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社科总馆 > 传记纪实 > 历史的真言---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 坚定跟随毛泽东 诚恳相待见真情(1)

坚定跟随毛泽东 诚恳相待见真情(1)邸延生 新华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天黑下来,雨还在下。

  饭后,人们在窑洞里开始架火烤湿衣服。

  毛泽东坐在大炕上,炕上铺着地图;毛泽东凑在煤油灯下借着昏暗的灯光,用一个放大镜低头在地图上查看着。李银桥守候在毛泽东的身边,也在等火烧着了准备将湿衣服烘烘干。

  因为雨天,柴草太湿,乍一烧起来只冒烟不起火,烟气弥漫得窑洞里对面不见人。

  李银桥放下手中的湿衣服,想搀扶毛泽东走出去透透风,这时只听毛泽东被烟熏呛得大声咳嗽了两下,又听架火烧柴的阎长林叫喊道:“小李,你快扶德胜同志到外边去透透气!”

  这时李银桥也已被烟熏呛得直咳嗽、流眼泪,听到毛泽东的咳嗽和阎长林的喊叫,便不顾自己一脚炕上、一脚炕下地伸手去搀扶毛泽东:“德胜同志,快出去透透气吧……放了烟,你再回来看地图……”

  李银桥伸过去的手被毛泽东用力甩开,烟气中只见毛泽东用一支红蓝铅笔在地图上画了好几处“△”和“○”,便扔下铅笔和放大镜,自己下了大炕,一边咳嗽一边扶着炕沿,伸着大手摸索着走出了窑洞。

  李银桥手疾眼快地收拾了毛泽东扔在炕上的放大镜和铅笔,随即甩腿下炕,顺手又拿了条毛巾,大跨步地就往门口奔,临出门口还被阎长林善意地拍了一下胳膊:“机会来了,快去!”

  外面的雨停了,夜空中布满了繁星。

  一出门,一股清新凉爽的空气迎面扑来,使李银桥的心胸顿感舒畅了许多。

  这时,已经站在院子里的毛泽东正在迎着冷风做深呼吸。李银桥快步上前,这时毛泽东又用力咳嗽了几声,随即吐出了一口浓痰。李银桥立即凑上前说:“李德胜同志,你的咳嗽早该好了吧?”

  这是没话找话。毛泽东没理睬他,只抬手擦了擦仍挂在脸上的被烟呛出来的眼泪;李银桥连忙把拿在手上的毛巾递了过去,轻声说:“给,擦一下吧。”

  这一次奏效了。毛泽东不动声色地接过毛巾,擦一擦脸,又递还给李银桥,然后便开始在院子里溜达。李银桥心中暗自高兴。这下好了,毛泽东终于“正式接收”自己了!

  地面上,坑坑洼洼的有不少积水,毛泽东借着星光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脚步时小时大,有时还要大跨一两步;李银桥悄无声息地跟在毛泽东的身后,也亦步亦趋地跟着走。

  毛泽东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知道是李银桥,便在一处干净些的地面上停住脚,昂首仰望着深邃无际的苍穹,不扭脸地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毛泽东终于同自己说话了。李银桥不管脚下有水无水,立刻立正了回答:“报告,我叫李银桥!”

  “李——银——桥——”毛泽东这是明知故问,口气依然慢条斯理:“嗯,是哪几个字呀?”

  “木子李的李,金银的银,过河的桥……”李银桥回答得很具体。

  “金银的银——过河的桥——”毛泽东重复着问,“为什么不叫金桥呀?”

  “金子太贵,我叫不起。”李银桥站在原地身子不动,只是脚下的积水浸湿了鞋子,不由得移了移脚的重心。

  “哈哈,你很有些自知之明哩!”毛泽东说话变得热情起来,转身见李银桥脚下有水,又说,“别站在那里,快躲一躲么!”

  李银桥这才移开了脚,走向干地,走向毛泽东:“刚才我没觉出脚下有水……”

  “哈哈哈……”毛泽东又是一记爽朗的笑声,“你是哪里人哪?”

  “河北安平县。”李银桥不再拘束了。

  “父母干么事呀?”毛泽东随口一问。

  “我爹拉脚种地,闲下来的时候倒腾点儿粮食买卖。”李银桥认真回答,“我娘平时在院子里操持家务,农忙时也下地干点儿活儿什么的。”

  “我们两家很有些像么!”毛泽东显然高兴了,说话的口气也热情多了,“你喜欢父亲还是母亲啊?”

  “我喜欢我娘。”李银桥的话也多了起来,“可我爹的脑子好使,多少账他也算不糊涂;就是脾气大,平时还爱喝酒,吃饭他净一个人吃,他吃馒头我和我娘在一边儿啃窝头;心里不痛快他还打人,净把我打到当街去!我娘好,心眼儿善良,待人也好,我喜欢我娘。”

  “我们两家越说越像了么!”毛泽东更高兴了,“你母亲一定信佛吧?”

  “你怎么知道?”李银桥惊讶地问。

  “你说她心善么!”毛泽东笑了,“佛以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么!”

  “你,你娘也信佛?”李银桥好奇地问。

  “嗯,她也信佛。”毛泽东若有所思地感慨道,“我也喜欢母亲哩,她心地善良,我小时候还跟她一起去庙里烧过香哩!”

  “我小时候也跟娘去烧过香!”李银桥赶着毛泽东的话说,“有一次烧香的人太多,还差点儿丢了我,回到家还被我爹打了一顿!”

  “后来我不信佛了!”毛泽东开始移动脚步,“你磕多少头,穷人还是照样受穷受苦。”

  “磕头不如造反!”李银桥已经毫无拘束了,“有一次我爹打我,我跑出去一晚上没回家,后来他再也不敢使劲打我了。”

  “是么,磕头不如造反!”毛泽东也说,“我小时候挨父亲的打,也是往外跑呢!还往水塘里跳,跳下去不出来,他也没办法……”

  两个人越说越投缘,就这样一前一后地在院子里转圈子。一会儿,毛泽东停住了脚,突然话题一转,问李银桥:“怎么样啊,你愿意到我这里来工作吗?”

  李银桥心想——得,还真不好回答呢!怎么说呢?说假话根本不行,也不是自己的性格,说真话大不了挨顿批评,反正毛泽东的心胸宽、度量大。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6707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红色圣地上的呼啸声

 讲述的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习仲勋、刘志丹、谢子长不畏艰险,顽强拼搏,与凶

路笛/作家出版社

中国,漫长的一年——1976与“总理

 35年前,一份神秘的“总理遗言”轰动全国,最终酿成了公安部发文追查的重大政治事

袁敏/江苏人民版社

青帮教父杜月笙全传

 杜月笙是旧中国“三百年帮会第一人”。 他15岁孤身闯荡上海滩,从一个四处流浪的

金刀/凤凰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