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官场商战 > 玩火者:特大反腐走私案的真实再现 > 《玩火者》 毛骨悚然(1)

《玩火者》 毛骨悚然(1)胡宁 新华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厚厚的云层飘过来,再次遮蔽了月光,夜幕下的森林更显鬼魅与阴森,严疏寒紧紧地抓着马克扬的手,跟着他高一脚低一脚地向黑漆漆的山林深处摸去,前后左右似乎总有细琐的声音,似有无数的幽灵隐藏在一根根硕大的树丛之后,窥视着他俩,在酝酿着、蠕动着,张着血盆似的大嘴……她更紧地拉着马克扬,瞪大了眼,四下里张望,可是,满眼的黑……“别动,”马克扬在说话,那声音低得如蚊子在叫。

  “什么?”她小心地问。

  “看前边。”

  她抬头望去,夜风呼啸,乌云正在向四周消散,圆月重新露出笑脸,映着山巅的雪峰,一片银白,她看到了山崖,远远望去,月光下的山崖,松柏傲立,清高而孤傲。她陡然发现,他们站的地方,竟然就在山岩旁边,一边是陡峻的山峰,一层又一层的陡坡峭壁,直立冲天,另一面,却是万丈深渊!沿着一条窄小的山路,攀岩向上,那就是望龙山峰著名的龙腾崖。怎么走到了这里?她不知道,她不记得曾到过这里,她早已忘记了与魏东升曾经走过的地方,她只是抓着马克扬的手按着一个方向埋头而上。

  “很美呀,”她轻叹,竟然忘记了恐惧。

  “你看看松柏下的剪影。”

  松柏下?一团黑糊糊的软体在蠕动,它的头上有两只小灯似的圆珠,在与月光的碰撞下,闪出寒光,那是什么?一个闪念飞过,“豹子?”

  人在惊慌失措时的一闪念往往相当准确,不错,那是一只豹子。在它的后边,还有两三头黑影在蠕动,这是一头母豹,正带着它的小豹们学习捕猎呢。它潜伏在一株硕大的松柏之下,凝神静息,全神贯注,在月光下极显机警与神勇。“趴下,”马克扬轻声说,“我们不能动,它在等我们走到它扑猎的范围内呢。”

  后有追兵,而前方却有母豹带着一家子挡路,它们正耐心地等待着这顿丰富的晚餐入口呢。此时此刻,他俩的心紧张到了极点,彼此之间竟然能听到对方“咚咚”的心跳声。

  “别躲了,”段达明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别以为魏东升那点伎俩就能瞒过我,出来吧。”

  追兵竟然先他们一步!他毕竟路熟,从另一条山路翻崖上山,闯在了他们前面。

  在母豹的右前方,他们看到了一个黑影,他正冲着山崖喊:“我闻到了你们的气息了,严秘书,山风把你的香水味带给了我,你出来吧,你是我师弟的老婆,我不会对你怎样的,相信我,我只针对那位姓马的。”

  两人静静地趴伏着,一动也不敢动,惊恐与惶惑袭遍全身,骨酥筋软。段达明还在喊:“马记者,我与你无仇,可是,我收了人家的钱,收了钱就得与人消灾,这与我本意无关。别幻想了,魏东升不会来了,他正开着严秘书的宝马去引开武警们呢。马记者,你看看,大队武警在搜寻你,你还活得了吗?”

  静静的夜和孤寂的山,除了他的嗓音和呼啸的山风,没有其他的声音。

  “难道我错了,”段达明自言自语,“不,这香味错不了,我今天晚上还闻过……难道,他们已翻过这山崖?”

  他左右看看:“不会吧,受了伤的人脚程有这么快?”

  他信步向山崖边走来,说时迟,那时快,隐藏在松柏之后的母豹一跃而起,在圆月的映照下,强健的身躯横穿松柏,如箭般直扑段达明,更显矫健与迅捷。突然的变故,段达明竟然临危不乱,他就地翻滚,一个鲤鱼打挺,立于悬崖之边,右手前伸,弹出飞刀,由左而右,由上而下,顺势而挥,不仅躲过了母豹的凌厉之扑,居然还划伤了母豹。

  母豹扑空,而且还受了伤,这可不是它意料中的事,它紧缩四肢,在山崖边翻滚,前肢突地前伸,攀住崖边的松柏,全身拉成直线,腾空划了个弧线,美妙绝伦,豹尾扫断一根碗口粗细的树枝,差点就扫在马克扬的脸上,它顺着松柏的弹性,重新跃回崖上,疼痛与屈辱,使它引颈咆哮,威武而雄壮,凄厉的咆哮声划破长空,夜幕下的山峦回音袅袅,使人听来肝胆俱裂,惶恐与畏怯陡然而生。

  三头小豹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扑向段达明,段达明飞踢右腿,使冲前的小豹飞出两丈开外,双手交错,飞刀闪烁,第二头小豹受伤,原地翻滚,扫堂腿划向第三头小豹,可是,母豹却迅猛扑来,人说受伤的豹子更凶恶,也更残暴,当然也更拼命,段达明不得不收腿后跃,但后面就是悬崖,他刚有警觉,瞬间的犹豫,母豹已近身,它后腿直立,前腿猛伸,大张着嘴,锋利的獠牙与震耳的咆哮,在圆月的映照下,留下惨烈的剪影。段达明不得不挥手抵挡,但是,由于受魏东升掌风袭击的后背却剧烈疼痛,引着体内五味翻腾,翻江倒海一般,撕心裂肺,使他无法凝聚内力,由于母豹的冲力与惯性,他那里还挡得住?双双滑过崖边,向悬崖深渊落去……

  马克扬突然跃起,捡着被母豹扫断的树枝,冲着那只受伤的小豹,奋力横扫,小豹由于受伤,也由于惊吓,竟然受不了马克扬的奋力一扫,本能地向后跳跃,被断枝狠狠地拦腰打个正着,由着惯性,追着母豹而去,“咕咚咚,咕咚咚……”一连串划动山崖下岩石与山崖边树枝的声音,半晌,谷地深渊传来两声沉闷的重物坠地的响声,“嘭、嘭”,它们跌到了谷底。

  另两只小豹眼见着大势已去,怏怏而去,也许是去谷底探视它们的母亲与兄弟。

  严疏寒从山地上爬起来,心有余悸,她紧走两步,扶着马克扬,高原的反应,令她有些喘不过气:“哥,你让我看到了……神勇与沉着,其实……你很勇敢呢。”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8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新省委书记

 身兼北方省委副书记、临海市委书记、临海市长数项重任于一身的郭醒世出身贫寒,他以

闻雨/花山文艺出版社

玩火者:特大反腐走私案的真实再现

 <b>特大反腐走私案的真实再现!揭示权色交易的层层帷幕!</

胡宁/新华出版社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曾毅凭着祖传绝技和中西医兼修学养,在高手如林的医学界脱颖而出,仅用三副中药便解

谢荣鹏/九州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