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社科总馆 > 历史杂谈 > 枪杆子·1949 > 傅作义没出一招好棋(2)

傅作义没出一招好棋(2)张正隆 人民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他傅作义什么时候打过这种仗呀?

  35军被歼,傅作义心胆欲碎。

  郭景云那句“你还要不要35军了”,更让他万箭穿心。

  每个军人都有或曾有他所在的部队,可有谁像他那样为35军倾注了那么多心血?他曾指挥这支部队驰骋疆场,建功立业,报效国家,那是他这位三星上将的摇篮,也是他安身立命的靠山和根基,那些生者和逝者与他朝夕与共,他把他的生命和灵魂都留在了那里。在这个世界上,他可以失去一切,唯独不能没有35军。

  可那个有蒋介石的“五大主力”中的新1军和新6军的,大都由远征军组成的卫立煌集团,不也是蒋介石的命根子吗?老蒋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到头来不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溃败、灭亡吗?

  12月5日在张家口,他还对35军和11兵团师以上军官讲,林彪部队远在关外整训,远水不解近渴,平北仅有聂荣臻部孤军作战,105军及其附属部队完全可以对付。当天回到北平,第二天就接到安春山报告:怀来附近发现戴狗皮帽子的林彪部队。

  他不相信:这怎么可能?

  大战之后不休整,这违反常规。近百万大军行动,几百里行程,空中、地面侦察竟然一无所知,这怎么可能呀?

  许多人都搞不懂,傅作义何等精明之人,为何一错再错,未出一招好棋?须知他的所有战略,都是构筑在明年春暖冰雪融化林彪才能进关的基础上的。大战略错了,宏观上没了主动权,焉有不处处被动、被人牵着鼻子走之理?

  新保安围而不打,一些人搞不懂毛泽东的葫芦卖的什么药,傅作义几乎一眼就看出了个中玄妙,可他既存幻想,也舍不得丢下35军这个命根子。而当对手快刀斩乱麻般收拾了新保安和张家口后,他就哪儿也去不成了。

  毛泽东那是神来之笔,一笔一笔又一笔。与这样的人对弈,他能出什么好棋?况且一个行将灭亡的王朝,又能有什么好棋?

  倘若援军能源源而至,胜负天平并未失衡,或者正向己方倾斜,他会毫不吝啬地将对手的用兵之道咀嚼、赞赏一番。毛泽东太伟大了,那雄才大略太令人折服了。只是眼下实在没有这种心境,只能留待后来漫长的岁月中独自回忆、品味了。

  丰台攻不动,南苑机场也拿不下来,两个装备精良的中央军竟是这等熊样,这仗还怎么打?

  他在心头恨恨地骂着92军、94军,可他那个“王牌之王牌”、能攻善守的35军,不也是一个熊样,甚至还不如人家吗?

  “剿总”三处(作战处)上校参谋方正之,给傅作义送来一封电报,傅作义劈头就问你们处长呢?方正之说有事出去了,傅作义把电报往桌子上一摔,暴跳如雷地道:你马上把他给我找回来!

  身边人觉得总司令不大像原来的那个总司令了,自然也就明白他是怎么了。

  稍微冷静些,傅作义就有些失悔,就把双手插进裤腰里,强使自己镇定下来。

  而且,他也不大相信真的就是山穷水尽了。

  放出去的都白给了,这回走不了了,我也不走了。

  脑海里就不时闪现出涿州保卫战的情景。

  首先是整补部队。把麋集在北平的河北省几个保安旅的“精锐”,改编补充为35军和104军,以262师师长朱大纯任35军军长,从横岭关狼狈逃回来的安春山仍为104军军长。另以一个保安旅改编为271师,补足101军。其余蒋系中央军各部缺损,则多未补充。

  然后是以中南海为中心重新部署城防。以“剿总”警卫团守卫中南海内部,暂编17师为外部警卫,35军和104军守备城外,蒋系中央军负责北平近郊,特别是城垣的守备。以4兵团司令李文兼任北平防守司令,统一指挥城防。

  安排停当,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好似有了点着落。

  4个字:固守待变。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3294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京城流氓编年史

 作品以社会边缘人的沉浮,用说故事的形式,通过描写北京城几个家庭五代人的悲欢离合

折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秦淮悲歌

 中国5000年的历史上,大大小小有数百次农民起义。唯一一个建立了全国政权的范例

安家正/山东画报出版社

四大美女艳史:美人们的感情纠葛和爱情

 世界上的美女很多,历史上的美女更多。但是,配得上“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这八个字

王咏星/文化艺术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