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言情小说 > 外遇(精选):少妇的情感放逐之旅 > 《外遇》 第三十章(2)

《外遇》 第三十章(2)哥们儿 四川文艺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切,要孩子是一回事,拴心拴肝的是另一回事,没想到你的思维还这么老土,男人要是变了心,你拴他做什么?拴一串脏心烂肺哄着爱着?恶不恶心?杜时明要是敢在外面拈花惹草,我也不跟他急不跟他恼,好离好散不得了嘛。不然,你敢寻花问柳,我就敢红杏出墙,这年头儿谁还怕谁!不就比谁烂嘛!”

  “我说啊,还是宽容点好,其实谁也保不住不犯一点儿错误,不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有可能一脚踏进泥地里,拉他一把不完了嘛,干嘛要踹一脚?”

  “踹一脚是轻的,让我热脸贴个冷屁股的人,我能轻饶了那屁股?”

  “又胡说。”

  “真的,你看我敢不敢?我才不会像你那样,吞吞缩缩像个童养媳。”

  “哼,我怎么像童养媳啦,我家高凡又没到外面插红旗。”

  “插了你也不知道。”

  “你知道不成?”

  程天爱遮掩地一笑:“跟你一样,我也是瞎猜疑,不能跟你乱讲,总之这男人啊,你得多加小心。高凡和我们老杜还不一样,他整天一副助人为乐的面孔,少不了大姑娘小媳妇的上套啊。”

  安欣心颤了一下,脸上强笑道:“我不怕,他就是不爱我了,还得顾着米粒儿呢,他闹不出出格的事来。”

  “唉。”程天爱叹息道,“你居然堕落成这样子了,整个一传统妇女的思路啊,我真替你着急。”

  安欣一笑,程天爱追问:“高凡多长时间没打电话了?”安欣愣了一下道:“好像有半个多月了……又没什么要紧事,打什么电话……”

  程天爱急迫地说:“你真傻还是假傻啊?他心里还有你吗?那小子八成在外面有问题——我也不憋着了,上回国庆节,他根本就是放了假没有回来,还跟你撒谎,你……”

  “我已经知道了,可能是他们办事处临时有急事呗。”

  程天爱有些气急败坏:“我真拿你没办法,到这时候还替他说话!等我仔细审审林亚东那小子,看看高凡到底有什么猫腻,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安欣心里阴郁着,面子上还要故作轻松地敷衍:“你个疯子,审得着人家林亚东吗?而且,那小子能有实话才怪。”

  “总之这个忙我要帮你,我不能看着自己姐们儿被人欺负。”

  看着程天爱仗义的样子,安欣忽然有些惭愧,自己是不是该把杜时明的事和盘托出?可结果怎样?杜时明肯定一百个不承认,细究起来,弄不好得罪了杜时明、刘芸不说,还得把夏天来九河的事炒作起来。要是杜时明和刘芸最后都能把自己洗清了,她安欣倒成了什么人?

  唉。

  

  两个人有心没心地胡乱聊着,吃了饭,又在茶室坐了一会儿,程天爱心情渐渐好起来,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黑舞”的事来,看看天已渐黑了,死活拉上安欣去看看希奇。安欣开始还反对,后来被她纠缠得也动了心,忐忑不安地随她去了。

  到了,那是龟缩在“大光明”影院后面的一个小舞场,并没有谁拦着她们要验明正身,程天爱暗笑林亚东故弄玄虚。

  这个舞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隐蔽,而且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酒水很贵,程天爱要了两听可乐,就20块钱,被安欣好一通责怪。程天爱说:“入乡随俗,咱就充一回款姐吧,既来之则安之,看着没意思咱就撤。”

  舞曲一起,就有人过来邀请她们,程天爱爽快地答应了,安欣推说头疼,自己歇了。

  一曲终了,程天爱笑呵呵回来,坐下就说跳舞使她兴奋,她很纳闷安欣为什么不喜欢跳舞。安欣说:“也不过如此,什么黑舞白舞的,我看咱回去吧。”程天爱说:“再跳一曲就走,来一次不容易,平时还真没机会出来。”

  说了几句闲话,又开始放舞曲了,小舞厅里的人几乎都活动起来,纷纷找舞伴,好像都有些兴奋似的。两个男人走过来,程天爱道:“安欣,跳一曲吧,待着怪没劲的。”

  安欣坚决地晃了下头,她不喜欢跟完全陌生的人跳舞。

  对方走近了,其中一个诧异道:“果然是你啊——还有嫂子?!”

  竟然是林亚东,安欣一时窘迫异常,连说我只是陪天爱来,我死活不跳的。

  程天爱嘻嘻哈哈地随林亚东进了舞池,那个来邀请安欣的男人请不动她,看看左右,好像其他人都有了舞伴,无奈地摇了摇头,索性坐在程天爱的位子上,有些发呆地望着舞池。安欣看着程天爱旋进人群,逐渐找不准确了,忽然听旁边的人说:“您是第一次来吗?”

  “哦。”安欣惊一下,很快地扫了他一眼。

  “怪不得,可能您还不太适应——您知道这里的规矩吧?”男人笑得友善,安欣反而更加紧张。她不知道他说的规矩和程天爱复述林亚东的话是否一样,总之那样的“规矩”使她感觉难堪。她勉强笑笑,没有回答。

  男人说:“这里很好,人可以找到真实的自己。每个生命都是被现实困扰着的,来这里就是为了突围,自己释放自己。”安欣看看他,依旧不说话,他继续说:“每个人的心里都压抑着另一个自己,因为在生活里要顾忌的东西太多,所以我们有很多欲望得不到实现,不得不收敛抑制着它们,而在这里,自我可以飞翔起来,自由地安全地飞翔,飞翔不是人类老早就有的梦想吗?”

  飞翔……

  听到“飞翔”两个字的瞬间,安欣突然惊诧了一下,愣愣地看了那个男人一两秒钟,男人刚要微笑,一到发现安欣的表情,就知趣地轻咳一声,正过脸去望着舞池了。

  他无意中碰到了安欣记忆的私处,使她的思绪一下子从舞厅里荡漾出去,一直涟漪一样荡到海边。

  安欣曾经去海边,看岸头的死鱼。

  因为夏天说过:在海边流连风景的鱼,都是鱼里忧伤的天才,岸是它们的梦。夏天说,总会有几条勇敢的鱼跳上岸来,在阳光里热烈到死。安欣呆呆地望着那些追梦者的尸首,想象着它们曾经的忧伤,心软到要哭。她很想知道哪一条鱼是夏天的前世,因为他说过,那些鱼死后会转生为诗人,诗人就是一条天才的鱼,因为好奇才冒险来到人间。

  夏天说:人和鱼一样,都想飞,飞翔是一个危险的隐喻。

  这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1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外遇(精选):少妇的情感放逐之旅

 在这个匪里匪气的充满变数的时代,包括爱情在内的理想主义的一切都活得不耐烦起来。

哥们儿/四川文艺出版社

锦绣妃途:玩转相府王府

 人家穿越当公主王妃,而她却只是个不受宠的庶女,嫡母想着法子害她,嫡姐连她的嫁妆

不游泳的小鱼/青岛出版社

穿越时空之后宫育儿

 大内后宫,三大贵妃之一的李娘娘因难产香消玉殒。此时,现代世界少女

鱼易雨/百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