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言情小说 > 外遇(精选):少妇的情感放逐之旅 > 《外遇》 第四章(2)

《外遇》 第四章(2)哥们儿 四川文艺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但那时的安欣也是禀性清高,轻易不把谁往眼里放。当她偷偷地恋慕夏天时,一想到他傲视群芳的神态,心里的芥蒂就化解不开。所以两个人比着装酷,安欣几乎是故意不理夏天,只是看他整天一脸悲怆的模样,一边迷恋,一边鄙夷。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她依旧喜欢他的诗,凡能见到的,都要细细品味,并且上专业课似的做了不少摘录,睡前伏在铺上偷看,居然经常会有一种窥视夏天日记的诡秘心理。

  有段儿时间,安欣感到夏天正在她心中渐次远去,她觉得他们应该是完全不同的人,各有所来,也各有所去。虽然依旧丢不下那种执迷,有关爱情的幻想却浇到地上的铁水一般默默冷却着,眼看就要成了生铁片子。

  后来突然发现夏天的诗易懂了,爱情,他写着美丽的爱情,凄迷无奈。那些诗吻合了安欣潜藏着的感觉,牵情深切,夜里把被角湿了又湿——那是少女般的情怀,现在是不会再有了。

  夏天跟他的爱人说:你何时踏雪而来,摇响我梦里风铃?

  于是那天,安欣的日记只此一句:你何时踏雪而来,摇响我梦里风铃?反反复复,写满一页纸。第二天的一页,却只有两个字:夏天。大大的。

  她嫉羡那个飘渺的女孩,常想见她一见,看她到底如何优秀,是不是能够优秀到让自己死心。

  好像诚心躲着她似的,那个让她心虚和心痛的女孩一直没有露面。毕业前,同学们的关系空前融洽,几乎男女不分无话不谈。在那种世纪末狂欢的氛围里,安欣曾大着胆子要跟夏天探听个究竟,可夏天总是刻意躲着她似的,让她又恨又无奈。

  然后是各奔东西,听说夏天回了老家,在一所很不起眼的中学里教书。安欣有他的地址,却一直没敢写信,她害怕有些东西被破坏得太快。她实在没想到夏天居然会主动写信给她。那个依靠邮政的年代是值得留恋和羡慕的,她一直因为这一封信固执地这样认为着。

  八年前,接到夏天祝愿的当天,安欣就火速复信,循规蹈矩地叙了些同学之谊,尽量不失分寸。险些,她就坦白了他的来信所创造的那份感动,以及她想起他时的美好和寂寞的心境。可她不能,一面因为矜持,一面又渴望着能借此跟夏天有个美好的开始,然后也许可以有渐进的机会呢,她担心夏天被她的表白吓跑。有时候,距离是美丽的,有距离,不管多远,至少说明对方还在那里,如果线段的另一端消失了,你的?望也就成为绝望。

  夏天没有回应。苦等月余后,安欣按捺不住,搭公车去夏天说的那个公司,她构思着有个美丽的故事能够拉开序幕,不禁心血潮涌,五内俱热。

  影视公司的牌子还在,门上却打了封条,瞬间,安欣幻想烟消,眼中逐渐盈积了泪水,心情落寞地徒步回家,足足走了两个小时,把母亲吓坏了,以为她撞了邪。她想象得出自己当时的脸色有多难看。

  受伤的感觉使安欣很快就有了一种绝望的清醒:夏天根本不在乎我,我只是个一相情愿的傻瓜,我心向明月,明月照沟渠,太没劲了。她决定离开与夏天有关的情节,真实的与虚构的,统统离开,该死心塌地过自己的日子,工作,读书,还要理直气壮地恋爱、结婚,一二一向前进,有条有理地做个好女人。

  后来她发现自己在感情上难以自持,对那些追求她的男孩,她总是下意识地拿夏天来比较,先入为主的夏天让她很狼狈。好久以后,当她逐渐走出误区,试着接受与夏天不同的男人时,第一个挤过来的那个人就成了她的丈夫。

  安欣从来不愿承认嫁给高凡是个随意的选择,甚至不能说是由于她对夏天的绝望,他才有了机会。安欣不能拿高凡跟夏天做任何比较,那对高凡不公平,对她自己也不公平,一码说一码,夏天是夏天,高凡是高凡。

  “夏天与我的生活无关。”——这是安欣努力自戒的观念。

  高凡到现在的公司以前,是美专的讲师,画一手好工笔。基于对艺术的共同爱好,他们很谈得拢,艺术搭台感情唱戏,也冒出过不少浪漫火花,把生活照耀得一闪一闪的。

  一次两个人闲聊起相识前的感情经历来,高凡说起许多女人的名字,他回忆时不自觉的陶醉,不小心把安欣的醋瓶子给刺激裂了,她忍不住开始胡诌,一脸幸灾乐祸地提起夏天,她说他才情兼具,英俊潇洒,卓尔不群,并且曾经可歌可泣地为她安欣若痴若狂。高凡马上不得意了,脸上挂起白霜,严肃地问:他现在在哪?

  安欣一看他认真了,心里有种促狭的快感,再往下也就不想深刺激他,于是懒懒地说:和我一样,跟一个爱他他也爱的人结婚了。

  这样胡诌着时,她的心忽然酸了一下。可是,可是谁给了她嫉妒和吃醋的权利呢?安欣觉得自己挺可笑,也挺可怜的。

  如果高凡不对她提起那些女人,又是那样一副自我欣赏的表情,或许安欣永远都不会跟他说“夏天”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对她和高凡的生活来讲,简直是无中生有的滑稽。

  结婚的时候,安欣没有想起夏天,她觉得她已经成熟起来。夏天远去了。

  虽然她还会关注他在报纸上发的那些诗,她觉得那与爱无关。她对夏天的关注,只仿佛对那些迁徙着的候鸟的关注,她想象着他一直在追求温暖,一直活得完美无瑕,心里就很安稳似的,偶尔会有些惆怅,也隐秘到连她自己也觉察不到,就像我们经常忽略了自己的呼吸一样——想一想,你刚才是不是喘气来着?可能没在意吧。

  ……

  壁灯柔嫩的光辉铺在夏天的字迹上,使那些字也变得温软暧昧起来,恍惚有两道朦胧着的目光正在抚摩着她的脸。

  安欣忽然轻笑了一下,在心里嗔怪道:我今天这是怎么了?

  寂寞吧。或许是高凡刚走,自己还不习惯吧。女人总是怕寂寞的,尤其是结了婚的女人——像程天爱恐吓她时说的那样。

  可这和人家夏天有什么关系?

  安欣摇了摇头,苦笑一下,小心地把信折好,装进信封,重新放回抽屉。高凡不在家,她可以放心地不锁它了。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紧张这样一封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同学来信,高凡在这方面就比较开明,偶尔会拿来一封女学生写给他的情书,声情并茂地朗读给她听,然后和她笑作一团,听凭她嫉妒得用枕头狠狠地砸他的头。

  高凡是狡猾的。当那个叫璐璐的女孩儿突然走进他们的生活时,安欣才恍然大悟地发现了高凡的狡猾。

  高凡是借暴露来掩藏的高手,他巧妙地反用了“此地无银”的典故,她被他蒙混得好苦。

  唉,都过去了,想它做什么?安欣发现自己有些走偏,赶紧拍了几下太阳穴,起身去洗漱了,在女儿身旁躺下,顺手关了壁灯。

  女儿的细微到几乎没有的鼾声使房间充满了温馨。外面,雨似乎很远了。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1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外遇(精选):少妇的情感放逐之旅

 在这个匪里匪气的充满变数的时代,包括爱情在内的理想主义的一切都活得不耐烦起来。

哥们儿/四川文艺出版社

孤芳不自赏:讲述帝后征途携手生死的大

 【上篇】楚北捷VS白娉婷   对月起誓,永不相负   她是小敬安王的伶俐侍

风弄/朝华出版社

细作娘子

 前朝皇子肖子成在师父张嵇的谋划下,变身为大齐国左军都督府世子袁螭。积蕴十年的复

蝴蝶蛊/江苏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