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影视小说 > 宫2:我的野蛮王妃 > 《宫2》 南瓜地里长不出马车吗?(4)

《宫2》 南瓜地里长不出马车吗?(4)洛桃桃 湖南人民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好长一阵沉默。

  “夏美啊,你知道吗?爸爸的家乡本来不在这里的,在济州岛。你的爷爷奶奶都是靠捕鱼为生的,可是,夏美,爸爸就是不喜欢捕鱼啊,爸爸喜欢种花……”夏美爸爸咳嗽了几下。夏美轻轻地拍打着爸爸的背。

  “为了种花,我离乡背井跑来韩国最大的养花基地,先是给别人做小工,看别人怎么种花,然后背地里偷偷的学。夏美啊,爸爸的志向就是要开辟这里最大的花田,种自己最爱的花,让全韩国的人都看到我种的花……东屯,夏美你出生的时候,爸爸已经有了东屯了……所以夏美你是东屯的幸运星哦”

  “你妈妈当时嫁给我也只是以为爸爸将来会很有前途,可是爸爸不愿意只做一个花商,爸爸只想把养花的乐趣带给别人,所以你妈妈才会离开我们的,夏美……”爸爸的声音低沉下去,充满了愧疚。

  “爸爸,爸爸,你不要说了……夏美都明白……”

  “孩子,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主要的是要有自己的乐趣,要有自己的信念,这样才会快乐,”

  “你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内心干净的孩子,这让爸爸好欣慰啊……”爸爸靠近夏美,拉着她的手。

  “以后如果爸爸不在了,你也不要伤心,爸爸一直会在东屯看着你,看着我可爱的夏美种出最美丽的花。记住爸爸的话,内心纯净的人才会得到快乐……”爸爸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没有一点力气。

  “爸爸……”夏美焦心的看着爸爸。

  爸爸要我做一个内心纯净的人,可是我做一个内心纯净的人就会要失去爸爸,上帝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呢。

  夏美痛苦不已,她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律在外面的房子里把一切听得很清楚。

  虽然觉得很辛酸,但是律却露出了一个舒心的微笑。

  这么好的爸爸,相信女儿也坏不到哪里去。

  多日以来的疲惫居然一扫而光,一想到夏美爸爸说的那翻话,律心里就觉得很感动。也许这样好的人,这样好的爸爸再也不会看到了。

  突然,律灵光一闪,“我可以找人治好他啊……为什么非要等那个姜仁呢?”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

  既可以治好夏美的爸爸,也可以让夏美放弃姜仁的阴谋。

  这个可怜的女孩已经挣扎了太久,也许,该到上帝给她一个惊喜的时候了吧!

  想着想着,律的心事渐渐放下来了。枕着手臂就着窗外微微的月光安心的睡了一觉。(9_9)

  但是他却不知道,因为父亲的重病,原本已经决心放弃阴谋的夏美,再次犹豫起来。

  第二天天气意外的温和。云很多,风很温柔。

  夏美早早的起床准备好早饭,久等不见律出来。

  夏美挑起帘子看看律起来了没有,却发现床铺一概整理干净,一丝不苟。

  夏美呆呆的看着这个空了的房间,摸着被子里,似乎还有余温。

  夏美风一样的跑了出去。

  “律君,你难道就这样走了吗?”

  “你难道对夏美失望了吗?”

  花田里长条的蔷薇花的枝条扫着夏美的脸,夏美一概不顾。

  律背着爸爸时颤抖的腿;

  律带着淡淡清香的怀抱;

  律忧伤却决绝的眼神;

  律的慢言细语的安慰;

  律花一样的微笑脸庞。

  都像放电影一样在夏美的脑海里展开。

  追到叉路口,律的车子已经开走了。

  夏美失落的往回走,

  经过那个高桑花田,夏美坐在昨天晚上律讲故事的那个地方,痛声大哭。

  泪水和着伤口流了下来,夏美从脸上痛到了心里。

  原来爱情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在夏美的心里种上了种子。那种感觉那么的纯真,那么简单。与以前在信那里找到的自以为是的爱情的感觉存在着千差万别。

  可是律对自己已经失望了,他走了,我再怎么也不可能和他心目中的彩静相比的。

  想着想着,夏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朝家里走去。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2265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兰陵王:得天女者得天下

 国破山河,烽烟不断,命数已尽,鹣鲽之情是否还能永结同心情缘?<br>

玉珊/漓江出版社

国家行动

 中华文明数千年绵延不断,蓄积了无数的文明宝藏,埋藏着古老的民族密

朱昭宾/花山文艺出版社

美人无泪:后宫心计中的变态厮杀

 待我拱手河山讨你欢<br>  不是朝堂风云、战场杀伐,而是儿女情长

沈芷凝/光明日报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