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乡土民间 > 阵痛:《唐山大地震》原著作者讲述女人之痛 > 9.腊月(2)

9.腊月(2)张翎 作家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然而不知为什么,今天吟春心血来潮地在这件裤子上缝了一朵花。这朵花很小,小得就像是一滴偶然落在布上的菜汁。可是吕氏看见了。虽然吕氏已经是一盏油浅得见了底随时要灭的灯,吕氏依旧是火眼金睛。吕氏的嘴唇颤颤地抖了半晌,却只扯出了一个字:“狗,狗……”

     吟春知道吕氏在想什么。吕氏老早就请族里最德高望重的老人,给吟春的孩子起了名字。大先生的辈分是个“之”字,大先生叫陶之性。大先生若生了儿子,该排“运”字,于是孩子的学名就叫“运达”。这个名字里有一朵大云两个走之,取的是飞黄腾达的意思。

     学名是族长起的,小名却是吕氏自己起的,叫“狗尾”。吕氏说孩子在家里要叫个贱名字,才能躲过阎王小鬼的眼目。狗尾是乡里河边坡上最常见的野草,旱也长涝也长,连石头缝里都长——吕氏要的就是这份载得住富贵的粗贱。吕氏可以勉强忍受一个男孙在乱世里落地的简陋,吕氏可以没有虎头羊头,但是吕氏绝不能看见花。小布裤上的那朵粉红色的花,像一粒烛火烧得吕氏两眼起了焦煳。吟春看着不好,说了句月桂婶你快给妈端二煎头,便匆匆逃出了屋。

     吟春走到门外,心依旧跳得擂鼓似的,一街都听得见——她觉得被吕氏看穿了心思。这些日子,她隔两天就去庙里烧香,当然挑的是香客最清闲的时候,因为她跟菩萨要的东西,是不能给任何人听见的。如果她肚腹里的那团肉非要在乱世里出生,就让它变个女身吧。她对菩萨说。它若是个男身,他活着就会永无解脱地煎熬着大先生也被大先生煎熬,死后会把耻辱永久地写在陶家世世代代的族谱里。而它若是个女身,她最多低低贱贱地在陶家活个十数年,就可以嫁到别人家里去——一个不知道她来头的家里,永远不需要在大先生的眼皮底下出现。

     吟春所惧怕的事,后来一件也没有发生——是没有发生的机会。假如吟春当时就预见到了后来的结果,她倒宁愿把求菩萨的话一一讨回来——但这都是无可挽回的后话了。

     不知不觉的,吟春就走到了藻溪边上。风本来就狠,过了河的风又比寻常的风凶猛了许多,东一下西一下地剜着她颊上的肉。吟春把颈子缩在衣领里,看着水面上来来往往的船,又比平日多出了些——大约都是送年货的。铺在舱口的棉布帘子上,已经贴出了五谷丰登年年有余的新画。明天就是腊八了,家里已经泡上了香米红豆花生仁,晚上就要熬腊八粥了。过了腊八就是年,可是大先生还没有信来。自从大先生开学去了省城,只给家里来过一封信,一张纸几行字,只是报个平安而已。可是吟春知道,大先生来不来信,到了年关学堂都是要放寒假的,放了寒假大先生总是要回家过年的——大先生放心不下他的娘。大先生离家前,曾说过寒假要去富阳乡下,把肖安泰的老母亲接到藻溪来过年。萧家只有肖安泰一个儿子,肖安泰一死,就剩了老太太孤孤单单一个人了。大先生绕道去富阳,路上肯定要耽搁些时日,也不知到底哪一天能回到家?

     日头渐渐地沉了下去,河水一跳一跳地舔着日头,日头化了些在水里,水就变得肮脏浑浊起来。水鸟嘎嘎地飞过河面,找寻着归家的路,翅膀把天穹撕成一条条的破棉絮。吟春知道,一天又过完了。

     她转身朝家里走去,迎面就撞上了南货铺的章嫂。

     “没等到大先生啊?”章嫂随口问道。

     “谁等他了?我只是出来透透气。”吟春仿佛冷不防被人揭了个短,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6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非常城市

 《非常城市》讲述的是东北某个工业城市因露天煤矿金山矿资源枯竭而被迫转型并取得成

李宏林/春风文艺出版社

关外

 一根突如其来的金条,一张痛彻骨髓的照片,一封惨绝人寰的家书,一碗要命的猪肉炖粉

年志勇/现代出版社

流失岁月:湘九的历程(叁)

 权力、金钱、友情、背叛、信仰、命运,交织成无限丰富和复杂的当今社会,成为本书厚

张廷竹/山西人民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