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财经总馆 > 财经人物 > 杰克·韦尔奇自传 > 远 见(4)

远 见(4) 中信出版社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添加成功
已添加
请先登录

    将空调业务出售引起了很大的震动,不过这一事件的影响基本上还局限在路易斯维尔,而接下来对犹他国际的出售却实在让我感到痛苦不堪。犹他国际这块业务是雷吉·琼斯在1977年花了23亿美元买进来的,当时这笔交易对雷吉、对GE、对整个美国企业界都是创纪录的一桩并购案。

  

    犹他国际是一家盈利能力很强的一流公司,它很大一块收入来自向日本钢铁业销售的炼钢用焦炭业务,它在美国还拥有一家小规模的石油天然气公司,在智利拥有一座已探明但还没有开发的铜矿。雷吉买下犹他国际主要是为了防范今后再发生20世纪70年代那样急剧的通货膨胀。

  

    对我来说,随着通货膨胀的日益减弱,这家公司越来越不符合我的盈利持续性增长的目标。我的经营理念是要让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贡献,这种贡献看得见,摸得着,还能数得清。而犹他国际的盈利状况起伏不定,严重扰乱了我的理念。

  

    GE每个季度对经营收入进行汇总,我们的收入来自全世界各个角落,都是一分钱一分钱挣来的,每个人对自己每一天的贡献都数得过来。当我担任事业部执行官和副董事长时,每逢开会我都与我的同事进行交谈,一起讨论为了实现这个季度或这一年的利润数字每个人是如何忘我地工作。这时,犹他国际的总裁站出来了,一下子把我们辛辛苦苦收获的利润成果冲得东倒西歪,不过他自己倒茫然不觉。

  

    他可能会说:“我们的煤矿发生了罢工事件,因此,这使得利润比最初的预计值减少5 000万美元。”这么大个数字会令我们所有人都发懵。或者他可能会一身轻松地来参加会议,跟我们说:“原煤价格涨了10美元,我将多赚上个5 000万。”不管是哪种情况,犹他国际都会让我们辛辛苦苦取得的成果变得毫无意义。

  

    我认识到,犹他国际的业务具有周期性的特点,这使我们很难实现利润持续增长的目标。我并不喜欢矿产资源业务,我感觉经营这种业务时,有很多事情会超出自己的控制能力之外。拿石油行业来说,一个卡特尔的行动使任何个人的天才智慧都难以有用武之地。

  

    作为一个局外人,我相信杜邦公司1981年对大陆石油公司(Conoco)的并购具有同样的后果。杜邦收购大陆石油也是为了防范矿产资源(石油)涨价的风险。但是大陆石油的业务实在太庞大了,这同样使得杜邦很多业务单位各自的努力成果失去意义。我在伊利诺伊的一些研究生朋友加入了杜邦公司,我听他们以及杜邦塑料业务部门的另外一些朋友谈起过,大陆石油盈利状况的巨幅波动使他们个人努力的作用大为弱化。最终,杜邦还是在1998年把大陆石油给卖掉了。

  

    矿产资源业务应该属于矿产资源公司。

  

    尽管我不喜欢犹他国际,但对于出售它我还是迟疑不决,毕竟这是雷吉的一笔最大交易,而且到现在也才只有几年的时间。我的一切成功都是雷吉的功劳,我不希望因为把犹他国际出售得太快而显得对他不够尊重。在做出决定之前,我向雷吉做了一番陈述,说明出售犹他国际的理由。我与他通过电话联系,问他对这件事是怎么考虑的。

  

    多年来我给雷吉打了很多电话。尽管在我成为CEO时他离开了董事会,但我的任何一个重大举措都要事先告诉他。

  

    关于犹他国际的电话交谈几天之后,雷吉给我回电话了,他认真地询问了一番,然后明确表态支持我。事实上,在20多年的时间里,不管是在公司内部还是在外面,他从来不在事后对我的决定说三道四。

  

    在担任CEO的头一年里,我曾经私下里与朋佐石油公司(Pennzoil)的CEO休·利特克(Hugh Liedtke)在纽约的华尔多夫大厦会面。我想把犹他国际出售给他。他考虑了一会儿,但认为犹他国际不合适。当时他想摸条更大的鱼—他最终在一场受到大肆炒作的与德士古(Texaco)的激烈收购战中把盖帝石油公司(Getty Oil)收到麾下。

  

    我与其他潜在的美国买主联系,却没有一家公司对这笔交易感兴趣。

  

    天无绝人之路,我的副董事长约翰·伯林盖姆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约翰发现,犹他国际最理想的战略购买者应该是BHP公司(Broken Hill Proprietary),这是澳大利亚的一家经营矿产资源的大公司。约翰与他们进行了接触,BHP初步表示对此有兴趣。接着约翰就组建起一个工作小组,小组成员包括他自己、弗兰克·多伊尔以及他的老朋友保罗·弗雷斯科,保罗是特意被从欧洲调回来参与这项工作的。约翰和弗兰克在后方负责总体战略,保罗负责直接谈判。

  

    由于交易本身的规模以及地理上的原因,与BHP的谈判相当麻烦,持续了好几个月。犹他国际的总部在旧金山,它的资产却遍布全世界,而BHP的总部是在墨尔本。像任何一笔大交易一样,谈判过程总是起起伏伏。经过一番艰苦的工作,双方在1982年12月中旬达成了明确的意向。

  

    我们真有些欣喜若狂了,犹他国际是个大摊子,我们的要价又高,想收购它的买主并不

  多。这宗交易是个大手笔,非常符合我们的战略目标,对BHP来说也同样具有非凡的意义。这项计划要提交给12月的董事会例会,等待它的最后批准。

  

  

上章  [←]快捷键快捷键[→]

王立群读《宋史》之宋太宗:最具改革精神的皇帝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宋代的繁荣与文明呢?

李鸿章政改笔记:大清官场笔记自揭裱糊匠一生 吾国吾民最缺者,乃是踏踏实实把现居之屋裱糊起来。

危险:美女情迷出轨画家 揭开爱杀连环局 能打破僵局的就是危险,是危险让他复活。

1 2 3 4 5 我要评分

收藏 分享

40人推荐/分享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录

编辑推荐

周点击排行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猜你喜欢

杰克·韦尔奇自传

  杰克·韦尔奇自传(Jack:Straight from the Gut) 被

/中信出版社

华尔街之狼

 20世纪90年代,曾担任臭名昭著的投资公司Stratton Oakmont最高

乔丹•贝尔福特/中信出版社

黄光裕真相

 一封神秘女人的举报信,无意揭开黄光裕的资本谜局。三次问鼎中国首富榜,创造资本神

李德林/经济日报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