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官场商战 > 玩火者:特大反腐走私案的真实再现 > 《玩火者》 适者生存(2)

《玩火者》 适者生存(2)胡宁 新华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魏东升点头。

  “你知道?”严疏寒很惊讶,“你怎么知道?也是心灵感应?”

  “不是,”魏东升说,“在对方的想法不明显、不强烈的情况下,我感应不出来,我并不是什么都能感应到,我可没有达到我师父的能力。我是推出来的。”

  “你推出来?”严疏寒不相信,“就你?”

  “是,”魏东升说,“我开始也不知道,我今早从勐河到龙台,可一路上碰到了很多武警关卡,他们查得很严……”

  “我们来时也有很多关卡,”严疏寒不解,“可他们是在查毒贩,我们很顺利就过了关。”

  魏东升:“那是你的车窗前贴有特别通行证,可是,当我潜入这房前树林时,我看到段达明正在你车前撕掉那通行证。”

  马克扬:“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初,”魏东升说,“我也认为他们是在缉拿毒贩,武警们在履行他们的职责,这是很正常的行为。后来,汽车到了龙台检查站时,我碰上了以前的战友,他也在执行任务,他告诉我,毒贩正往高黎贡山湖逃窜,引起了我的警觉,因为我在太仓见过毒贩谌慧娘的通缉令,晃眼一看,那上面的照片很像妞妞。可我又一想,妞妞在龙台,咋会去高黎贡山湖?可到了你母亲家,她告诉我你陪一位省里的客人去了高黎贡山湖,而且,晚上不回来,我紧张了,说实话,我并不知道妞妞陪的省里的客人就是马记者,我当时只是怕你们与毒贩碰上有危险,可你母亲说,你开了自己的车,我感觉这中间恐怕是个圈套……”

  马克扬:“你怎么会有如此感觉?”

  “还记得吗?马记者,”魏东升说,“就在我告诉你我将退伍的那个下午,你们开完会下楼在大厅碰到我?”

  马克扬:“对,我记得,好像是刘秘书要你带份什么资料给鬲皋延。”

  “对,”魏东升接着说,“我把资料给鬲皋延送去,当时他正在打电话,好像他正在安排什么,说大后天什么的,其实说的什么,我并不知道,我只听到一些只言片语,根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况且,我也没有权力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只听到三个词很熟悉,高黎贡山湖,白色的房子和白色宝马,但当时这三个词并没有实际意义,我也没有深想。可是,当你母亲告诉我,你开着你那辆白色宝马,去了你们在高黎贡山湖的白色房子,再联想到那个毒贩谌慧娘的人和车都与你很相像,我知道,出事了。坦率地说,我这时才强烈地感应到,妞妞有危险。我并不知道鬲皋延要对马记者怎么样,但是因为妞妞和鬲皋延曾经的关系,是不是鬲皋延害怕有人会用他与妞妞的事阻止他升迁,所以要杀人灭口?”

  “幸好你赶来了,”马克扬由衷地说,“不然,我和你的妞妞现在只怕正在阎王爷那儿告状呢。你的推断有一定道理,不过,据我分析,就是有人反映他有这么一档事,也不会影响他升迁,当然,前提是他确实要升迁,但现在小严早已与他分手,为这个杀人?除非他脑子进了水。刚才,我们从段达明的口中得知,鬲皋延主要针对的人是我,你的妞妞只是不小心附带上了,对吧,小严。”

  “对,”严疏寒证实,“他是这么说的。”

  魏东升:“段达明?他会告诉你们真相?”

  “他当时……已经认为我们俩就是死人了,”马克扬说,“所以他非常得意地告诉了我。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如果我们已死,就算知道这些个阴谋,对他,对鬲皋延都没有威胁,他没有必要撒谎。”

  魏东升想想:“这中间的道理我就不知道了?”

  “是呀,”马克扬深思着,“我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于死地?而且花这么大的代价?就是仅仅策划这个阴谋也要他至少三天三夜苦思冥想。”

  这确实是一件令人费解的问题。

  魏东升:“我们请教向警官吧?”

  马克扬苦笑:“刚才和段达明打架时,手机被打坏了。其实没有打坏也没用,这儿没有信号。”

  “这样吧,”魏东升说,“我们现在还是把现有的思路理清,再看看下一步怎么走,搞不好,就是那两具尸体也会判我们谋杀,就算能说清楚,举证也要花我们不少的时间和精力。”

  马克扬说:“行,就按东升说的办。”

  “妞妞,”魏东升小心翼翼,“我不是不信任你,但要理清这些个事的来龙去脉,我恐怕要问些问题。”

  严疏寒笑:“行,你问吧。”

  魏东升:“你是怎样和马记者到一起的?”

  “哦,”严疏寒说,“今早,周晶桦打电话给我,要我最后再帮她一次,她要我陪马克扬来这高黎贡山湖玩玩,因为,她的公司将到楠东发展,马克扬的那支笔以及他的能力人气都是她所需要的。”

  “所以,你就答应了?”

  “是,”严疏寒红了脸,“东升,前不久我答应嫁你时,曾给你讲过,我……喜欢……所以,所以……我自己也想陪他玩玩,因为,他一旦回楠东,我们从此……恐怕再无缘见面,所以……”

  “这个我知道。”魏东升说,“所以你就找他了?”

  严疏寒低下头:“是。”

  见严疏寒尴尬,马克扬不忍,于是插话:“我在太仓,也是她告诉你的?”

  “是。”

  “她怎么知道?”

  严疏寒摇头。

  魏东升:“除了我,谁还知道你喜欢马记者?周晶桦吗?”

  “是,我对她谈过。”

  “她知道你要嫁给我吗?”

  严疏寒:“知道,辞职时我就告诉她了,还请她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鬲皋延呢?”

  “这个,”严疏寒说,“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在认识马克扬之前,我已经与他分手了。”

  魏东升说:“这个事我明白了,我这样推断,周晶桦与鬲皋延是一路的,为了取马记者的命,他们利用了妞妞的感情,因为他们知道,过了这几天,妞妞就不会再邀马记者单独出游了,对吧,妞妞。”

  “对,”严疏寒赶紧说,“是这样,我来时就对马克扬说过,这是最后一次与他游玩,以后,再不会了,因为,我嫁人了。”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8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新省委书记

 身兼北方省委副书记、临海市委书记、临海市长数项重任于一身的郭醒世出身贫寒,他以

闻雨/花山文艺出版社

官场攻心计:一场意外的绯闻风波

 翰州市委市政府接待处主任夏婉若因“绯闻”风波自杀。年轻漂亮的团市委副书记韩永梅

刘德明/金城出版社

办公室谋心记

 身为某集团高管的董悠然在企业变革的过程中要成功演绎上、下、左、右四重角色。与女

莲静竹衣/中国经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