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官场商战 > 玩火者:特大反腐走私案的真实再现 > 《玩火者》 父子连心

《玩火者》 父子连心胡宁 新华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奥迪A6发出轻快的轰鸣,徐徐驶出机场,在高速公路上奔驰。马克扬轻按自动窗钮,使车窗放出一条缝,让微风吹拂着脸,脸上感到一丝丝惬意。坐在前排的小江转过头来,说:“今早,孟书记要我到机场接人,我就猜到是你,果不其然。”

  “来的时候,她没有告诉你是接谁?”

  “没有,”小江笑笑,“为了保密,她在飞机将要降落时才告诉我。”

  “是吗,”马克扬有点吃惊,“这么严重?”

  “是呀,”小江道,“你不知道,孙建福的这个案子孟书记有多费心,大部分涉案人员都已浮出水面,可是,到了最最紧要关头却卡了壳……结果,关键资料却落在你的手上,你说她能不重视吗?”

  “你怎么知道在我手上?”马克扬道,“三个月前,我离开楠东时,去的是边西市,它可是在西南边陲,而今天却是从东南方向的海城市飞回,你怎么就猜到是我呢?”

  “第六感应嘛!”小江有些得意,“孟书记除了要我接你以外,还早早地通知公安厅的头头们到省纪委听汇报,不是已有重要资料是什么?我一听是接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马克扬由衷地:“你还真有第六感应!”

  “那是假的,”小江轻描淡写地说,“秘书嘛,就是要想到领导所想的。不然,怎样做秘书?”

  马克扬正要答话,手机却响了,他看看,是前妻的号。与前妻离婚近一年了,他从没有接到过她的电话,他曾给她打过无数次电话,她从不接,只是偶尔,他晚上将电话打过去时,她会让儿子听电话。他本不想接她的电话,想想又何苦赌气?

  见他接电话,小江扭开了音箱按钮,车厢里弥漫起如泣如诉的旋律和阿杜那特有的沙哑幽怨的嗓音。当然,这音量并不影响他接电话。

  并未等他讲话,手机里便传出他前妻声嘶力竭的声音:“马克扬,你害了我,又害我儿子,我跟你拼了!”

  “什么?”马克扬一头雾水。

  电话里传来嘤嘤的哭声:“小杰被绑架了。”

  马克扬心头一振,头皮发麻,舌头有点不听使唤:“你……是说……儿子……”

  “是的,儿子!我的儿子——我不活了!”跟着又是一通号啕。

  马克扬终于回过神来,他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他听明白了,在今天这阳光明媚的早晨,在他满怀自信大踏步走出机场新候机楼,即将迈入新的起点的时候,小杰,他的儿子,那个紧紧搂着他,眼含忧伤的小不点儿被绑架了!这突发的事件打乱了他的思绪,他必须冷静下来。他说:“小雨,你不要慌,怎么回事,慢慢说。”

  “今早……”她呜咽着。

  “你等会儿,小雨。”马克扬的电话有“嘟嘟”声,“我有电话进来。”

  “是他,他问了你电话。”林思雨肯定地说。

  “谁?”实际上不问也知道。

  “绑我儿子的人。”

  他摁了转接。电话里传出那低沉阴冷的男人声音:“马记者?”

  “是。”他答,沉着而冷静。

  “你儿子在我手上。”

  “你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实话实说……”对方拖长语调,嗓音中透出残忍与冷酷。“我要的钱你也出不起。我只要你随身带着的小电脑包。当然,包括里面的一切。”

  “也包括我的内裤?”听筒里的声音很杂,好似人来人往,这是公共地点?他努力地判断。

  “是的。”

  “哦,明白了。”

  “明白就好。”

  他确实明白了,他要的是那个已故市长石宝胜的笔记本及海关记录资料,为了保险,那笔记本正是被他的内裤包着,这不过是他下意识的动作,用内裤包着就一定保险?他扫视了一下电脑包,它正安详地躺在他身边的座位上。就是为了这包里的笔记本及资料,一位海关干部失去了双腿,另一位海关干部失去了儿子,还有一位公安干警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三个月来,他面临着许多危险与灾难,经历过很多痛苦与磨难,但都逢凶化吉,而且平安归来。可是,就在他春风得意即将功德圆满的时候,对方却给了他最最沉重的一击,他输了,输得完全彻底,因为对方捏住了他的软肋,他不得不投降。

  儿子阳光灿烂的身影在脑中闪现,还有小不点那哀怨忧伤的眼睛在他眼前晃动。他说:“你要怎样?”

  “你最好能明白。”阴恻恻的声音在冷笑,“不然,你会收到你儿子的一根手指,或者,干脆是一只手。”

  “别!”血淋淋的画面似乎就在眼前,马克扬的心在抖,在下沉,一股凉气直穿背脊骨。他好似听到孩子在哭,是小杰吗?他的心,似有上万只蚂蚁在咬,他一遍遍地对自己说,冷静,冷静。他问:“是我儿子在哭?他怎么了?你不能……”

  “没什么,”对方轻描淡写地说,其嗓音,冷漠得令人窒息。“他摔了一跤。”

  他的心一阵紧:“他只是孩子,什么都不懂。”

  “我知道,”对方直言不讳,而且,强词夺理。“他不过是我的一颗筹码。我只是想看看这颗筹码有多重?也想知道你这个抛妻弃子的人是否还有人性?”

  天老爷!他竟然问我“人性”?搞错没有?!

  马克扬还未回话,就听电话里传出那男人凶狠的声音:“小杰,过来,跟你老爸讲话。”

  “爸爸,”是儿子的声音,尽管还在抽泣,可稚嫩的声音却透出期待与兴奋。“叔叔说,带我去你那儿,你在哪儿呢?”

  “乖儿子,”马克扬的心在流血,可是他的声音却透出十分的慈祥与挚爱。“爸爸立即来接你,乖,你是勇敢的小哪吒,对吧,不怕。”

  “嗯,”儿子懂事地,“小杰不怕,小杰是小……”

  孩子的话没有讲完,电话被抢走了。

  “到人民医院下车。”还是那个男人的声音,还是那么残忍与阴森。“别耍花招,你儿子可是充满了朝气。”

  对方是凶狠残暴的歹徒,马克扬没有再说什么,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他收了线,将手机放在上衣口袋里,来不及对前妻转述电话内容,拍拍小江的肩:“小江,我得在前方路口下车。”

  “什么?”正在专注听音乐的小江愣了下神,“这怎么行?孟书记还在等……”

  “我知道,”他不得不打断他,急促地说,“我儿子出了车祸,要输血,恐怕只有我的血才对路。我必须立即去人民医院。”

  “出了车祸?你儿子?”小江倒抽了一口冷气,立即拿出手机,“我得赶紧向孟书记汇报。”

  电话接通后,马克扬迫不及待地从小江手里接过手机。“让我来跟她讲吧。”

  “喂,”电话里传出孟泰英那安详而沉静的声音,“是克扬吗?孩子出了车祸?”

  “是的,必须立即输血。”向这位受人尊敬的老公安战士撒谎,他内疚到了极点,但是,他不得不这样做。

  “行,那资料……”孟泰英的声音很果断地一转,“救孩子要紧,你赶紧去医院。其他的事等救了孩子再说。”

  “好,谢谢,谢谢!”他一连说了两个谢谢。收了线,他将手机递给小江。“你回去告诉孟书记,她要的资料,我三天前就寄到楠东了,为了安全,我没有带在身边。”

  他在撒谎,因为石宝胜的笔记本是石小妍今天早上他上飞机前才交到他手上的,只是小江并不知道。要救儿子,他不得不首先稳住小江。

  “要我帮忙吗?多一个人可能对你有帮助。”小江问。

  “不用,孩子的母亲也在那儿,我安排好孩子就去找你。”

  小江知道他已离婚,所以并未勉强。“我把手机号码给你,你随时跟我联系。”

  前方不到一百米就是人民医院,可是,汽车却慢了下来,减速,最后居然停下了,他们的前方,一长溜各式车辆停在路中央。

  奥迪A6轻快地驶进人民医院,在急诊科门外稳稳地停住。马克扬拿着风衣下了车,将电脑包斜挎在肩上,与小江挥挥手。奥迪A6再次启动,冒着尾烟缓缓驶出医院。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18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新省委书记

 身兼北方省委副书记、临海市委书记、临海市长数项重任于一身的郭醒世出身贫寒,他以

闻雨/花山文艺出版社

玩火者:特大反腐走私案的真实再现

 <b>特大反腐走私案的真实再现!揭示权色交易的层层帷幕!</

胡宁/新华出版社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曾毅凭着祖传绝技和中西医兼修学养,在高手如林的医学界脱颖而出,仅用三副中药便解

谢荣鹏/九州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