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梦里花落知多少 > 第7节 这也忒忧愁了点儿

第7节 这也忒忧愁了点儿 春风文艺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我躺在医院的床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单白色的枕头,看着点滴一滴一滴地从瓶子里流进我的手背,闻着消毒水的味道,心里特忧愁。

  谁弄成我这个样子都得忧愁,我左脚打着石膏,右手绑着绷带,被扔在床上动都不能动。我盯着坐我旁边帮我削苹果的陆叙,我什么话都不说,我要用我的目光让他内疚。结果他根本就不敢正眼看我,递苹果给我都把眼珠子丢地板上,跟找钱包似的。哼,你也知道内疚!你推我下去的时候不是挺牛掰的吗?

  我已经在医院躺了三天了,陈伯伯和我公司的几个同事来象征性地看望了我一下,我想起以前我在北京,别说住院了,就是窝家里睡几天那看我的人都跟旅游团似的,而且人来了还得带一大堆东西。忧愁,这也忒忧愁了点儿。

  每当别人问到我怎么弄成这模样的时候,我就特轻松地告诉他们,我说,没什么,就是陆叙把我从楼上推下去了,我随便骨折了一下,没事儿,真没事儿您甭操心。一边说我还一边拿眼横陆叙,每次他的脸都特别红,开始几次他还小声解释说他真不是故意的,后来他不说话了,低着头默默地承受群众目光的批判。

  陆叙削好了苹果,递给我,我想起姚姗姗在顾小北面前特矫情的样子,我也来劲了,我说你帮我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我不好咬。陆叙哦了一声然后就开始分苹果。分好了我吃了一小块,然后一挥手说弄口水喝。然后陆叙起来巴巴地去给我倒水去了。我想当年老佛爷什么待遇啊,也就跟这差不多了吧。于是我内心原谅了陆叙,其实压根儿我就没生过他气。

  正吃着苹果,手机响了,我一看是火柴的,我接起来,就听到她在那边说,嘿,妹妹,忙什么呢?有空吗,姐姐带你出去玩儿,给你介绍几个特牛B的搞广告的大爷。

  我说,我在医院呆着呢,去不了。

  火柴挺疑惑的,她问,谁歇了?

  我一听这修辞我就受不了,我说你妹妹我跟这儿躺着呢。

  火柴听了居然开始笑,还笑得特喜庆,她说,这倒真够新鲜的,你丫居然也会住院。哪家医院?我过来溜达溜达。

  我告诉了火柴医院地址和我的病房,然后把电话挂了。

  没多久火柴就过来了,一看到我手脚又石膏又绷带地就开始叫唤,火柴说,哟妹妹,几天不见怎么这打扮啊?够新潮的。昨个儿我在舞厅见一妞,光着膀子就上来了,我当时觉得她挺前卫的,今天看到你,我觉得你丫比她牛B多了,真是鬼斧神工,偷天换日啊……

  “停!停!”我不得不很粗暴地打断了火柴展示她扎实的成语功底,因为我看见我旁边那床的老太太呼吸都有点儿困难了,眼珠子根本找不着,剩一对白眼在那儿翻上翻下的,我估计火柴再说下去能把她说歇菜了。

  火柴站在我床尾,冲我打石膏的脚重重地拍了一巴掌,怎么弄的啊这?

  我痛得龇牙咧嘴的,拿起一个苹果就砸过去,火柴手一挥就接住了,直接咬了一口。

  我再一次地用眼斜着陆叙把我弄成这副模样的原因陈述了一遍,火柴听到一半就特激动,又来劲了,她说,陆叙你不是吧你,林岚对你丫多够意思啊,这谁的心不是肉长的啊,你丫可够狠的。你说说林岚容易吗?没名没分地就跟你窝一小屋子里,那么高的楼梯就是一条狗那也得摔死啊,你丫怎么这么丧尽天良啊,怎么这么奸淫掳掠、永垂不朽啊……

  我听前半段说得挺好的,听到后面我差点昏死过去,我看了看我旁边那老太太,得,刚拿下来的氧气罩又套上了。

  我赶紧制止了火柴,我说,得,我明天出院,你改天到我家,我一个人听你贫,别跟这儿祸害人民了。火柴说那好,我正好晚上也有事儿,我就先走了。我说好好,您忙您的,生意不能耽误。

  火柴走之前丢给我一个信封,我一打开就掉两千块钱出来。我说这是干吗?火柴很妩媚地回了个头,说,咱不想买那些什么白金黄金的,直接给你钱,实惠。咱不玩儿那些虚的,你想买什么吃的自个儿买去,或者叫陆叙去。末了还补充一句,咱俩的感情就跟人民币一样坚挺!

  我琢磨着火柴那句话,暗暗叫绝。

  

  我出院回到家,躺在沙发上,心里很难过。我也说不上为什么,就觉得心里没底,悬得我发慌。我觉得自己真的比较背,走哪儿都和姚姗姗纠缠不清,我就在想上辈子我是不是操刀把她给剁了啊,这辈子这么纠缠我没完没了的。我知道陆叙已经忘记上次在咖啡厅他见过姚姗姗了,他现在对那碉堡印象特别好。

  我发现最近自己一直被一种情绪所笼罩,这种情绪叫忧愁。

  出院第二天我早上很早就起来了,我说我要去上班。陆叙听我这么说脸一下子就绿了。我当时觉得挺奇怪的,我想我上个班你干吗怕成这个样子啊?陆叙说,得了姑奶奶,您别添乱了,你跟家好好休息,公司里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的。

  我说,这可不行,今天那个广告就开拍了,而且这个项目上还有很多东西我没和制作部门讲好,我一定要去。

  陆叙说,你放心,我肯定帮你做好,你就安心地睡,睡胖了我给你买药减下来。

  看着陆叙很紧张的表情我觉得很奇怪,我说那好吧,我不去了,你帮我请假。

  陆叙一下子松了口气,他说,有我在,没问题。然后他就出门去了。

  我坐在沙发上越想越不对,干吗我说个去上班他怕成那个样子。于是我决定去公司溜达一圈。我一瘸一拐地出了门,打了车就往公司跑。

  

  我站在办公室里,觉得有点儿冷,我在想也许今天没有开暖气吧。我就那么站在办公室的中间盯着我的工作间盯了三分钟,跟块木头似的动都不动。我看着姚姗姗坐在我的椅子上在我的电脑上动来动去,不时回过头看一下站在她旁边的陆叙,笑得格外好看,陆叙也笑得很好看,我觉得他们挺般配的。我刚一这么想我就觉得我他妈脑子有病,我看见姚姗姗站在谁旁边我都觉得般配,以前看见姚姗姗站在顾小北旁边我也觉得般配。

  陆叙一抬头看见我站在面前,脸色变得跟张白纸似的。他挺尴尬地问,林岚,你怎么……来了?

  我说您真会说话,我来上班来了。不过我迟到了,不好意思,您可以扣我工资。

  然后我吸了口气走到姚姗姗面前,我特镇定地对她说,这位小姐,挺漂亮的,不过你坐错地方了,这是我的工作间。

  姚姗姗站起来,对我笑了笑,我发现她无论什么时候笑起来都那么好看,她说,我看到这里每个人都挺忙的,就只有这间工作间空着,我以为是哪个家伙偷懒去了,所以我做点东西,没想到是林大小姐的,我还真猜错了,看您这又绷带又石膏的,这哪能是偷懒的人啊,够勤奋的。

  陆叙看着我说,你们认识?

  我转过头去我说你闭嘴。

  然后我看着姚姗姗,我说我现在要上班了,麻烦你出去。

  姚姗姗看着我,特挑衅地说,你是要做那个广告的事情吗?你不用做了,我已经接下来了,我自己设计自己拍,你的创意我刚看了,不错,不过有几个地方特幼稚,我看着跟看大风车似的,我就改了,林小姐您可别生气。

  我抬眼看到电脑显示屏上我的那个广告设计,构图和文案统统被改掉了。我突然觉得很心痛,我想起自己没日没夜地赶这些设计,忙到饿着肚子不吃饭也在做这些东西,上厕所也在想,我想起陆叙看到我的创意的时候露出的好看的笑容,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特牛。可是现在,我看到被改得面目全非的设计时,我的心跟被洗衣机拧过千百遍的衬衣一样,绞在一起,特别痛。我突然找到了当初我的那些素描被咖啡弄脏时的感觉,我有点儿想哭,可是我没有,我忍住了,从上一次我在姚姗姗面前哭过之后,我就发誓我无论如何不能再在她面前哭,我要再哭的话那也太没劲了。

  我回过头去看陆叙,我说陆叙我要工作。他抬起头来望我,脸上的表情特忧伤。我突然觉得他变成了另外一个顾小北。可是我记忆里那个脾气很臭的陆叙,那个在咖啡厅里为我挽起袖子想要教训顾小北的陆叙还是那么清晰,而眼前的陆叙,却变得很模糊。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里充满了泪水。我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陆叙,我,要,工,作。

  姚姗姗也站过来,她很挑衅地也对陆叙说,陆主管,这个工作你已经叫我接了,我要继续做下去。

  我们三个站在那里,我觉得很别扭,我知道周围那些忙碌的人其实都把耳朵和眼睛放在我们仨周围,假装忙碌的背后是一颗窥视好奇的心,看到别人的痛苦,他们才会欢乐。我突然觉得很悲凉,如同北京深深的秋天。

  陆叙一直不说话,我和姚姗姗站在他面前,就在等他一个答案。可是陆叙的话差点儿就让我哭出来,因为他说,林岚你先回去休息。

  我望着他,我说,好,我休息,我彻底地休息。我很自豪,因为我没哭出来。我多牛啊。

  我拿起我办公桌上的那些我辛苦设计出来的平面设计,我摸着它们的时候觉得特别辛酸。我直接拔掉了电脑的插头,我说不好意思这笔记本是我的。然后我抱着它们走了出去。

  我知道周围的人都在看我,我也可以想象姚姗姗在我身后发出的动人的笑容,可是我都不觉得丢人,我只是觉得累了。我用绑着绷带的手抱着我心爱的电脑和设计,用我打着石膏的脚一瘸一拐地走出去,我知道周围的人都在看我,可是我真不觉得丢人,真不觉得。我就是觉得累。我告诉自己我不要哭,如果我哭我就是一傻B,因为不值得。

  我站在电梯门口的时候有人拍我的肩膀,我回过头去看到是姚姗姗,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因为我突然想起上次我也是这么一回头就是一杯咖啡,我不想再弄脏我的图。其实我本以为追过来的人是陆叙的,可是他没有。我觉得很失望。可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失望。

  姚姗姗看着我,以一个胜利者的姿势。她说,其实我到上海来没想过要遇见你,接这个工作我也不知道是你在负责,不过你偏偏遇上我,你们祖上肯定积德不够。那个上次还要帮你出头的陆叙现在不是一句话都不敢说。林岚,上次你泼我的酒我都记着,总有一天我要你加倍的还给我!

  我低着头说,随便你。我知道我争不过你,你要什么我都让你。你在北京我就来上海,你现在在上海那么我回北京去。这样够了吧。然后电梯到了,我头也没回地走了进去。

  当电梯门关上的时候,姚姗姗对我说,对了,顾小北很好,在北京帮我写毕业论文呢,你也可以回去和他叙叙旧。然后电梯门重重地关上了。

  走出公司的大厦站在阳光下面,我觉得一切都很刺眼。周围的人潮格外的汹涌,上海每天都是忙碌的,没有任何人会停下来为别人的遭遇而伤春悲秋。我的脚有点痛,我知道自己打着石膏走在街上很傻,可是我不想哭,我一定不能哭。

  一个小女孩子站在我旁边,她拿着一个狗熊,看了我很久,然后问我,姐姐,你脚疼吗?

  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嗓子堵得特难受,我说,不疼,一点都不疼。

  那个小女孩说,姐姐你骗我,你看你都哭了。

  我手一松,那些我设计的图纸全部掉到了地上,电脑也差点儿被我摔下去了。我蹲在地上,眼泪终于还是流了一地。

  不过我还是很庆幸,因为我没把我的宝贝电脑摔下去,我的电脑永远不会背叛我,最多跟我闹闹小脾气没事儿死个机。我的电脑多好啊。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3261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

辛夷坞/朝华出版社

桃花易躲,上仙难逑:矮油~小妖娥子傍

 本是活在现世的容浅被所谓的离墨神君由后世莫名拉来,成了一株桃花树,最终修成了一

懒小水/春风文艺出版社

风向远夏里

 【祝锦官】热心、率真的伪萝莉一枚。在“竹马”和“骑士”的温柔守护中成长为最美好

若若的小猪/珠海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