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官场商战 > 首长秘书:秘书升局长的官场心计 > 目录

目录于卓 文汇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目录

  第一章

  按说在京城各个犄角旮旯里,正处级连个芝麻官都算不上,只是温朴这个正处级,要比一般的正处级硬实,根扎得牢固,往前的奔头不虚,这从平时在官场上一些会来事的厅局级领导,照了他面不喊他温秘书,而是悠着一股别样的劲儿,恰到好处地叫他首长秘书上就能掂量出一些特殊的东西来。

  第二章

  所以温朴告诫自己,行走官场,最好不要把老婆当成报废品,置于阴冷无光的地方闲放。老婆再过时,再没意思,那也是捆绑在你前程上的一个常用软件,即便是用旧了,打算更新或是卸载,那也得按着步骤来更新、卸载,硬性删除属违章操作,会造成损坏或丢失,后患无穷,严重了吃不了兜着走。

  第三章

  温朴在手机使用上,有一些自己定给自己的条条框框,而且执行得一向不马虎。比如说在工作时间内,手机是使用震动还是使用铃声,这个问题尽管没什么条文约束,但他凭借秘书工作经验和阅历感受认为,作为一个高级领导的贴身秘书,在工作时间内,还是使用震动比较妥当。

  第四章

  而他的左手,这时节就闲不住了,鬼里鬼气地弯上来,在她两个娇滴的乳房上切换揉搓、拿捏、拉弹,如此约百余回合,留下细腻的温存后,他这只浸透了朱桃桃体温的左手缓缓下移,爬过挂满汗珠的乳沟,越过轻度颤悠的脐部,至她那处吟吟唤他倾吐的湿润地带,整个预热过程连贯完美,使得朱桃桃再次未进实战区便得战果。

  第五章

  省里这时还能不知轻重,财大气粗的中直单位说丁市长不好合作,那丁市长就不适合再在东升主持工作了,国企与地方之间不应该有绊脚石,不然这唇齿般的利益互动关系就不好往下发展了。总之是打这以后,市里的官员就对袁坤另眼相看了,意识到袁坤尽管是外来户,但他的高兴与不高兴,没准哪天就会与自己的命运相牵扯,甚至是直接招惹横祸,丁市长的惨相就在那儿摆着呢。

  第六章

  老何咬了咬牙,从床上滚下来。老何想好了一个叫飞机落下来的办法,就是把油桶里的那点汽油,倒在自己的皮袄上,然后拎到帐篷外点燃,给飞机一个醒目的救援目标。老何从皮袄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紧紧地攥在右手里,左手拽着皮袄,凭感觉定位,朝着放汽油桶的地方爬去……

  第七章

  温朴把这五捆钱都拿到手上,掂量了几下,觉得挺压手。重新把钱放到桌子上,一眼看见了那把放大镜,温朴心里一动,就鬼使神差地拿起了放大镜,在一捆钱上来回扫描了几次,镜片最后定格在了毛泽东的头像上,具体说就是毛泽东头像的鼻子上。

  第八章

  朱团团一挥手说,男人都给小姐废了,现在除了官场商场赌场屠宰场,哪还有情场啊姐?不行不行,姐你价值观有问题,偏离主流航道。

  朱桃桃哼了一声说,颓废,还主流价值观呢,你知道什么是主流价值?

  朱团团满不在乎地说,什么价值观都没有,就是当今社会上的主流价值观。

  第九章

  有关秘书与领导之间的关系,朱桃桃有过很贴切的比喻,她说秘书就是领导的鞋带,紧了不行,松了也不行,得找到让领导舒服的那个尺度。

  领导内心深处的寂寞是领导人格上的隐私,不会随意公开,因而无助,这一点当秘书的必须时刻清醒,不然很容易触犯低级错误。这是温朴的解读。

  第十章

  李汉一接着想,虽说这几年里袁坤贴苏南不如自己贴得瓷实,可他跟温朴来往神秘,温朴的能量是没人敢小视的,天知道日后在两个亿扶贫工程上,温朴会替袁坤使多大劲。再往深处琢磨,到时面对两个亿,就算自己再有自信心,可是一剑封喉的绝招,也还是不会轻易找到的。

  第十一章

  这次下来,言行谨慎是必要的,但多多少少也得在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对袁坤关照关照,这样也好让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自己在两个亿上,其实一直是在替他动脑子,不然他容易起疑心。温朴现在深有感触,官场上,人之疑心是把刀,这把刀会随着疑心的加重而越磨越快,越快刀锋上的寒气也就越重。

  第十二章

  然而担保三百万,这能力除了袁坤和李汉一,还有哪个具备呢?可是眼下这二位正在明里暗里打拼两个亿,从帮忙的角度说,自己应该让袁坤来担保,因为这是从苏面嘴里冒出来的事,谁的手承接下来,谁无形中就又朝着苏南走近了一步,情感与利益交织的重要一步。想到这,温朴像是获得了什么奇妙的灵感,两眼闪亮。

  第十三章

  温朴弯下腰,抬起右脚,就在欲跨进浴盆的一刹那,他突然愣住了,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险情,悬空的右脚,紧忙落回原处。他咬了一下嘴唇,怪罪自己也太粗心大意了,差一点弄脏了苏南的药浴水。他摇摇头,右手拢成勺状,小心翼翼从浴盆里舀了一掌药水,垂目光瞄着准儿,甩到肚脐眼下那团蓬如发菜的黑物上。

  第十四章

  朱团团取来一个牛皮纸信封,倒出里面的东西说,姐夫,四张特制的三亚度假村贵宾娱乐卡,卡上写着点。还有这两张白纸券,说是等于钱了,配上身份证,到券上说的指定地点,就能拿到往返三亚的飞机票。姐夫,你们的人太厉害了,是真会方便领导呀!

  第十五章

  你们这些人,有谁家的房子装修得比我袁坤次?一个月里,你们能在家吃几顿饭?住宾馆,没个五星六星的,你们往里迈步吗?我想你们都忘了茅台还是国货吧?宝马福特大奔驰,你们哪个屁股下,不是坐着金丘银包?

  第十六章

  这根老参是她东北老家一个亲戚送的,那亲戚长年在山里采中药,远近闻名,人称山药王。山药王那时对袁坤说,这根老参百年难遇,稀罕物,黄金不换,而夫人对这根老参的定位,那就更邪乎了,说把她卖了,也买不了这老参身上的几条须子。

  袁坤把心耐下来,安慰说,再好的东西闲放着,也是分文不值,有地方用了才值千金,现在送李局,这根老参就值万金了。

  第十七章

  朱团团指着陈先生老婆,操英语说,歇菜吧你傻洋妞,你大爷的你哪来的这么大火气?拽不紧自家爷们的裤腰带,你丫还有脸跟我扯淡,面不面呀?你丫回去拉肚子泄火吧!

  第十八章

  血抽出来了,朱桃桃盯着针管里的妹妹的血,嘴唇蠕动了几下,空着的那只手,抻了一下汗水溻透的胸衣,艰涩地笑笑,自言自语道,我要是学医护,指定能拿到南丁格尔奖!

  望着脸上汗水滴滴答答往下掉的朱桃桃,温朴感到心在缩小,同时恐慌地想,这女人走火入魔了吧?

  温朴讷讷地问,这血,今晚放冰箱里保管吗?

  第十九章

  白石光扫了一眼大秋举起来的手,这只手上的小拇指,短了一截儿。那一截儿的去向,白石光曾听大秋念叨过,昔日他的一个小兄弟,因替他兜事儿栽进去了,事后他剁下半截指头是为了记恩,此举在白石光看来是很仗义的一件事。

  第二十章

  温朴心里有数,官当到首长这个份上,一般人会认为首长的嘴,就不是一般人的嘴了,首长的嘴应该整天吃山珍海味和飞禽走兽,其实不然,中共总书记和政府总理还常到老百姓家里吃家常饭呢。说来说去,从中央到地方,大小首长们在饮食上注重的是食品安全和营养均衡。

  第二十一章

  小姐退出去,白石光腾出一个茶碗托盘,看一眼大秋,掏出折合刀,打开,用左手大拇指试试刃口,然后再把这只手上的小拇指放进托盘。

  大秋瞪大了眼睛,身子随之僵硬。

  白石光咬紧牙根一发力,嗞一声,切下了半截小拇指。

  第二十二章

  时代在更新,社会也在脱胎换骨,现在的企业当家人,不像早先的企业领导了,早先的企业领导有三怕,怕天怕地怕上级,而现在的企业当家人,虽说也有三怕,但内容大不一样了,称之为新三怕:一怕女人缠,二怕礼钱黑,三怕出事故死人。

  第二十三章

  这时的温朴十分清醒,他明白人在心疼、心乱,或是失意的时候,嘴巴往往拢不严实,会不自然地去找别人倾诉和同情,至少比他心态平衡的时候,更容易流露出本色的东西,在这一点上,不论男人女人,以及领导和群众,差不多都一样,因为人心都是肉长的,肉长的心,永远不会分成处长心、局长心、总经理心和董事长心。

  第二十四章

  当他在迷幻中,鬼使神差地把手伸入她内裤时,他才意识到她的手已经插进了自己的内裤,她那几条小泥鳅似的手指,正围着他那个酣睡的东西温存游戏呢,像是把他的那个东西当成了正在歇息的泥鳅大哥召唤,后来泥鳅大哥渐渐苏醒了,跟小泥鳅们一起玩起来。

  第二十五章

  而这时的孙处长,就会一脸神秘地拿起一个烟头对大家说,瞧见没,这个烟头,红河,一般干部的烟头;瞧见没,这个烟头,红塔山,副科长科长的烟头;瞧见没,这个烟头,玉溪,处长级烟头;瞧见没,这个烟头,软中华,袁局长的烟头……我实话告诉你们吧,我是国际禁烟联盟驻工程一局密探老K……

  第二十六章

  失控的孙处长像紧急刹车那样,脚底下咔嚓钉死,举在半空中的棒子,也定格在了一个僵硬的造型上。

  两个经历了大汗淋漓、体能都处在透支状态的男人,这时四目对视,眼光在绞、在缠、在顶、在扯、在撕、在咬,在无声地较量着心里的什么东西。

  第二十七章

  苏南的目光,再次在两位脸上扫了一遍,叹口气说,客气不是原则,感情不是挡箭牌,以后工作中,你们该吵还得吵,该闹还得闹,没有脖子粗脸红,就不会有深层次的理解。合作兴,互助赢,敌对亡,别像有些单位似的,到头来搞得鸡犬不宁,鱼死网破。

  第二十八章

  他把身子已经柔软的她,往浴盆那儿移动,但是她的身子不顺从,三拧两转,反倒把他的身子顶到了莲花喷头下,淋了一阵子后,再一顶,就把他顶到了贴着马赛克的墙上。她决意要学一次妹妹朱团团的做法,团团能把一个叫陈先生老外顶到椰子树上干一次,自己怎么就不能把老公顶到墙上整一回?

  第二十九章

  温朴刚要往下落身子,突然间什么东西的影子在他眼前一闪,他脸上还没来得及做出吃惊的反应,就听到了主席台上轰隆一声巨响,砸出了嘁哩咔嚓的破碎声,随后一些块状、条状、粉状的不明物体,在纷飞中击中他的面孔和胸部,刹那间他四周一片尘气腾腾,气味噎人,怪叫声四起。

  第三十章

  在这样一场瞬间发生的灾难面前,温朴意识到自己的承受能力,无情地被眼见的血液吮吸,无奈地被缠在心头的惊吓消耗,今天的温朴,比起常态日子里的那个温朴脆弱多了,心似乎也总是在不由自主地往家的方向退缩。

  第三十一章

  最后苏南嘱咐温朴,要尽快从秘书的角色里走出来,现在做任何决策都要从宏观和复杂性上着眼,一个没有大局意识的领导,就不会有胜算全盘的视野。人到一方诸侯的位置,他的最大潜在对手就是自己,当领导的只有在困难中努力超越自己,才有可能在工作中少麻烦自己。

  第三十二章

  袁局长,不管你过去多吃了什么,多占了什么,我想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一个人穿金戴金但不可能天天吞金,只要你今后把心思都放到工作上,堂堂正正地处理事情,尽心竭力地维护总局的利益,过去的一些毛病,甚至是问题,我想都会给你的新业绩覆盖。

  第三十三章

  在两个局机关里,处室长们的子女但凡在系统内工作,差不多都占据着挣钱多、权力大、油水足的位置,有些子女甚至刚上班没几天,就当上了副科长,接着是科长,二十五六岁干到副处级的子女也大有人在,老百姓管这种你提拔我儿子儿媳,我关照你女婿女儿的跨单位利益交换,称作家族缠绕裙带,你提我升相互拽,百姓子女关门外。

  第三十四章

  瞧你瞧你,为子女做点贡献,就这么喊冤叫屈,那你当初别让我来到这个世上啊!再说了,现在哪个当官的不自私,不考虑自己的事?人不为己,天株地灭!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你好好看看你周围掌权的人,他们哪个子女的安排比我次了?

  第三十五章

  我就说过,这当官呀,其实没多大意思,贪污腐败黑心,两面三刀恶心,人不人鬼不鬼伤心,不得宠混日子闹心,这些滋味都不怎么好受吧局级姐夫?

  第三十六章

  沈董事长表情怪异地说,你不知道温局长,这个吕总,好玩着呢,有一次喝多了回家,搂着他老婆说,宝贝你今天不能住在这里,我老婆等会儿就回来,他老婆就往外推着他说,你到底有够没够,怎么跟到家里来了,让姓吕的撞见就全完了……他老婆也是刚在外面喝了酒,早他换一双拖鞋的工夫进的家门。

  第三十七章

  两个亿是钱,但也是自己的前程,更是自己挑战自己的一次机会,自己不能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把两个亿批出去,想当年人家袁坤当家,没有如数交出那笔城市建设配套费不说,还顺带着把姓丁的市长撵出了东升。

  第三十八章

  少妇并不搭言,径直走过来,绕过办公桌,来到温朴面前,温朴刚要再开口问你有什么事,不料少妇挥手就给了他一个嘴巴子,打得毫无防备的温朴,趔趄后两眼发直,左腮帮子上火辣辣发麻。

  第三十九章

  不用我提醒,你也应该明白,没听业内人士说嘛,现在的驻京办事处,不论哪一级的,也不管规模大小,其功能都差不多,那就是外地人塞在北京胳肢窝里的一根体温表,观察领导动向的雷达站,预测风雨的气象站,传递军情的烽火台。

  第四十章

  膝盖固定好了以后,她把右腿勾叉到姐姐脑后,双手抠住假发套,身子猛地朝后一仰,嗞啦一声,就把胶粘的假发套揭了下来,随之带出一股腥臭的液体,有几滴都溅到了温朴的腿上,还有一些碎骨、烂肉和几块头皮,其中一块如铜钱大小的头皮,上面还有一缕洇湿的头发,落在了朱桃桃单位领导的脚前。

  第四十一章

  顺便再跟姐夫你扯点用不着的,权当义务帮你了解一下我们女人。我们女人的虚荣面子,需要金钱美言来支撑,而我们女人寂寞的心,确是需要情感来填补。从交易渠道走进我们女人是捷径,从情感世界走进我们女人是长途跋涉,软骨病的男人只有嘴上的长征!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40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新省委书记

 身兼北方省委副书记、临海市委书记、临海市长数项重任于一身的郭醒世出身贫寒,他以

闻雨/花山文艺出版社

官场攻心计:一场意外的绯闻风波

 翰州市委市政府接待处主任夏婉若因“绯闻”风波自杀。年轻漂亮的团市委副书记韩永梅

刘德明/金城出版社

办公室谋心记

 身为某集团高管的董悠然在企业变革的过程中要成功演绎上、下、左、右四重角色。与女

莲静竹衣/中国经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