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乡土民间 > 阵痛:《唐山大地震》原著作者讲述女人之痛 > 5.光斑(3)

5.光斑(3)张翎 作家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吟春的话回得没头没脑的,不知是说她没由着他呢,还是说他没胡来。

     其实,自从知道她怀孕之后,大先生就没有再碰过她。不仅没碰过她,而且和她分了床。每天夜里,大先生都会拖出一床篾席,铺在地上单睡。她原先以为他是怕自己熬不住念想,伤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后来她看见他到早上鸡叫头遍的时候,就匆匆起身,把篾席卷成一个筒子,塞在床底下——为不叫吕氏看见,这才觉出了事情的蹊跷。

     夜里她睡床上,他睡地下,她听得见他清瘦的身子翻碾过篾席时发出的嘎啦声响,也觉得出他几近无声的叹息将长夜戳出一个一个的洞眼。有他在她身边的时候,黑暗是一床丝绵被,把她和他连头到脚地裹住,柔软得找不见一根毛刺一条棱。他不在她身边的时候,黑暗突然就长出了角,她略一翻身,它便如岩石一样粗粝地磨着她的身子。等到她终于和岩石磨合出一个彼此勉强相容的姿势时,天就蒙蒙亮了。

     有一天她醒了大半夜,实在煎熬得难受,就起身,光脚跳下地来,躺到了他身边。她知道他也是醒着的,因为他的脊背颤了一颤,毛孔刺猬似地开放,每一根毛尖都涂满了戒备,她被扎得措手不及地呻吟了一声。

     是什么东西突然就把他们分开了——分得那样得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

     她绝望地坐起来,把脸埋在手掌上哭了。长夜里每一处都是冰冷尖硬的,容得下她的脸的,只有她的手。她的手捧着她的脸,焦急地呼唤着眼泪,眼泪却在从心腑朝眼睛奔涌的过程中,迷失干涸在某一处荒漠里。她惊恐地发现,她再也没有眼泪了——她的眼泪在那个和大先生劫后重逢的一天里都流干了。

     她想问他:“你到底怎么了?”可是她觉得喉咙就像是溪滩一样,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她在黑暗中坐了很久,想把那些卵石一块一块地挪走。石头太多太沉,话埋得太深太久,等到话终于千难万险地爬到舌尖的时候,已经气若游丝。

     她刚刚吐出一个“你”字,院子里的鸡公就喔地喊出了第一声。一只领了头,便有一群跟班的,咿咿喔喔的合着伙,把夜给搅散了。鸡公搅散的,还有她的心思。灰白的曙色里,她看见大先生翻了一个身坐起来,瓮声瓮气地说:“我起了。”他说这话的时候,依旧背对着她,但她知道他是要她回到床上去,他好把篾席卷起来,省得吕氏看见。平日精明得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的吕氏,这一回被吟春肚子里的这团喜给搅浑了脑壳,竟然没有觉察儿子在自己眼皮底下的反常。

     “凭什么?”吟春说。

     吟春被自己的语气吓了一跳。这句话像是收剩在田头被风吹过了一个冬季的芋头,经过她的牙缝时硌得她牙床一抽一抽地生疼。她从来没有这样硬地和大先生说过话。这话原本不是用来抽打大先生的——她不敢,也不舍得。她只是想用这样硬的一句话,来激大先生的一句话,哪怕是呵斥和咒骂。她和大先生的心里,各有一扇门。她的门很宽敞,她的身子处处都是钥匙。大先生无论挨着哪一处,就走进了她的门。而大先生的门很高很窄,大先生的门只有一把钥匙,那就是大先生的嘴。大先生一沉默,吟春就被关在了大先生的心思之外。大先生不说话的时候,吟春便丢了东西南北,心慌慌的就像溺水的人找不着一样可以攀援的物什。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5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非常城市

 《非常城市》讲述的是东北某个工业城市因露天煤矿金山矿资源枯竭而被迫转型并取得成

李宏林/春风文艺出版社

流失岁月:湘九的历程(叁)

 权力、金钱、友情、背叛、信仰、命运,交织成无限丰富和复杂的当今社会,成为本书厚

张廷竹/山西人民出版社

关外

 一根突如其来的金条,一张痛彻骨髓的照片,一封惨绝人寰的家书,一碗要命的猪肉炖粉

年志勇/现代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