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青春校园 > CS之赏金猎手 > 双败淘汰(5)

双败淘汰(5) 东方出版中心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刘左的枪口瞄准了王大道的头部。0.1秒钟后王大道将成为本场战斗里的亡灵,和其他阵亡的战士一样OUT出局。

  

    距离炸弹爆炸时间还有20秒。阿杰,擦亮你的枪,在北京等着我们!

  

    刘左扣动了扳机。

  

  

    一声枪响后,中弹的人骤然死亡。尸体在子弹巨大的推动力下仿佛慢动作一样飘起然后落下,鲜血染红了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

  

    所有的人,CSER们裁判们观众们都情不自禁张大了嘴巴,惊讶之情溢于言表。而这里面最惊讶的人莫过于刘左。

  

    这声枪声既不是上了消音器以后M4的沉闷短促的声音,也不是AK47步枪霸道开散的声音,而是一声悠长却在中途忽然断掉的声音。稍有CS经验的人立刻明白了,这是AWP的枪声,而且持枪者必定是个有深厚作战经验的CSER。从他的枪声就能听出来——那声悠长忽然中断,是因为枪手迅速由手电切换的缘故,以最快的速度在开枪的同时开关手电,以避免AWP悠长的枪声暴露自己的位置。隐藏声音的技术是有高下之分的——高手的切换速度特别快,听上去仿佛将AWP悠长的枪声中途截断一样。

  

    刘左尸体飘起来后,重重倒在了地上。死的瞬间他看见了一地的碎石,是那种踩上去以后会发出“沙、沙”响声的石头。小的时候他被父母送回老家过了好一阵日子。老家的后面的小山坡就有不少这种碎石,是村里人盖完房子后的废料,他们都倒在这里。孩子们最喜欢到这个地方玩,穿着外婆做的布鞋踩在碎石上,那种沙沙的响声和软软的脚感让童年充满温馨愉快的回忆。

  

    制作火车道这个地图人应该是老外吧,他怎么能这么精确地描绘出这种让人怀念的碎石地呢?虽然放在废弃的火车下,可是踩上去的感觉还是一样的。每次来到这个地图,刘左总会想起家乡,想起唠叨的、总担心自己没吃饱的外婆。那种感觉和这地面是一样的,软软的。

  

    刘左的鲜血洒了一地。触目惊心的红色里刘左不知道是沮丧还是诧异,也许两者兼而有之吧。死了就死了,CS里没有永生的人。但想到是怎么死的,总令刘左心存疑惑——死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狙击手的位置是在右侧的高楼平台。但刘左踮脚走到狙击手能看到的位置的时候,特地观察了一下狙击点,那时狙击手并没有露面,可能还是潜伏在那里。而刘左从蹲下到准备射杀王大道的整个时间不到一秒钟,也就是说狙击手是在这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发现刘左、开镜并射杀的他。这样的速度即使让W来做,刘左也认为几乎是极限。而且,狙击手完全可以慢打,即在发现刘左后瞄准,十分把握后在射击。可是他没有,他几乎是一发现刘左就狙了他。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不犹豫,不等待最佳黄金时机?

  

    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他隐藏在平台上的时候,已经知道了刘左的动向。甚至他也可能瞄准过他,但因为不想打草惊蛇而放弃了射击奔跑中的刘左。等刘左蹲下的瞬间,狙击手不能再等待了,因为他一定以某种方式知道了刘左瞄准的对象是王大道。知道自己的队友就在刘左的准心里被瞄准,所以他才会那么果断地开枪,而且是一击致命。

  

    狙击手以什么方式知道的呢?他怎么会在那么关键的时刻出现并且挽救队友的生命呢?这次挽救非同寻常,它几乎意味着本局的胜利。刘左死后,王大道已经跳上拖车开始拆弹。

  

    刘左看了看屏幕,杀死他的人叫“Feng”。他不认识这个人。可是对于SIP战队和他们的FANS来说,这个名字太熟悉了——不是别人,正是SIP战队的灵魂人物:军师陈明枫。

  

    陈明枫用狙击枪再次瞄准正在拆弹的王大道的身边,即使胜利在望,他仍然慎而又慎。高楼上的微风吹散了AWP的枪烟,陈明枫在心里说:“这就是配合。经过无数次的训练而形成的默契——你们这些野路子不能理解的配合。” 队友们看见陈明枫嘴角浮现的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还有最多三秒钟,警察将再次获得本局的胜利。本局的意义在于,它要么是警察奠定上半场胜利的基石,要么是匪徒扭转战局的转机。双方都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争夺得异常惨烈。然而照目前的形势看,只怕是警察将再下一城了。阿猪脸色惨白地看着屏幕,手指紧纂着鼠标。

  

    “SIP战队”的二线队员禁不住面露喜色,这一局的胜利已经是囊中之物,而上半场的胜利也在招手。他们几乎忍不住想击手称快。就在这时,又一声AWP悠长的枪声响起。

  

    难道是陈明枫发现了最后一个匪徒?凭陈明枫的枪法,匪徒的命运可想而知。看来此局在陈明枫的最后一枪里彻底终结了……不对!眼尖的队员看到屏幕上的信息里虽然有Feng的名字,但并非在射击者的位置,而是……而是死亡者。

  

    匪徒的最后一个战士W用同样的AWP爆了陈明枫的头。

  

    只有陈明枫一个人知道这支枪的份量。事实上,W在错综复杂的通道里出现的时候,陈明枫看见了他,并以神速将瞄准镜向W身上切换。

  

    可是W只让他的枪移了一半。移到一半的时候陈明枫已经被击中,被那个从通道里突然出现的人射杀。他那样不慌不忙,似乎胸有成竹又仿佛漫不经心。陈明枫就这样轰然倒地,事先没有半点预感。王大道看到了陈明枫的死讯。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5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风向远夏里

 【祝锦官】热心、率真的伪萝莉一枚。在“竹马”和“骑士”的温柔守护中成长为最美好

若若的小猪/珠海出版社

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

 每个人都有这么无忧无虑的年代吧——无性别年代。写不完的作业、不懂我的爸妈、讨厌

吴小雾/江苏文艺出版社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

辛夷坞/朝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