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社科总馆 > 传记纪实 > 历史的真言---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 将军笑谈擒廖昂 领袖一日四惠书(2)

将军笑谈擒廖昂 领袖一日四惠书(2)邸延生 新华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毛泽东难过地说:“中央前委每人每天节省一两粮食,要救济困难户!”

  周恩来立刻通知下去,严令人们按照毛泽东的指示认真加以落实。

  从这以后,毛泽东每天吃饭前总要问李银桥:“我的粮食省下没有?”

  “省下了。”李银桥每次也总是如实回答,“我们这个大院的粮食,每天都按计划省下了。”

  “好么!”毛泽东总是在听到了省下粮食以后才肯吃饭。

  毛泽东的工作总是很忙,他办公的窑洞里也总是整夜整夜地亮着灯光。

  在艰难转战中小憩

  李银桥和卫士组的卫士们每当打扫毛泽东办公用的窑洞时,总是打扫出一堆一堆的烟头;大家都知道毛泽东在写文章时总要吸烟,文章写得越多,吸剩的烟头也就越多。

  1947年11月中旬,杨家沟的土地改革运动也开始了。

  凡是村里重要的土改会,毛泽东总要参加,为了庆祝贫苦的农民翻身分得了土地,毛泽东还亲笔书写了“劳动人民翻身纪念碑”9个大字,找人刻好了,高高地竖立在了山上。

  一天夜里,毛泽东工作累了,便叫上李银桥随他走出窑洞,两个人一起走到院子里散散步。

  见到韩桂馨和李讷住的窑洞里还亮着灯光,毛泽东对李银桥说:“看来你的这位小老乡也还没得休息,我们去看一下。”

  “她学习可用功呢!”李银桥称赞说,“为了教好李讷,她想了不少法子呢!”

  两个人走到韩桂馨和李讷住的窑洞门前,毛泽东伸手轻轻地敲了敲门;门开了,韩桂馨一见是毛泽东和李银桥站在门外,立刻将两个人让进了屋。

  毛泽东先看了看已经进入梦乡的李讷,然后转过身来问韩桂馨:“阿姨,你在做么事啊?”

  韩桂馨小声回答:“我在抄笔记。”

  毛泽东也压低了声音说:“我看看可以么?”

  韩桂馨连忙将自己的笔记本递到毛泽东的手中,毛泽东随意翻了几下,坐下来说:“字写得蛮漂亮么,为什么要重抄呢?”

  原来,韩桂馨的本子上摘抄了“四八烈士”王若飞、叶挺等人的生平事迹;由于被烈士的精神所感染,韩桂馨越抄越来情绪,认为多抄几遍可以记得牢,便一连抄写了好几遍。

  韩桂馨回答说:“多抄几遍可以增强记忆,又能丰富知识,还能够更好地教育孩子。”

  毛泽东却说:“阿姨啊,你这个方法不见得好么。知识多得很,你那个小本子上能记多少知识?青年人脑子好,应该多读多看、多学新知识,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抄笔记上面。”

  韩桂馨说:“我的字老写不好,抄笔记也是为了练练字。”

  “当然,字也可以练,但不要这么练。”毛泽东认真地对韩桂馨说,“你看的东西多了,知识丰富了,字写得差点也没关系。”

  “我听主席的。”韩桂馨点着头答应。

  毛泽东又问:“你喜欢哪些方面的知识呢?”

  韩桂馨回答说:“我喜欢医学知识,也喜欢诗。”

  “我看到了。”毛泽东微笑着说,“我看到小本子上抄了许多诗,喜欢诗主要靠读呢!俗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么!”

  “我找不到唐朝的诗集。”韩桂馨说,“我都是抄报纸上有的。”

  毛泽东思索着说:“现在的学习条件是差些,将来我们胜利了,有条件了,我送你去上大学!”

  “真的?”韩桂馨高兴地看了李银桥一眼,又对毛泽东说,“那快点儿把蒋介石消灭了吧!”

  毛泽东笑了,站在身旁的李银桥也高兴地笑了。

  毛泽东回头看看依然熟睡着的李讷,又对韩桂馨说:“对孩子的教育管理既要严,又要放得开。孩子乱淘气不行,不淘气更糟,还是有点小淘气的好。孩子太老实了没出息,说不定还会生病。能淘气又会淘气的孩子,一是健康,二是聪明哩!”

  韩桂馨点头说:“我也这么想。”

  “这就对了。”毛泽东说完,又嘱咐了一句,“你也睡吧!”便起身带着李银桥,轻手轻脚地离去了。

  转眼进入了11月中下旬。

  作为中共中央法律委员会主任的王明和曾任陕甘宁边区参议会副议长的谢觉哉,再次从河东来向毛泽东汇报、请示工作。临返回河东的前一天,即11月18日,毛泽东给中央法律委员会的委员、法学家陈谨昆老先生写了一封信:

  国内外大势观察正确,不会有第二个方向,进度亦快,不会稽延不决,诚如尊论。惟我们宁可作从长打算,估计到一切可能的困难,以自力更生精神,准备付以较长时间,似属有益。兄及诸同志对于宪草,惨淡经营,不胜佩慰。惟发表时机尚未成熟,内容亦宜从长斟酌,以工农民主专政为基本原则(即拙著《新民主主义论》及《论联合政府》中所指之基本原则),详由王谢二同志面达。

  同时给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法律委员会委员吴玉章也写了一封信:

  向川陕鄂边发展根据地一事,业已有所部署,其详请问叶参谋长叶参谋长,即叶剑英,这是当时对他的习惯称呼。他当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参谋长。。宪草尚未至发表时期,内容亦宜从长斟酌,以工农民主专政为基本原则,详情由王谢二同志面达。

  毛泽东写完以上两封信以后,又给中央法律委员会委员张曙时写了一信:

  法律工作是中央新设领导工作的一个部门,兄及诸同志努力从事于此,不算“闲居”。将来时局开展,出到外面工作,自属必要。目前则在激烈战争中,年老的人出去,似乎尚非其时。法律本于人情,收集各解放区实际材料,确是必要的。关于宪草的意见,托王谢二同志转达,不赘。

  三封信写好后,托交王明和谢觉哉一同带回河东逐一转交。

  同一天,毛泽东又给在农村参加土改工作的老同志吴创国写了一信:

  消灭一切敌人,你的志向很对。你对农民土地斗争所表示的热情非常之好,你的诗也写得好,我就喜欢看这样的诗。你年纪高,望保重身体!

  大敌当前,百业待举。李银桥跟随在毛泽东的身边,深深感到毛泽东确实是一位闲不住的人啊!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670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红色圣地上的呼啸声

 讲述的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习仲勋、刘志丹、谢子长不畏艰险,顽强拼搏,与凶

路笛/作家出版社

青帮教父杜月笙全传

 杜月笙是旧中国“三百年帮会第一人”。 他15岁孤身闯荡上海滩,从一个四处流浪的

金刀/凤凰出版社

陈龙传

 首次揭秘重庆谈判时期毛泽东贴身警卫的传奇人生!   他是“九·一八事变”后的

修来荣/群众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