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社科总馆 > 历史杂谈 > 枪杆子·1949 > 张家口决(2)

张家口决(2)张正隆 人民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这一刻,那山顶、山坡、山洼、山沟,几乎被十几万军队覆满了。黄军装的是华北3兵团的1、2、6纵,稍带草绿色的是东北先遣兵团的4纵,灰色的是傅作义的察绥军。后者被前者追撵着,从这面山坡跑上那面山坡,常常是见势不好又潮浪般翻卷下来,在山沟或山洼里没头苍蝇似的乱撞一阵子,就在漫山遍野的“缴枪不杀”、“优待俘虏”的喊叫声中,齐刷刷举起了双手。

  袁庆荣和副军长杨维垣、参谋长成于念,带着几个卫兵,跑进一条山沟里。

  张家口的这个11兵团,主要就是袁庆荣的105军支撑着。作为这次突围行动的总指挥,他并没有自动放弃指挥,而实在是谁也指挥不了谁了。对于一位将军而言,这一刻的兵败如山倒,也实在是太令人恐怖、太刻骨铭心了。那是将军威严的丧失殆尽,那是权力宝殿的轰然崩塌,当然也是末日的顿然降临。现在,他只盼着能找到个空隙钻出包围圈,跑得越远越好。

  进沟出沟,上山下山,磕磕绊绊、跌跌爬爬走了一夜,黑灯瞎火,慌不择路,地形方位全糊涂了,好在没有碰上解放军——是不是已经逃出去了呀?

  碰上了258师师长张惠源和参谋长王鸿鹄。昨天晚上就碰上了,后来走散了,天亮后又碰上了。中将、少将,最低也是个上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个丢了帽子,那个披条毯子,腿脚大都摔伤了,一瘸一拐的,那身上脸上泥呀血的,险些都认不出来了。

  晚上有夜色掩护,天亮了这军装也和山色差不多,老天爷却下起雪来,山野一片银白,走到哪里都明晃晃的一览无余。比这更可怕的,当然是端着刺刀逼上来的解放军。

  又走散了的王鸿鹄,当晚在个狼洞里猫了一夜。第二天爬出洞来,披件士兵的皮大衣,给自己任命个“少尉文书”,下山去找解放军了。

  除孙兰峰外,11兵团军师旅团各级长官,基本都成了俘虏。

  孙兰峰是在俘虏群中溜掉的。一领老羊皮大衣,一顶半旧军帽,年近花甲的兵团司令仅带一名卫兵,在零下30多度的风雪严寒中,翻山越岭过长城,历时7天到达商都县时,已是手脚冻伤,面色死灰,没模样了。

  由于突围的决定太突然,过去“誓与张家口共存亡”的高调唱得太响,袁庆荣担心造成混乱,对突围的布置严格保密,连军部的一些人都未觉出异样,那些地方部队就更闷在葫芦里了。察哈尔省保安副司令兼张家口市警备司令靳书科,还像以往一样照常上班,省警察局长气喘吁吁跑进来报告,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靳书科又气又急,立即下令准备出城,一时间人喊马嘶,鸡飞狗跳。

  袁庆荣怕乱反倒更乱了。

  突围方向选择也有问题,袁庆荣还留了一手:万一突不出去,就撤回来固守。

  这就像傅作义是走是守、南撤还是西退举棋不定一样,貌似决定突围了,实际并未咬紧牙、横下心,也就使部属心神游移。否则,5万余众绝不致顷刻间灰飞烟灭。

  可就算袁庆荣咬牙横心突围成功了,甚至傅作义已经率领察绥军西退绥远了,这结局、这模样不也是迟早的事吗?

  像郭景云、安春山一样,袁庆荣、靳书科及全部师长、大部团长,都是35军的老兵,孙兰峰则参加了自长城抗战以来的所有战役、战斗。王雷震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说他“在新保安被俘之初,深以自己在抗日战争以后,没有断然‘解甲归田’,置身事外为憾”。可身为军人,他有选择自身的自由吗?

  从蒋介石把他们拖入这场内战时起,这些最早参加抗战的民族英雄,就注定只能是这等下场、模样了。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3294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四大美女艳史:美人们的感情纠葛和爱情

 世界上的美女很多,历史上的美女更多。但是,配得上“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这八个字

王咏星/文化艺术出版社

京城流氓编年史

 作品以社会边缘人的沉浮,用说故事的形式,通过描写北京城几个家庭五代人的悲欢离合

折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秦淮悲歌

 中国5000年的历史上,大大小小有数百次农民起义。唯一一个建立了全国政权的范例

安家正/山东画报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