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社科总馆 > > 中国战区最高统帅——抗战时期的蒋介石 > 1.派宋美龄赴美求援(5)

1.派宋美龄赴美求援(5)杨树标 杨菁 华文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五是关于丘吉尔访美。1943年5月13日,宋美龄致电蒋介石说:“罗夫人刻来告,邱吉尔抵,带来一百余重要将领及高级随员,此为从来未有者。其中有本在印度之陆、海、空军司令长官。”又说:“罗谓将向邱吉尔商讨,请英将定疆飞机场修理交由美工师部队接收负责,以加强运华吨位。”第二天,蒋介石回电宋美龄说:“邱吉尔即到华府,如能与其相见面,则于公私皆有益。此正吾人政治家应有之风度,不必计较其个人过去之态度,更不必存意气。但应必须不失吾人之荣誉与立场。”15日,蒋介石电示宋美龄说:“刻召见美国代办,面告转达其政府之言如下:此次邱吉尔首相在华府期间,凡于中国有关事项,或与太平洋有关问题,如有会议,请约蒋夫人与宋部长出席参加可也等语。此系正式通知,罗、邱必能重视,请准备一切为盼。”尤其是丘吉尔在美国向全世界广播演说,“建议战后由英、美、俄总揽一切,完全将中国摒弃门外”。对此,宋美龄“对这篇演说很不满意”。宋美龄认为“实有加答覆之必要,以免邱吉尔以为我之可欺,而加紧其排挤我国之工作”。于是,宋美龄在5月22日晚芝加哥演讲词中“加以巧妙之反驳”。事先,宋美龄打电话请罗斯福在无线电中收听。这些做法,获得良好反应,宋美龄在24日电告蒋介石说:“据赫尔称,罗斯福现在设法请行政方面负责人在星期五演说对付英国。又美国上下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及各位委员经派人接洽,均应允在两院分别发表言论,注重战后中国务须列入四强之一,亚洲和平尤须倚重中国等语。”26日,宋美龄又致电宋霭龄说:“若问美国是否同意邱吉尔之演词,则大部分人士将保证如下:美国决定击败德、日,不分轻重,东西轴心国家必须完全铲除。国会民主党领袖麦克卡麦克发表演说攻击邱吉尔,并提起中国在战后问题中之地位,他称:‘我们不能存有击败日本为次要之观念,中国必须出席和平会议,应有他合理之地位,并非为一被救之儿童。中国为四强之一,应决定将来之和平会议。’以上美国之反响,皆因妹立即在芝加哥对答邱吉尔之演词所致之,今晚所听到艾登②2之演词已完全改变论调矣。”

  六是关于史迪威问题。1943年6月18日,蒋介石致电宋美龄,在她离美拜别罗斯福总统时,将史迪威问题“相机提出”,“但不必太正式,亦不以要求其撤换之方式出之”,“只以真相与实情告之”。这份“真相”“实情”又是怎么样的呢?蒋介石在电报中说:“史迪威在华如只对余个人之不能合作,则余为大局计,必能容忍与谅解,不足为虑。但其态度与性格对中国全体之官兵与国民成见太深,彼终以二十年前之目光看我今日中国革命之军民,不只动辄欺侮凌辱,而且时加诬陷与胁制,令人难堪。而其出言无信,随说随变,随时图赖。故自史氏来华与缅甸失败以来,在此一年间,中国军队精神不惟因彼之来华援助未有获益进步,而且益加消沉与颓丧。以史对华之态度与心理所表现者,几乎视中国无一好军人,无一好事情,根本上不信华军能作战,更不信华军能有胜利之望。彼之心理既对华军绝无信心,若且如欲其指挥华军求胜利,岂非缘木求鱼!而彼对其自身所处理之业务与计划,以为无一不善,固执不变,毫无洽商余地,绝不肯为全盘战局与整个计划作打算,应不顾及其事实与环境之能否做到,而全凭其主观用事。故现在中国一般军人对史心理皆以为如果再听其指挥,不惟无胜利可望,且必徒受牺牲,非至于完全失败不可。且其曰常态度与动作尽是胁制中国,而非协助抗日而来,其结果必与美国政府对华之热忱援助,及传统之友爱精神完全相反。”蒋介石还对此表态说,“余为史事对于一般军官严加劝诫,令与史氏合作且尊重其意旨,俾史氏工作得以顺利推进,自当用尽心力维持友谊,惟长此以往,若时时发生此种误会,则有不胜防制之苦,故余为大局之前途,为作战之胜利计,甚望罗总统明玚此中真相与现状,甚恐负其对华之盛情,使其将来失望,故不敢知而不言也。”20日,宋美龄密电蒋介石询问关于史迪威事是否仍照18日的来电的内容转告罗斯福。电报说:“史迪威事,若照兄意告罗君,以妹判断:(1)恐因不满我方之真实评议,反使进攻缅甸计划障碍丛生;(2)一切计划及联络均有史氏接洽,今突然提出易人,恐害联系,请兄熟思后,是否仍应照来电转告?”21日,蒋介石电复宋美龄说:“对史迪威事并非正式要求其撤换,不过使之察知实情而已。待有便乘机以闲谈出之,否则不谈应可。”

  第四件事,顺访加拿大并准备访英。

  宋美龄在美期间,于1943年6月15日至18日赴加拿大访问。6月7日,她致电蒋介石说:“妹定于十五日赴加,十八日再返纽约。”16日,她在加拿大国会发表了长篇演讲。一面,她吹捧了加拿大的资产阶级的民主制度,说:“贵国国会,就其制度而言,实起于古代良好之制度,即盎克鲁撒克逊民族之贤人议会,迄今一脉相传,从未中断。此一制度,不论在升平或非常时代,俱已证明其效能。”同时又就民主政体展开了广泛的论述。另一面,她揭露了日本在侵华战争中“所强夺之物资,其数量殊堪惊人”,“可见将日本逐出中国之为重要”。她巧妙地肯定了加拿大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的贡献:“贵国民军经年累月所积聚作战之英勇;贵国所送往英国之大批粮食与军火;贵国使用贵国机场以训练联合空军;贵国对于作战努力,就每一人口平均计算,所生产之物品较任何其他联合国为多。凡此种种,均是表示加拿大努力作战、争取胜利之坚强意志。”7月8日,蒋介石就宋美龄访问加拿大的成功,分头致电加拿大总督安思罗和加拿大首相,“中殊为感激”,“并望早日能获有觌晤之良机”。

  宋美龄准备访问英国是英国邀请而动议的。由于丘吉尔反对在缅甸进行大规模的战役,同蒋介石有严重的分歧,在丘吉尔的眼里,战胜日本取决于海上而不是缅甸的丛林,也不喜欢看到美国、中国来分享夺回缅甸的荣誉,而且坚持先欧后亚的战略部署,所以反对在缅甸进行两栖进攻。而当时驻英大使顾维钧考虑到“战后协作”,请宋美龄访英。顾维钧认为:“中国北方有个取得了胜利的俄国,不再对德国和日本担心,并且极力要使中国和盟邦疏远,如果我们不能维系英国的亲善和友谊,我们战后景况恐不会太乐观,甚至还会有困难和危险。美国的友谊是必不可少的,但这还不够。即或无法劝说苏联和其他盟国进行战后协作,至少应该以形成ABC(美、英、中)核心为目标。不取得英国和美国的友谊以稳定和确保我们作为大国之一的国际地位,中国很难指望有能力进行一项需要十到十五年时间的国内开发和建设计划。我们既需要美国、同时也需要英国在经济和技术上给予帮助。”顾维钧又认为:“英国的政策从和平发展帝国的愿望出发,目标是在欧洲寻求一个军事强国作盟友,在亚洲也要寻求一个。”在顾维钧看来,中国需要靠英国,英国也需要找中国。为此,他专程从英赴美,和宋美龄商谈访英事宜。

  1943年3月25日,顾维钧在美国旧金山会晤了宋美龄。顾维钧在《回忆录》中说:“我见到了蒋夫人,我们整整谈了一小时(若不是护士进来告诉她该休息了,我们还会谈下去的)。她躺在沙发上,显然在那一晚上的活动之后已经累了。她还是那样漂亮,娓娓健谈,总是具体而扣题。”当时宋美龄对访英有顾虑,一怕没有结果,二怕伤害印度感情,三怕“款待不一样”。加上罗斯福也向宋美龄“示意”:去英国一行不会有什么收获,因此可以不去。但是经过顾维钧的一再解释:“英国也将同样热诚隆重地欢迎她。英国人民比英国政府更热情地希望她去。”于是,宋美龄“答应仔细考虑”。26日,蒋介石从贵阳电示宋美龄说:“访英问题,不必肯定,亦不必答应,观邱吉尔二十一日演词,对世界问题仍无觉悟,对中国观念毫无变更,将来政治似无洽商余地。如吾人此时访英,将被视为有求于人,否则,就只有为其轻侮,或反被其欺诈耳。”27日,顾维钧又见了宋美龄。“她告诉我经过一番考虑之后,仍然不知是否应该去英国。……不管如何,她想和艾登谈谈。”29日,顾维钧直接自华盛顿电告蒋介石说:“钧于二十四日飞往旧金山谒见夫人,商谈访英问题,细讨利弊,陈请夫人勉为一行,夫人意盼与艾登晤谈一次,故钧今晨飞华府,即往晤,悉艾登原亦盼晋谒,惜在纽约相左仅一日,现夫人正访美国西岸,逗留尚有日,而彼已定明日离美访加拿大,三日后即须回英报告,以此预约在先,势难抽身往谒,殊以为憾,惟深盼夫人能早日决定赴英,并谓英朝野愿以最崇厚之礼招待夫人,托钧代陈。”4月4日,孔令侃在饭桌上对顾维钧说及蒋夫人由于顾来到这里,已有七八成准备接受英国的邀请。第二天,顾维钧又见到了宋美龄,顾在《回忆录》中说:“她秘密地告诉我,她现在计划在5月3日左右飞往伦敦。……她打算取最短的途程,从北线飞往英国。她逗留的时间,准备不超过两周。”4月28日,顾维钧去见宋美龄,“她谈到拟议中的对英访问,说身体一直不大好,荨麻疹更厉害了,也许根本去不成了。”5月5日早晨宋美龄对宋子文说“取消访英这件事”。宋美龄一再解释说:“若不是因为身体不好,她定会接受英王英后的邀请。她愿意保留邀请,却不肯作日后专程去英国的承诺。”顾维钧评论这件事说:“原因可能是妇女往往比较主观,或许蒋夫人在这件事上又比较感情用事,我不知道她是否曾和委员长充分商量过。无论怎么说,被邀访英和在美国未同邱吉尔会晤这两件事,处理欠妥。我对两事均甚惋惜,我深知英国人也不愉快。”

  第五件事,她在美国治病。

  宋美龄住进哥伦比亚长老教会医学中心哈克尼斯医院后,一直到第二年(1943年)2月才出院,负责为她治病的是罗伯特-洛布医生。他说:“美龄确实进行了一系列治疗:她的智齿拔了,鼻窦炎也消了。这一切都是秘而不宣的。”在治疗期间,许多美国人士均表示关注。1943年3月2日宋美龄在麦迪逊广场演讲一开头就说:“余对今晚在场诸位听众,及在美全体友人之雅谊厚意,以及余患病修养期间所表示之种种关切,极表感谢。贵国各处友人,曾纷致函电,亲切慰问,衷心感激,非可言宣。余固愿一一答谢此数千函电,但事实不可能,故拟乘此机会向诸君作一总答谢。”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宋美龄离开医院,随即接受罗斯福的邀请,赴白宫居住。

  宋美龄在美国的访问与治疗持续到1943年6月28日。29日,罗斯福致电蒋介石说:“蒋夫人于二十八日晨离佛罗里达。夫人此次莅美,余认为一大成功,比在舍间见夫人之健康确比初时良好。惟医生坚嘱,于长途辛苦之旅行到渝后,必须有一星期之完全休息。”7月4日,蒋介石致电罗斯福为宋美龄在美期间所受之优礼表示谢忱。电文说:“内子已于本日午后抵达重庆,其健康已较离渝时良好,殊感欣慰。在美期间,诸承贤伉俪优加礼遇,谨同表深挚之谢忱。”

  由于宋美龄的一系列繁忙的活动,激发了美国人民对中国表示友谊的强烈愿望,使美国人民了解中国抗战,同情中国抗战和支援中国抗战。宋美龄在演讲中说及:“余曾收到贵国人民自大城市及小村镇所发之函电,不可胜数,发函电者有商人、有农民、有工人、有教授、有教士、有大中学生、有勤劳而为人母者,甚至有幼小儿童。又曾收到捐款多少不一,源源而来,有捐助一二元或少于一二元者,且往往附述其愿望,希能作更多之捐助。此项赠款,在捐助者固属真正之牺牲,而在吾国人民视之,则每一款项,不啻值千百倍,且因捐赠者之美意而益见珍贵。”当时还发生了这么一件感人肺腑的事:有一封署名卡思林-奎因夫人从新泽西州东奥林寄来的信,信里附有一张1937年的新闻照片和三美元汇票。照片上是当时上海遭受日军轰炸破坏后,一个孩子坐在铁轨上哭泣的情景。寄信人请总统把汇票转交给蒋夫人,并写道:“这三美元是我三个女儿捐献给这个坐在中国某地铁道上的小孩的。”宋美龄的这次访美,的确给美国朝野和美国人民留下了一个好的印象,对扩大中国抗战的影响起了积极的作用。卡尔-桑德伯格在《华盛顿邮报》上写道:“她所想要的,都是为了地球上的全人类。”而且在她回国后,美国人民曾在纽约圣劳伦斯河边的一个宁静的小镇与西纳的圣约翰圣公会教堂,设置了一个巨大的玻璃彩画窗,它是由宾夕法尼亚州的艺术家瓦伦-多格里斯创作的。它描绘了天堂里的生活:耶稣基督在上,圣母玛丽亚和列位圣徒在下,按历史顺序代代相传,直至如今。代表当代玛丽亚的画像是东方人的面相,这就是宋美龄——“基督徒中的第一夫人”,她高举一卷直幅,上面写着她以基督徒身份向全体美国人发出呼吁:“我们必须宽恕为怀。”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5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到黑夜想你没办法——温家窑风景

 小说以塞北高原上一个叫“温家窑”的村子为场景,原生态地描写了二十

曹乃谦/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二类死亡:黑猫悬疑系列

 暗沉沉的云升街六号,一扇永远敞开的房门里藏着一个凄楚的秘密,两个

大袖遮天/北方文艺出版社

冯华侦破推理系列——如影随形

 都市里接二连三地发生已婚知识女性与情人幽会时被残酷杀害的案件。当

冯华/江苏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