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乡土民间 > 阵痛:《唐山大地震》原著作者讲述女人之痛 > 6.惊醒(4)

6.惊醒(4)张翎 作家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那夜吟春从庙里跑出来,身后跟了一串戚戚嚓嚓的脚步声。她一下子听出来不止一个人。怕归怕,却不是先前的那种怕法了,因为她知道追她的是人而不是鬼——鬼是孤鬼,人才成群。

     没跑多远她就明白了她跑不过那些人。她虽也是贫寒出身,却没真正下田劳作过,身上的几斤蛮力足够她走几十里远道,却不够她跑几步快路。她索性停下来,转过身来看追她的人。那些人没料到她会猛然停住,一下子傻了,便也停下,怔怔地打量着她,彼此都有些不知所措。

     那是个大月亮的夜,月光照得满地白花花的,不用灯笼火把,她就把他们看得清清楚楚了:一共是五个,都是男的,很年轻,十几二十几的样子。都穿着军装,是一种带着隐隐一点青色的白布军装。她知道那是月光作了手脚——她见过当兵的,没人会穿那种颜色的军装。

     其实,月光掩盖了的,不仅是他们军装的颜色,还有许多其他的东西,比如他们绑腿上斑斑驳驳的泥浆,他们头发里一坨一坨的灰尘,还有他们脸上被太多的鲜血和死亡浸染得麻木了神情。

     在吟春打量着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在打量着吟春。吟春的发髻早就跑散了,头发耷拉下来,遮住了半拉脸,衬着那露出来的部分越发显得尖细了。早晨出门时吕氏给她面颊上涂的那层灶灰,早被这一路的汗水洗去了七八分,剩下的,又被月影舔没了,那一刻她只是一味的白皙细嫩。身上的那件灰布衫,一看就不是她自己的,不仅样式古旧,而且很是宽大,衣领胳膊腰身没有一处合体。风把那件布衫朝后吹去,她丢失在布衫里的身子突然就露出了藏掖不住的凹凸。这群男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立刻都读懂了彼此眼中的话——这个女人,是这群疲惫肮脏的男人这一路上见过的最好景致。

     一个男人说了一句很长的话。另一个男人回了一句很短的话。无论是那句长的还是那句短的,吟春都没有听懂一个字。吟春的血刹那间凝固住了,变成了一坨冰,身子沉沉地坠到了泥里。她突然明白了:她碰上了日本人。

     那一刻她没想到逃——她知道她逃不过那群人,她只是想到了死。她想到了腰里揣的那把新磨的剪刀。她揣了这把剪刀,仅仅只是把它作为一样壮胆的摆设而已,她并没真想把它派上多少用场。没想到用场这么快就来了,还没容她把那两片乌铁揣暖。她伸手撩起了衣襟。她完全疏于操练,根本没想好到底该把它扎进哪里才能死得稳妥:是喉咙?还是心尖?还是太阳穴?后来她曾无数次回想过当时的情景,她猜想她当时其实并不真的想死,所以才会有那片刻的犹豫。她若真想死,她就一定死得成。谁见过一个铁了心要死的人还活在世上的?当然,那是后话了。

     就在那片刻的犹豫里,她丢失了最好的时机。一个男人冲上来,轻而易举地卸下了她的剪刀,随手一扔。剪刀在空中划了一个利索的弧线,无声无息地扎进了刚刚收割过还带着农人汗水潮气的泥土里,轻盈得仿佛不是一件铁器,而是一头纸叠的鸟儿,或是一朵布裁的花儿。

     五个男人齐齐地拥了上来,把她围在中间。其中的一个对她嚷了一声,她立刻就明白了,他是要她跟他们回到庙里。其实她并没有听懂他的话——她用不着,因为她已经看见了他亮出来的那把刺刀。刀看上去一点儿也不锋利,甚至有些愚钝,刀尖上带着一些形迹可疑的锈迹。可是跟她丢失的剪刀相比,这才是真正的铁器。

     扑上去啊,扑上去。她只要身子朝前一倾,往那件看上去笨重而愚钝的铁家伙上一扑,她所有的恐惧就能彻底了结了。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5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非常城市

 《非常城市》讲述的是东北某个工业城市因露天煤矿金山矿资源枯竭而被迫转型并取得成

李宏林/春风文艺出版社

流失岁月:湘九的历程(叁)

 权力、金钱、友情、背叛、信仰、命运,交织成无限丰富和复杂的当今社会,成为本书厚

张廷竹/山西人民出版社

关外

 一根突如其来的金条,一张痛彻骨髓的照片,一封惨绝人寰的家书,一碗要命的猪肉炖粉

年志勇/现代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