏杆。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里了。我头上缠着纱布,觉得胸口跟被石板压着一样充满了沉闷的剧痛。嗓子像烧一样疼。我转过头看到了我爸和我妈,我妈一双眼睛肿得跟金鱼似的,我妈本来面无表情的,看我醒了,立马趴到我身上哭了。我看着我妈起伏的肩膀心里觉得很难受。我妈还是打我,她还是给了我一耳光,可是很轻,跟抚摩我一样,可是正是这种耳光让我觉得格外难受。我妈说,林岚,你说说,你怎么总是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我把头转到另外一边,我不敢看我妈,我转过去就看到了闻婧微微,还有顾小北的爸爸,可是顾小北不在,我张了张口想问,可是没问出来,想想还是算了。小北的爸爸说,没事儿,醒过来就没事儿了,小北他……他在外地呢,正赶回来。我说,和姚姗姗在一起吧?小北的爸爸没回答我,脸色很尴尬。我挺平静的,我一切都看开了。

  我刚闭上眼睛,突然我想到陆叙当时和我一起在车上,我一下子坐起来,结果感到天旋地转,一下子特别恶心,于是张嘴就吐了,雪白的床单被我弄得特别脏。

  我妈脸都白了,她说你干吗呢?躺下啊!祖宗!

  我抓着我妈问,我说陆叙呢,陆叙呢?我问得很急,都有点结巴了。

  然后周围的人都不说话了,我看着他们苍白的脸觉得身体里的力气全部流失了。我指着闻婧,我说你告诉我,你他妈快告诉我啊!以前我在我爸爸妈妈,或者小北的父母面前,从来不会说一句粗话,可是现在,我真的是控制不了了,我觉得我的一双爪子冰凉冰凉的。

  闻婧显然吓到了,她有点结巴,她说陆叙他……他……

  我突然没力气了,我躺在床上,我说,死了。是不是?我很平静地说完,然后眼泪流下来打湿了我的枕头。

  我妈说我,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还没死,不过只是情况很危险而已,你们两个都已经昏了两天了,现在你醒了,陆叙还没……

  我妈还没说完我就挣扎起来,这次我学聪明了,慢慢地起来,然后慢慢地走,这样头不会晕。我对着想要拉我回床上僵卧孤村的人说,没事,我去看看陆叙,看看就回来,您觉得我都这样了我还能到处溜达吗?放心,没事儿。

  

  我站在陆叙的病房外面,隔着玻璃窗户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他。他的头上包着几层纱布,很干净,隐约可以看见里层的纱布都染红了,我也不知道是血还是红药水。我想起来了,当我撞上栏杆的时候,虽然我的安全带只是随便系了一下,不怎么紧,可是还是保护了我,我只有头和胸腔撞在方向盘上,头流了点血,痛晕过去了。可是陆叙却从后面直接飞上来撞在挡风玻璃上。他的头当时就耷拉在我的面前,我记得他当时的血流下来模糊了我的眼睛。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3261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风向远夏里

 【祝锦官】热心、率真的伪萝莉一枚。在“竹马”和“骑士”的温柔守护中成长为最美好

若若的小猪/珠海出版社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

辛夷坞/朝华出版社

桃花易躲,上仙难逑:矮油~小妖娥子傍

 本是活在现世的容浅被所谓的离墨神君由后世莫名拉来,成了一株桃花树,最终修成了一

懒小水/春风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