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梦里花落知多少 > 第5节 诗人总是说时光飞逝

第5节 诗人总是说时光飞逝 春风文艺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我走出房间,抬头就看见陆叙。我警惕地问,你干吗?陆叙冲我扬扬手中的杯子,说,喝水。我说,你喝水干吗跑到我房间门口喝啊?他挺不可思议地望着我说,是你把饮水机搁这儿的啊!我指着楼下的饮水机说,楼下有,你干吗跑楼上来喝?陆叙说,姐姐!我从房间出来,难道我喝口水还要跑下楼啊!他看我的眼神明显带着鄙视和不屑,我知道他在像看一个病人一样看我,这让我有点儿郁闷。我指着他一脸肯定的表情说,你肯定是在偷听我和闻婧讲电话,对不对?招了吧,姐姐我还可以……还没说完我就冲回房间把门关上了,因为我看到陆叙一脸愤怒的表情,我想再不跑我今儿肯定跑不掉一顿打。关上门我依然听见陆叙在外面说我疯子。我可以想象他一脸愤怒跟狮子一样的表情,特逗。躺在床上我就在想陆叙这小子偷听我向闻婧表达我对小北的感情,下流。其实我不介意陆叙听到,我更愿意他听到了我说的那声“我挺希望他是我哥的”。睡之前我又想了想陈伯伯是否要举报我。想了想后觉得陈伯伯跟我妈比较瓷实,肯定不会袒护我,于是我心里也横了,我说反正就这样了,我妈也挺喜欢陆叙的,有事我把陆叙推出去顶着,我先跑。这小算盘打得挺好的,我妈哪儿是我对手啊,我的脑袋那肯定奔4,我妈那一副脑筋,从小就不是我的对手,撑死也就一计算器。于是我特安稳地睡了,估计梦里笑容也挺甜蜜。

  

  诗人总是说时光飞逝,日月如梭,有时候想想挺对的。当我想到要计算一下日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都快来上海半年了,周围都开始洋溢着圣诞节的气氛。上海比北京西化,当我穿行在满街的Merry Christmas中时我就在想我圣诞节的时候一定也要弄一个尖顶的小红帽来戴戴,我幻想着自己能像十六岁的时候一样梳着纯情的小辫子抱着个狗熊耀武扬威地走在冰天雪地里。

  平安夜那天晚上我的公司比较变态,加班,我听见一层楼的人都在嚎叫,不清楚的人肯定以为屠宰场搬写字楼里来了,新鲜!因为这家公司是外资的,所以那些洋鬼子们比我更痛苦。我这人比较善于安慰自己,我一旦看到比我痛苦的人我就挺乐的,什么都能承受。晚饭的时候我接到火柴的电话,叫我晚上去她一姐们儿开的歌舞厅,我一听就哆嗦,我怕又遇见上次的那种上吨位的大叔管我叫姐姐,这大过年的,多刺激人啊,我还是歇了吧。于是我告诉火柴说我不去。火柴问我有没有安排,我说还没呢,我想说要不去海边看日出吧,我刚表达了一下我的意思,火柴咣当就把电话挂了。她肯定以为我疯了。

  下班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了,我刚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看见陆叙站在我的工作间前面。他问我,你想去哪儿啊?我说不知道呢,我打算去看日出,去海边吹吹新一年的风。我说完之后做了个防御姿势,我怕他和火柴有一样的反应,而且他比火柴激烈,是要动手的主儿。结果陆叙低下头对牢我的眼睛,想了想,说,好吧,我也去。先去吃饭吧。

  晚上陆叙请我去吃日本料理,说实话我对日本菜有点儿扛不住,我就对那个豆腐比较感兴趣,吃上去跟果冻似的。我吃相不大雅观,不过陆叙挺有风度和气质的,我看着他吃饭都觉得是种享受,跟看表演一样。于是我问他,我说陆叙,从北京到上海来你习惯吗?问完之后我有点后悔,其实我一直怕面对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我像个鸵鸟一样一直把脑袋埋土里,心里想着爱谁谁,反正我装不知道。陆叙喝了口清酒,看着那个酒杯,对我说,林岚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到上海来吗?我一听就哆嗦,心里想这下撞枪口上了。我埋头吃豆腐,没敢接他的话。陆叙说,其实我就觉得你像个孩子,永远不知道怎么让自己幸福,别看你平时一副小坦克的模样,其实我知道你内心一直都挺怕的,你很用力地在生活,用力地抓住你的朋友、父母、爱人,你才觉得自己并不孤独。我觉得你一个人到上海肯定得哭,所以我就来了。做不成你男朋友,站在旁边也蛮好。

  我猛点头,跟小学时听老师念课文时一个表情。我说是呀,不做男朋友多好啊,我真希望你是我亲哥。

  我说完之后看了看陆叙,我看到他对我笑,笑容挺好看的,可是眼睛里全是飘洋过海的忧伤,很深沉,像我在峨眉金顶看过的那些散也散不开的雾。我看着心里觉得挺难受的。

  吃完饭出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上海的晚上很冷,但是我从小是在北京长大的,在北京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我依然在雪地里撒丫子飞奔,何况是在上海。我和陆叙裹着长风衣围着长长的围巾站在路边上,车子一辆接一辆地呼啸着从我们身边穿过去。当一辆莲花开过去的时候,我撞了撞陆叙的胳膊,我说,那,你最喜欢的车子。陆叙点点头,他说,我以后也买一辆莲花最好的跑车,载着你把上海北京给兜完了,然后你想去哪儿我就载你去。他说话的时候口中一大团一大团的白汽弥漫在空气里,他哈哈大笑的时候更是如此。我看他笑得挺豪迈的,也没考虑可行性,我不是说他买不起莲花车子,毕竟莲花不是劳斯莱斯,我是觉得他肯定把我当一旅行箱了,想带哪儿就带哪儿,我怎么琢磨着我是个人来着?不过我看着陆叙的笑容觉得挺幸福的,嘿,像我哥。我就记得自己曾经无数次地跟我妈讲,我说妈您也不是老太太,再和我爸努把力,帮我生个哥吧。我记得我说的时候我妈在看电视,她特狠心,直接拿遥控器砸我,结果啪一声遥控器爆掉了,电池也弹出来了,当时我惊呆了,我妈也吓傻了,我妈愣了一下然后说了句让我想大义灭亲的话,她说,哎呀,你什么脑袋啊,快把电池拣起来装上,我看看坏了没?我当时真想掐她,这一什么老太太啊,起码关心下你女儿的头啊,二十多年前您老肚子里溜达出来的可不是一遥控器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雪了,当我发现的时候雪已经很大了。我突然想起白毛女,那个时候她脑子里就是北风那个吹啊雪花那个飘,要债的来了。转眼中国已经变得这么繁华,我走在上海的夜空下不由得有点儿感慨。这点儿我像我爸,他就老感叹中国发展迅速。我记得我爸说过的最有意思的一句话就是他吃饭时看着一桌的飞禽走兽时说的,他说,我怎么觉着中国像个暴发户啊。

  我和陆叙顶着大雪面无表情地走在路上,身边的那些情侣和不是情侣的人在怪叫,我开始还有点蒙,后来明白过来了,这是在南方啊,下雪跟地震似的一样稀罕。不过在平安夜下雪的确挺有气氛的,我看着黑色夜空上的雪花心里也觉得很快活。我和陆叙坐在人民广场的喷泉边上就听到我旁边一女的在感叹,跟念诗似的,吊在她男朋友脖子上,跟个狒狒似的晃来晃去,一边口里跟机关枪似的念念有词,她说,哎呀,雪啊,下雪啦!这真是下雪了吗?这下的是真雪吗?这雪是真的吗?我靠,我有点儿缺氧,丫真该去当一作家,我歇了吧我。

  我和陆叙坐在喷泉边上,彼此都没说话,喷泉还没开始喷水,有很多穿着时尚的小孩子在里面跳舞。周围的高楼全都开着明亮的灯,以前总是有人形容上海是个光怪陆离的城市,看来蛮有道理的。我就觉得自己像是生活在一列高速奔跑的火车里,满眼的色泽满耳的呼啸,我突然想起林忆莲唱的“我坐在这里看时间流过”。我碰碰陆叙,我说你说点儿什么吧。陆叙转过头来望我,他问,你想我说什么。我捧着手哈气,我说随便,你别跟那个女的一样弄排比句出来就成。陆叙哈哈地笑,牙齿蛮好看的。我发现一般男孩子的牙齿都比较好看,比如顾小北,比如白松,估计男孩子小时候没我们那么爱吃糖。他望着我说,你不是要去看日出吗?去不去?

  我挥挥手,我说我也就随便说说,这么晚了你打辆车给我看看,这不是去徐家汇,这是去海边!哪个司机敢去啊,谁不怕有命去没命回来啊,看你一脸奸相不是汉奸就是土匪的,谁肯载你去啊,借他仨胆儿,试试。有人敢去我管你叫大爷。

  陆叙问,你认识的人谁有车的,借来开开总可以吧。你的那个陈伯伯呢?

  我一听他说陈伯伯我就脚软,我现在是求神拜佛巴不得他和陈伯伯从此不要再遇见,问陈伯伯借车让咱俩去海边,得了,别添乱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说完之后我突然想起火柴,她那辆小跑可以借我开开呀。我一有这想法就比较兴奋,拿起电话就打。电话响了很多声才接起来,我从电话里就听到一帮子人乌烟瘴气的声音,我握手机的手都有点儿麻。我问火柴在哪儿,火柴说在一盘丝洞里,小妖精多着呢。我一听这修辞倒挺新鲜的。我说我要借车,开去海边玩儿。火柴在那边挺惊讶,她说妹妹不带你这么玩儿的吧,去海边?你以为上海的海边是夏威夷啊?你以为可以看到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啊?你以为……我赶紧打住了火柴的话,她一贫起来就没完没了,还净是书面语,头疼。我说你借是不借啊?火柴没答我,我听那动静像是在跟周围的一些人说些什么。过了会儿,火柴说,这样吧,我也跟你去,妈的这帮人没劲,还不如和你去跳海,你等会儿,我研究下线路,等下我过来接你们。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我想纠正她我是去看海不是去跳海,都没逮着机会。要跳海我也穿个小泳衣去呀。

  挂了电话我对陆叙说,搞定了。陆叙“嗯”了一声点了点头,挺平静的。

  

  火柴开车过来接我们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她看见陆叙和我一起,眼神就在我上三路下三路来回打量,表情真下流。人干一行久了都得有职业病,真理!

  车朝浦东开过去,我问火柴,我说你认识路吗?别把一车人拉什么荒郊野岭的地儿被土著杀了。

  火柴回过头来,特鄙视的目光看着我,她说,人都说胸大无脑,你丫胸也不大啊,智商怎么那么低啊,这上海有土著吗?

  一句话噎得我跟吃了三个煮鸡蛋没捞着水喝一样,堵死我了。我回过头去看陆叙,他一张脸有点红,肯定在顺着火柴的话联想,一样下流!

  车一路开过去,高楼大厦越来越少,我看到越来越多起伏的黑色的小山丘,我心里有点儿慌,我说火柴,你别开错地儿了,你把地图给我我翻翻,确定下大方向也好呀。火柴说,没问题,有我在要什么地图啊,我就是一活地图!我心里就在嘀咕,我靠,你还活地图呢,我是宁愿相信你是活雷锋都不愿相信你是活地图。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火柴连教室都跑错,经常一猛子扎进一教室坐下来,在别人座位上鼓捣了半天,末了还瞅着旁边的人说“你丫坐错地儿了吧”。

  车终于开到不能前进的地方了,道路前面乱石嶙峋,周围都是一些平房,有着一些昏黄的灯火。周围人都不能见一个,我感觉有点儿像聊斋。不过耳边还是传来一阵一阵海浪的声音。从这一点来说,这大方向应该是对了的。火柴挺得意的,靠在她的宝马小跑上,冲我飞了个媚眼,然后说了句:活地图,真是活地图。我感觉跟在拍那个啥好啥啥就好的广告似的。陆叙倒是挺乐的,他说,火柴你可以来拍广告了,人又漂亮又会摆POSE,不像某人只能做幕后,你天生就是台前的料。我听了有点儿胸闷,陆叙总是这么说话挤兑我,但你只能自个儿在心里琢磨,还不好发作,一发作他准得说你自个儿对号入座闹的,跟他没关系。

  火柴听了挺来劲的,她说,真的?那我可要试试了,以后做生意更牛B,加个头衔广告明星,那钱来得不跟自来水儿似的。

  我说得了吧你们两个,改天接着畅想未来,你们先把海边给找着了。我刚说完就看见远处路灯下走来一老太太,挺高兴的,终于见了个人,于是我蹿上去,仰起我纯真的小脸叫了声“阿姨”。老太太本来走得挺缓慢的,一听我叫了声阿姨,仿佛恢复青春一般撒丫子就跑,我眼前一花就没人了,我怀疑她是搞田径的,琼斯。我有点儿茫然,火柴特牛B地纠正我,她说,这你就不对了,这年头,你要叫姐姐。刚说完,又来一老头儿。火柴自告奋勇地说,这次让我来。我刚看到她花枝乱颤地走过去特清脆地叫了声哥哥,那男的也撒丫子跑了。我心里特舒坦,叫你牛B,这下玩儿现了吧,该。

  陆叙走过来说,算了吧,咱自己找,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有了路。

  我说得了吧,人多?这儿就咱仨!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3261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

辛夷坞/朝华出版社

桃花易躲,上仙难逑:矮油~小妖娥子傍

 本是活在现世的容浅被所谓的离墨神君由后世莫名拉来,成了一株桃花树,最终修成了一

懒小水/春风文艺出版社

风向远夏里

 【祝锦官】热心、率真的伪萝莉一枚。在“竹马”和“骑士”的温柔守护中成长为最美好

若若的小猪/珠海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