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官场商战 > 玩火者:特大反腐走私案的真实再现 > 《玩火者》 生死攸关(2)

《玩火者》 生死攸关(2)胡宁 新华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当夜幕降临时,他们在太仓前面的一个站下了车,这是一个小站,从软卧车厢下车的就他们两个人。他们就在车站旁边的小食店里,一人吃了碗面,叫了辆出租车,继续向西,昏昏沉沉中过了沧泥江,到了一个叫佤窑的小镇下了车。午夜的小镇寂静无声,朦胧的月牙儿悬挂在空中,轻柔的夜风迎面扑来,带来浓郁的乡土丛林气息。武国伟带路,上了两个石板坡,过了一座小桥,已出了小镇,再向上,爬了一个土坡,七弯八拐,拐进一片绿树丛中,在朦胧的月光中,沿着一片大小不一的青石铺就的小路,在一座土石筑成的独门小院门前停下,武国伟掏出钥匙,打开门,院里一片漆黑,没有人。

  “别怕,”武国伟拿出打火机,打亮火,“跟着我,这是我舅舅的院子,舅舅已去世,舅娘去了我表弟家,所以,这里归我。”

  他关好院门,快步进了堂屋,打开灯。在微弱的灯光下,薪虞铃发现自己已处身在西陲边疆的小院里。这是座占地很小的院子,用木材筑成的堂屋厢房一字排开,大约三四间,房外还搭了一个厨房,低矮的院墙由土石筑成,小院的中间搭了个葡萄架,架上的青叶在微风中“飕飕”作响,湿润清幽的气息在院中回荡。武国伟放下随身行李,打来水,请薪虞铃擦洗。他说:“薪姐,洗洗,先解解乏,休息一下。我去弄点吃的。”

  “行。”薪虞铃拿出洗漱用具,一边洗脸,一边说,“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把电视打开,你看看电视,我先将我舅娘的屋子收拾一下,你可先休息。我一会就好。”说着他打开电视,这台电视恐怕就是这个家里唯一值钱的物品了,应该是十四的吧,黑白的,这样式在城里肯定是找不到的了,不过,效果还不错,能收几个台。薪虞铃把它调到楠东台,正好是晚间新闻时间,她得到一条意想不到的消息。播音员说:今天上午涉嫌奸杀的记者马克扬被证实是受人陷害,已被无罪释放。

  武国伟吃惊地:“这么快?”

  薪虞铃脸色惨白,瘫坐在竹椅上,她知道,后面的七十来万肯定收不到了,而且还会被马克扬及公安人员追踪,尽管罗惠娟不是她所杀,但她肯定是帮凶,这后半生多半已与逃亡结缘。她不得不佩服刘志民和武国雄,他们竟然会想到要他们暂避山林。而且,显然留有后手,不然,武国伟的舅娘怎么会恰恰去了儿子家?而且,家里的钥匙又正好在武国伟的身上?此时此刻,他们才明白马克扬的能耐,原以为天衣无缝,甚至是铁证如山,可不到一天,事情便翻了过来,而且还暴露了自己。

  武国伟没有这么多心眼,他竟然找来了一大堆柴火,煮了一大锅红苕。当他把红苕端进堂屋的时候,手机响了,他拿出电话。

  “这么晚了,是谁?哟,我哥!”他摁下接听键,边接电话边对薪虞铃说,“薪姐,你先吃,我接电话。”

  “行。”薪虞铃伸手取了只热烘烘的红苕,一股新鲜的香味扑鼻而来。

  武国伟还在接电话,“什么?”他吃惊地叫,声音突然提高。她抬头看他,他的脸因紧张而变色,而抽缩,眼睛瞪得老大,怪怪地盯着她,竟然……露出凶光,一股不祥的感觉油然而生,她不由紧张起来,“怎么了?”

  他放下电话,紧紧地盯着她,一步步向她逼近,刚才那个小心谨慎、唯唯诺诺的粗壮汉子已经不见了,换来的是一位眼露凶光、五大三粗的凶徒,她瘫坐在竹椅上一动也不敢动,由于恐惧,嘴唇颤抖:“你……干什么?”

  “薪姐,”他说,他竟然还喊她薪姐。“你别怪我,我也是奉命行事。”

  她努力使自己镇静,可是,办不到,她结结巴巴:“刚才……谁的电话?”

  “我哥。”

  “他说……说什么?”

  他一把抓起她:“他要我杀了你,他说,凡是马克扬认识的人都得死。”

  “不,你不能杀我。”她努力挣扎,“我干爹知道……”

  他冷笑:“你以为我哥吃了豹子胆?刘老大的情妇他敢杀?不是刘老大自己的命令,谁敢动你一根毫毛?”

  “什……么?”这只蔫黄瓜!她啃了一半的红苕滚落在地。突然的变故使她手足无措,极度的恐惧更使她全身颤抖,他们要杀人灭口!求生的欲望,使她不顾一切,她拼命挡他的手,扑通一声跪在他脚下,一把抱住他的腿。“不,大兄弟,不要杀我,我听你的,我真听你的,你要我干什么都行,不要杀我。”

  他的手,孔武有力,抓住她的脖子就像抓住一只鸡,随时可以捏死她。她的脖子光滑细腻,她的脸不停地在他的手背上蹭,他的手没有再加力,她伸出舌头舔他的手,双手不停地在他的双腿间摩挲,她必须用尽女人的最后招数,令他心软。他露出微笑,有点肆无忌惮,他说:“毕竟是大官的情妇,这手感确实不同。”

  她眼巴巴望着他,露出期盼与乞求,她的手摸索着逐渐伸向他的裆部,她知道男人的弱点,这是她最后的希望,嘴里不停地念叨:“我是你的,你要怎样都行,我……为你……做什么都行。”

  “你真听我的?”

  “真听,真听。”她答,可怜巴巴,楚楚动人。“我不会跑,这里人生地不熟,我往哪儿跑?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将我绑上,对,绑上,白天,你有事要出去,可以把我绑在床上,你回来,我伺候你……我给你搞……刘老大每次搞我都很满意,这是真的!你试试,肯定很舒服,搞完了我给你烧水洗澡,给你搓背……对了,我还有钱,你哥给我的钱,你看见我存在卡上的,我都给你,给你密码……”

  在她的挑逗下他逐渐兴奋,他不得不“呵、呵”地呻吟,心想,要杀她,还不比捏死只鸡容易?罗惠娟不比她壮实百倍?又踹又跳,如母牛般奋力反抗,还不是被我轻松愉快地摆平!不仅强奸了她,而且没怎么用力就掐得她翻眼睛翘辫子!当然她那身赘肉可无法与大官的情妇比,而且戴着套,真他妈的没感觉!不是为了要洒上那位马什么的记者的精液,我才不戴他妈的那个套!

  这里地处偏僻,丛林环抱,而且还是单独的小院,就算白天也根本无人从门前墙边经过,根本无须担心她叫,叫破嗓子也没人能听见,也无须担心她跑,细皮嫩肉的她,能跑多远?不许她穿衣服,她能光着屁股跑出去?反正现在也回不了城,这不是现成的清福吗,感觉一下大官情妇的伺候,不是很好的享受吗?而且,还有钱,我为我堂哥办事不就为了钱吗?她这个钱,我可要挣好几年呢。她早晚得死,晚死几天又何妨?得试试,她是否真的听话?他说:“脱光衣服,而且从此不准穿。”

  “是。”她含混地答,立即照办,手忙脚乱地扒去衣物,很快将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呈现在他的眼前。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8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新省委书记

 身兼北方省委副书记、临海市委书记、临海市长数项重任于一身的郭醒世出身贫寒,他以

闻雨/花山文艺出版社

官场攻心计:一场意外的绯闻风波

 翰州市委市政府接待处主任夏婉若因“绯闻”风波自杀。年轻漂亮的团市委副书记韩永梅

刘德明/金城出版社

办公室谋心记

 身为某集团高管的董悠然在企业变革的过程中要成功演绎上、下、左、右四重角色。与女

莲静竹衣/中国经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