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官场商战 > 玩火者:特大反腐走私案的真实再现 > 《玩火者》 心有苦涩

《玩火者》 心有苦涩胡宁 新华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严疏寒来电话的时候,马克扬正坐在床上看书咧。

  晚上的饭局令他烦透了,回到招待所,他在浴缸里蓄满热水,美美地泡了一个热水澡,使一身的疲劳在热水的浸泡下逐渐消散。上了床,他给倩茹打电话,卿卿我我一番,无非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类。然后,他给东林打电话,告诉他罗天成被抓起来了,希望他能通过关系,让自己能尽快见到罗天成。

  东林说:“这个应该没什么问题,我有个同学在边西市局计安处任处长,我给他打电话,请他想想办法。”

  马克扬问:“你现在在哪?”

  “腆沁江边上呢,薪虞铃给你发信息的讯号应该是在这一地区发出的,我们正在这一带搜索咧。”东林说,“对了,我告诉你另外一个事,还记得分局的周刚吗?”

  马克扬:“记得呀,就是鼻子上有只苍蝇在边峰停车场被人杀死的那个。”

  “对,就是他,”东林说,“他有个堂姐,叫周晶桦,开了家公司,叫边西国际商贸集团有限公司……”

  马克扬拍腿:“噢,我是觉得这个公司名这么耳熟。”

  “什么?”

  “在火车上,我碰上一个人,”马克扬解释,“是这个公司的秘书室主任,她当时给我名片,我就觉得这公司名耳熟……”

  东林道:“从边西公安局传来的信息,他们在边西税务局获得资料,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周晶桦的边西国际商贸集团有限公司这几年几乎包揽了武国雄的边西建筑集团有限公司的全部进货合同,两家公司都是私营企业,可是一家公司包揽了另一家公司的全部进货合同,这恐怕不太正常吧?所以,我想请你去查查。”

  “行,”马克扬说,“明天我约约那个秘书室主任。”

  “是呀,正好可以假公济私。”

  “哎呀,东林,”马克扬气不打一处来,“你要不要我查?”

  “查,查,算我说漏了嘴……”

  “你说什么?”

  “不对,不对,”东林嬉皮笑脸,“算我说错了话还不行吗?”

  马克扬笑:“你呀,真该打。”

  刚放下电话,拿上书还没有翻上两页,严疏寒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他摁了接听键,听筒里立即传出甜润娇媚的声音。

  “马记者,我是严疏寒。”

  “小严哪,”马克扬说,“我正要找你呢。”

  “是吗?咋不给我来电话。”

  马克扬:“我怕太晚了,影响你休息,准备明天一早给你去电话呢。”

  “什么太晚了?”她爽朗地笑,“我在你楼下,你下来吧?”

  马克扬无奈地穿上衣服下楼,严疏寒笑盈盈地迎向他,拉着他的手说:“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出了门厅,一辆白色的大宝马挡住去路,严疏寒熟练地打开车门。马克扬迟疑着,“上车呀。”严疏寒说。

  马克扬坐在副驾驶位上,迷惑地:“秘书室主任开宝马?”

  “不对吗?”严疏寒发动汽车,歪着头,“谁规定秘书不能开宝马?”

  “噢,不是。”马克扬笑,“我只是想,给秘书配宝马,你的老板可真……”

  “什么?”严疏寒说,“真奢侈?”

  马克扬:“应该是真大方,很多大老板也给手下配车,可没听说配宝马的。”

  “告诉你吧,”严疏寒开动汽车,随手甩他一个蓝本本,说,“这车可不是我老板配的,你看看上面的名字,它是我自己的。”

  白色宝马轻快地驶出市委大院的林荫道,驶出大门,汇入车流。

  “这就更不可思议了,”马克扬接过蓝本本,车主一栏里真是填的“严疏寒”三个字。他说,“开着宝马当秘书?你不是脑子进水了吧?”

  “你脑子才进水了。”严疏寒抢白道,“谁规定开宝马不可以当秘书?”

  “这倒没人规定,”马克扬说,“只是让人无法理解。”

  “其实告诉你也无妨,”严疏寒神色黯然,小声地,“这车是人送的。至于是谁送的,你可真是不能再问了……因为,为了他的前途,我已经离开他了。”

  我说呢,这么貌美的姑娘咋会就没有男孩子追。马克扬看看她,娇柔美丽的脸,露出幽幽的愁色,楚楚动人,忍不住他就伸手捏住她放在换挡杆上的手。她的手可真是柔软如棉呢,让人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柔柔的怜情,有点甜,也有点苦涩。他轻轻地用力,小声说:“我能理解。”

  白色宝马右拐,向郊外驶去……

  她苦笑:“我知道你能理解,在你的书里,你对这个……现象也有透彻的解析,所以,我想找你聊天。不过,我想告诉你,你可不知道,我十岁时就失去了父亲,两年多前,我母亲得了尿毒症……”

  “哈,我明白了,”他打断她,自以为是地笑着,“你为了救母亲,顺带‘救’了一辆大宝马来。”

  “嘿,”她娇笑着,打他,“你咋这么坏?”

  他顺势拉着她的手,轻柔地抚摸。她将车滑向路边的树荫下,停车,熄了灯,突然就扑到他的身上来,搂着他嘤嘤地哭泣起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马克扬开始吓懵了,手足无措。不过,最终还是明白她是心里苦,而且无从发泄。尽管开着大宝马,可心里苦哇!他轻拍她的背,喃喃地:“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半空中,弯弯的月牙儿将朦胧的月光透过树荫洒进车里……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8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新省委书记

 身兼北方省委副书记、临海市委书记、临海市长数项重任于一身的郭醒世出身贫寒,他以

闻雨/花山文艺出版社

玩火者:特大反腐走私案的真实再现

 <b>特大反腐走私案的真实再现!揭示权色交易的层层帷幕!</

胡宁/新华出版社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曾毅凭着祖传绝技和中西医兼修学养,在高手如林的医学界脱颖而出,仅用三副中药便解

谢荣鹏/九州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