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梦里花落知多少 > 第7节 姑娘家喝酒

第7节 姑娘家喝酒 春风文艺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下了车顾小北就过来了,姚姗姗也在我面前林岚长林岚短的装得一副跟我特瓷实的样子,好像他妈扇我两耳光的人不是她。其实我知道为什么,顾小北的父母还在面前呢,顾小北的父母做事还要看我爸的脸色呢,何况是姚姗姗这个看顾小北父母脸色吃饭的人,她敢甩脸色给我看?

  顾小北的父母很亲热地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的,就跟对待自己的孩子似的。其实当初我和顾小北分手的时候他父母就特别不同意,狠狠数落顾小北,以为是顾小北抛弃的我,顾小北也不辩解什么,一切都照单收了。他爸爸妈妈早就认准了我是他们家的媳妇,分手之后看见我总是对我说等不生小北气了就回来,准备过门做顾家的媳妇。想着这一切我挺难过的,我用力地握着闻婧的手,她更用力地握着我我知道她怕我哭。

  姚姗姗在旁边见顾小北的爸妈这样对我有点儿不乐意了,她望着顾小北,顾小北没有理她,只是一直望着我,我看到他眼睛里面全是内疚和温柔。可是还有什么用呢,你觉得我们还可以回到过去吗?我把红包递给顾小北,他接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手的颤抖。他肯定想不到我会直接送红包给他的。

  进门的时候闻婧一脚踩在姚姗姗的脚上,可是顾小北装做没看见,于是姚姗姗只能狠狠地瞪了闻婧一眼。她也只能这样,她要敢像扇我一样扇闻婧两耳光,闻婧当场就会把她给废了。

  饭局开始之前顾小北站在台上对下面的几十桌的人做生日感言,看着他西装革履发表演讲的样子我突然就想起当初他站在高中学校主席台上穿着校服竞选学生会主席的样子,而一恍神间,几年都过去了。

  顾小北家的确有钱,每桌饭菜我估计都是两千块以上水准的。我和闻婧挥舞着鸡爪子决定把痛苦溺死在食物中。

  吃了一会儿之后,顾小北过来了,他看着我和闻婧两个人说可不可以陪他去每张桌子过一圈,敬一下酒,他知道我和闻婧酒量好。闻婧没说话,照吃不误,我知道她是故意摆脸色给顾小北看的。我看见顾小北站在那里很尴尬,于是我站起来说,我陪你去吧。闻婧拉了一下我,说,你他妈昏菜了啊。

  我没昏菜,我只是知道顾小北酒量不好,怕他被人灌醉了,我就曾被姚姗姗灌得吐了,吐的滋味不好受。

  我站在顾小北旁边,陪着他一桌一桌敬过去,每个人递过来的杯子我都接过来一饮而尽。顾小北看着我,他对我说,林岚,你别这样。我看都没看他继续喝酒,我说,没你什么事儿。其中一个人在和我喝酒的时候,一个劲儿地夸我漂亮,说顾小北真有福气,我没有解释,顾小北也没有解释。恍惚中我觉得自己似乎真的还是顾小北的女朋友,一切只不过是梦而已。

  回到饭桌上的时候闻婧已经替我盛好了一晚热汤,叫我喝下去,说解酒。我端起碗就喝,咕噜咕噜地一口气喝下去,眼泪一滴一滴掉在碗里我都没敢告诉闻婧。

  闻婧说,你瞧你丫那操行,那小王八羔子一对你温柔你就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摇摇头,抓着闻婧的手说,别说他了,以后不会了,今天就算我欠他的,我还了。

  闻婧看着我没有说话,可是我看到她眼睛里都有眼泪了。

  正说着,姚姗姗走过来了,身边跟一男的,一脸横肉跟一民工似的。她走过来,对我说,林岚啊,刚一圈酒敬下来让您受累了,我们家顾小北就会给您添麻烦。我心想,顾小北什么时候变你家的了。

  操,他妈的真恶心。闻婧把筷子往桌上一摔,大声地吼。然后她望着姚姗姗说,我不是说您,我是说这些个菜,您继续说。

  姚姗姗脸上讪讪的,她说,这不我把我表哥叫过来了吗,他想敬你一杯,我说人家林岚刚喝过一圈呢,后来想,林岚是谁啊,哪儿是那种喝一圈就倒的窝囊废啊。

  我说呢,我怎么看怎么像一民工,原来是你表哥,怪不得。闻婧说。

  整个桌上的人都闻到火药味了,我拉拉闻婧,别在顾小北生日上弄那么难看。

  姚姗姗表哥听着就不乐意了,说,小姑娘怎么讲话呢!

  闻婧站起来说,我就这么讲话你拿我怎么着吧,给你脸了,你丫把我惹急了今天我要你死在这儿。

  姚姗姗挡住了她表哥,说,你哪儿惹得起闻大小姐啊,人家父母可是高官。我们是来敬酒的,来,林岚。说着就把酒杯递给我。妈的又是啤酒杯装白酒,不弄死我不爽心啊。

  我刚要接过来,闻婧已经抢过去了,她对姚姗姗表哥说,你哪儿配和林岚喝啊,你先过了我这关再说。于是闻婧一抬头一杯就下去了。

  姚姗姗表哥一看姑娘家喝酒都这么豪爽立马来精神了,也是一仰头就喝下去了,看他们俩的样子我真觉得他们杯子里装的农夫山泉。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闻婧已经喝了三杯了,全桌的人看得目瞪口呆的。其实我也不知道闻婧的酒量到底有多大,只是没见她喝醉过。可照这样喝下去,就是一李白那也得喝死。

  最后姚姗姗表哥估计撑不住了,摆摆手说了句“女中豪杰”就走了,姚姗姗在那儿低低地骂了句“真他妈窝囊废”。我把酒杯递到她面前,问她要不要和我喝两杯。她很不自然地笑笑然后走了,我冲着她的背影说“真他妈窝囊废”,说得整桌人都听见了。我看见姚姗姗都气得发抖了。

  我刚坐下来,闻婧突然伸手紧紧地抓住我,我刚想抬头问她怎么了就看见她一脸痛苦的表情,她说,林岚,跟我一起去洗手间。

  还没走到马桶面前闻婧就吐了,吐得昏天黑地的,像是要把胆都给吐出来。我站在旁边被吓着了。闻婧一直吐,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在旁边觉得特别难过,我说闻婧我对不起你。

  闻婧抬起头来,对我笑了笑,痛苦的表情依然在,她说,你真傻,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他妈就是……

  还没说完闻婧就又吐了,我在旁边心都碎了,眼泪大颗大颗地往外滚。从小我和闻婧就在一起,每次我惹事儿了闻婧总能帮我摆平了。我是那种特能惹事儿的孩子,用我妈的话来说就是一事儿精,走哪儿惹哪儿,逮谁招谁。可是每次都有闻婧帮我收拾烂摊子。

  我走过去抱着闻婧,趴在她肩膀上呜呜地哭了。闻婧看我哭了也有点慌了,她就见不得我哭,她以前说过看我哭比看我被人操刀砍都难受。我还记得当时我还骂她你这什么破修辞啊。

  闻婧说,林岚,没事儿,真没事儿。一听她这样说我算是彻底豁出去了,在厕所哭得惊天动地的。

  从厕所走出来,经过走廊的时候,我看见了顾小北和姚姗姗。姚姗姗的半边脸红红的,好像还肿了起来,她在那儿眼泪汪汪的,看上去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样子,只有我知道这副美人皮囊下面是比蛇蝎都蛇蝎的心。

  我和闻婧转身走了,没理他们,只是在离开的时候,我心里在想,顾小北,我们真的谁都不欠谁的了。

  

  从顾小北生日宴上回来我就开始发烧,一直昏睡两天。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已经回到我爸妈那个家了。我妈告诉我是她把我接回来的,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在那边发烧说胡话,拿着电话哭,又说不明白什么事儿,把她都吓傻了。我看着我妈觉得这小老太太其实挺关心我的,于是乐呵呵地冲她笑。

  之后每天都有人来看我,一个接一个,先是闻婧来,跟我猛吹她那天多英勇神武,就跟那个在厕所猛吐的人是我一样。我说是是是,你最牛掰。

  然后是白松,他一来就说这么大一个人了还生病。这多新鲜啊,难道就只能小孩儿生病啊。然后白松和我聊初恋,说他的初恋就被我毁了,我现在才知道我是白松真正意义上第一个喜欢的人。我怕他跟我算陈年旧账就没敢搭话。于是转换话题问他怎么喜欢上小茉莉的。他看着我,想了会儿,特严肃地说,你知道吗,李茉莉和你和闻婧不同,她不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有天和我逛街的时候她看见了一家卖布娃娃狗熊之类的店打折,她站在门口看了很久,然后很犹豫地小声对我说,白松,你帮我买个娃娃好吗?绝对不超过五十块钱。我看着她心里觉得特难受。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让她过得好点儿。听了白松的话我对李茉莉的印象一下子都变了。也许她真的从小就被教育为一个淑女,而不是做作呢。对比一下我和闻婧一双靴子就几千块我们真该拖出去斩了。后来白松走的时候我对他说,好好照顾李茉莉。他笑笑说当然。

  之后来的是微微,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大包小包的人参鹿茸熊掌往我家提,东西多得都够开药店了,把我妈看得目瞪口呆的。我妈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逢年过节下属送的东西也不是没档次的货,可也没见过像微微这么送东西的。我拉着微微坐在我床边,我妈端碗鸡汤进来,微微自告奋勇地要喂我,喂着喂着自个儿吃起来了,真没人性。我告诉了微微我和闻婧怎么遭了姚姗姗那厮的毒手,还没说完,微微从床边跳起来,把碗一摔说我去她大爷!我看见我刚买回来的瓷器摔个粉碎噌就从床上蹦起来了,我挥舞着拳头冲她怒吼:我靠,你摔的可是我的碗!

  最后来的人是陆叙,我指使着他帮我又递面巾纸又削苹果又倒水的,把他当一小奴才使唤,难得生次病当然充分利用。我看着陆叙听话的样子跟一小绵羊似的我简直觉得那个在办公室里追着我殴打的人不是他。那天我又对他讲了我和顾小北的事情,当然事件里的人物名字全部被我换成了ABCD。我说得格外兴高采烈,口若悬河。说到最后看到陆叙的表情挺怪异的,又难过又严肃,还有点儿心疼。我见苗头不对就不说了,可还是惹祸了,还是大祸,因为陆叙突然说,林岚,我喜欢你。他说如果没有人照顾你,你肯定是不把自己当人的。

  

  没几天我病就好了,本来就不是什么大病,我又生龙活虎地去上班了。到了公司,陆叙很惊异我居然恢复得这么快,前几天还一副要出病危通知单的样子,现在居然跑来上班来了。他问我要不要多休息两天,我说不用不用,我是一野草,雨打风吹天打雷劈野火焚烧,只要有春风,我就阴魂不散。陆叙说知道贫了那病真好了。

  刚坐下来电话就来了,微微打来的,她说新开了家酒吧晚上请客,叫我一定去,说闻婧也在。我说那好,我肯定到。

  下班的时候我问陆叙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喝酒顺便见见我的俩好姐妹。陆叙说没时间要工作。我说你这人真没劲,你要结婚那不出半年肯定脑袋冒绿光。说完之后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办公室,一转过门就在走廊上飞奔,我估计陆叙一时没整明白。果然,马上我就听到了他办公室里椅子挪动的声音,然后大门打开,陆叙追出来要揍我,不过我已经跑进电梯了。

  晚上我按照微微“怎么妖孽怎么打扮”的指示把自己弄得支离破碎地往酒吧冲。微微新开的酒吧在三里屯,我告诉她现在三里屯已经不吃香了,现在年轻人谁还去那儿啊,也就一些中年愤青在那儿耀武扬威把自己当土皇帝。微微格外鄙视我说我不懂行情,她说投资就是要在谷底的时候下猛药,狠建仓。微微经营的行业光怪陆离什么都有,开始的时候在广告界打拼,后来广告界被她玩儿得一手遮天了又开始插足影视界,然后又把罪恶的黑手伸向舞厅酒吧,就差没做性产业领袖妈妈桑了。

  我打车一路过去,满眼都是小妖精,耀武扬威地把一个个还没发育完全的小身板儿暴露在北京的空气里面,穿得比我的内衣多不了多少。我坐在车上看着无数新鲜的花朵横空出世心里感叹人老珠黄。那天在网上碰见个八七年出生的小女孩儿,我想拉近和年轻人的关系就在那儿装纯情,说我们来聊初恋吧。结果那丫头打过来一句话“谁还记得初恋啊,我只记得我的初夜了,你聊吗”。我差点儿一口水喷在电脑上昏死过去。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3261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风向远夏里

 【祝锦官】热心、率真的伪萝莉一枚。在“竹马”和“骑士”的温柔守护中成长为最美好

若若的小猪/珠海出版社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

辛夷坞/朝华出版社

桃花易躲,上仙难逑:矮油~小妖娥子傍

 本是活在现世的容浅被所谓的离墨神君由后世莫名拉来,成了一株桃花树,最终修成了一

懒小水/春风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