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小说总馆 > 官场商战 > 王跃文作品典藏版
王跃文作品典藏版

王跃文作品典藏版

作者: 王跃文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定价:元 总点击数:279478

  • 内容简介
  • 作者信息

 “生活是最好的教材,而灾难、困厄、痛苦等等,比幸福和快乐更能启迪人生。目睹亲友的死亡、缠绵自身的疾病、痛不欲生的失恋,都会教人洞穿生死的本质。”--王跃文《幽默的时代》   一部好的小说,能让人看到什么,收获什么?相信读过之后每个读者的心底自有一份答案。好书是耐读的,经得起反复研磨。如果说每一次阅读都是一次旅行,那么经典的小说是这样一种圣地,你的每一次涉足,都会发现新奇。   此次,经过重新编辑,王跃文重新修改、补充、完善,湖南文艺出版社将推出作家王跃文先生的9部作品,包括长篇小说《国画》《梅次故事》《朝夕之间》《亡魂鸟》《大清相国》《苍黄》,小说集《漫水》《无雪之冬》,随笔集《幽默的 代价》。其中《朝夕之间》就是《西州月》。   他说,我的小说满怀着深沉的忧患意识,显示着凌厉的批判锋芒。   他说,关于当年城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小说,大多都是对所谓乡村苦难生活的控诉。其实,知青们祥林嫂一样诉说的苦难,不过是中国农民世世代代的日常生活。《亡魂鸟》也是一部写知青的小说,但完全是不同意义的讲述。   他说,过去十多年,有至少几百位大学生告诉我,他们在临毕业的时候,老师郑重地推荐他们看我的书,尤其是看我的《国画》。我不希望《国画》是一本江湖秘笈,而是一本教年轻人认识生活的书,免得他们出门碰得头破血流。

阅读全部简介

关 键 字: 王跃文   苍黄   国画   梅次故事  

开始阅读

综合评分:9

1 2 3 4 5 1594 人参与评分

收藏 分享 复制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陆
复制成功

《苍黄》:中国第一部县委书记权力百科全书

我的客厅挂了一幅油画,海外慈善义卖场拍买下的。画的是深蓝色的花瓶,插着一束粉红玫瑰。玫瑰正在怒放,像笼罩着一层薄雾。 构图有些像凡•高的《向日葵》,只是调子为安静祥和的蓝色,不同于凡•高的炽烈。花瓶却是歪斜着,将倾欲倾的样子,叫人颇为费解。 我似乎总怕那花瓶碎落一地,忍不住想伸手去扶。可是,扶正了花瓶,画框歪了;扶正了画框,花瓶又歪了。 画出自一位高僧之手,不知道藏着什么禅机。大约供奉此画两年之后,我才看到画框很不起眼的地方,写着小小的一个字:怕。 菩萨怕因,凡人怕果。心里有怕,敬畏常住。 我把这幅画写进了这部小说,挂在一位主人公的客厅里。

《朝夕之间》:人生的“达”与“隐”,全关乎一个“人脉”

关隐达从地委大院里走过,忽听身后有人议论:“秘书是最容易学坏的。” 他顿时两耳发热,不敢回头。不知这话是谁说的?最近陶凡刚出任西州地委书记,关隐达走出去就显眼多了。他跟陶凡当秘书已快三年了,原先认识他的人却并不多。 六年前,大学毕业临分配,系主任王教授告诉关隐达,省委组织部来选人,看中他了。关隐达问是去干什么?王教授说上面要笔杆子。王教授并没有替自己卖人情的意思,只是告诉他进了官场,该如何如何。王教授说最要紧的,是要去掉你身上的诗人气质。上面看中你,就因为你发表过作品。但人家是要你去写官样文章,不是要你去写诗。关隐达虽是懵懂,却也知道进官场只怕是他最好的去向。只是不太明白,诗与官场那么不相融。古时的官员们可都会吟诗作赋,风雅得很啊。

《大清相国》:康熙一朝五十年政坛不倒翁

顺治十四年秋月,太原城里比平常热闹。丁酉乡试刚过,读书人多没回家,守在城里眼巴巴儿等着发榜。圣贤书统统抛却脑后了,好好儿自在几日。歌楼,酒肆,茶坊,尽是读书人,仙裾羽扇,风流倜傥。要么就去拜晋祠、登龙山,寻僧访道,诗酒唱和,好不快活。 文庙正门外往东半里地儿,有家青云客栈,里头住着位读书人,唤作陈敬,山西泽州人氏,年方二十。只有他很少出门,喜欢呆在客栈后庭,终日读书抚琴,自个儿消闲。他那把仲尼琴是终日不离手的。后庭有棵古槐,树高干云。每日清晨,家佣大顺不管别的,先抱出仲尼琴,放在古槐下的石桌上。陈敬却已梳洗停当,正在庭中朗声读书。掌柜的起得早,他先是听得陈敬读书,过会就听到琴声了。他好生好奇,别人出了秋闱,好比驴子卸了磨,早四处打滚去了。那外头喝酒的,斗鸡的,逛窑子的,哪里少得了读书人!只有这位陈公子,天天呆在客栈,不是子曰诗云,就是高山流水。

《国画》:中国当代官场小说开山扛鼎之作

画家李明溪看球赛的时候突然大笑起来,怎么也止不住。朱怀镜以为他疯了。平时李明溪在朱怀镜眼里跟疯子也没什么两样。当时朱怀镜并没有想到,就是李明溪这狂放的笑声,无意间改变了他的命运。 那是国家女子篮球队来荆都市举行的一次表演赛,并不怎么隆重,门票却难得到手。李明溪也不是球迷,总是成天躲在美术学院那间小小画室里涂涂抹抹。那天他突然想起很久没见到朱怀镜了,就挂了电话去。朱怀镜接电话总是有气无力的样子,“怎么?又有什么大作问世?你要快点出名才是。你出了名,发财了,我也跟着沾光啊。”

《漫水》:王跃文农村题材的中短篇小说合集

漫水是个村子,村子在田野中央,田野四周远远近近围着山。村前有栋精致的木房子,六封五间的平房,两头拖着偏厦,壁板刷过桐油,远看黑黑的,走近黑里透红。桐油隔几年刷一次,结着薄薄的壳,炸开细纹,有些像琥珀。 俗话说,木匠看凳脚,瓦匠看瓦角。说的是木匠从凳脚上看手艺,瓦匠从瓦角上看手艺。外乡人从漫水过路,必经这栋大木屋,望见屋上的瓦角,里手的必要赞叹:好瓦角,定是一户好人家!

《梅次故事》:由机关领导到地方大员的角色转换

这年头,谁不相信谣言才是傻瓜。很多真实的故事,都从谣言开篇。谣言总是不幸应验,这很让梅次地区的百姓长见识。谣言只不过多了几分演义色彩,或是艺术成分,大体上不会太离谱的。梅次这个地方,只要算个人物,多半会成为某个谣言的主人公。不然就不正常了。 朱怀镜自然是个人物,只不过他刚刚到梅次赴任地委副书记,还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 住房尚未安排妥当,朱怀镜暂住梅园宾馆五号楼。这是栋两层的贵宾楼,坐落在宾馆东南角的小山丘上。碧瓦飞檐,疑为仙苑。楼前叠石成山,凿土为池,树影扶疏。站在小山下面,只能望其隐约。小楼总共只有16个大套间,平时不怎么住人,专门用来接待上级首长的。朱怀镜住二楼顶头那套,安静些。套间的卧室和客厅都很宽大,有两个卫生间。梅次管这叫总统套房,就像这南方地区将稍稍开阔的田垄叫做平原。恰好是四月天,池边的几棵桃花开得正欢。

《 亡魂鸟》:权力与金钱扭曲的人性背后

陆陀成天惶恐不安。他担心自己发疯。他知道自己肯定会疯的。他见过自家两位疯了的长辈,一位叔叔,一位叔爷。明天,或者后天,荆都街头会多出个满脸污垢的疯子。很少会有人知道,这个疯子曾经是位作家。 陆家每代都会有人疯了去,没有哪代人逃脱得了。这个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陆陀自己也害怕想起。陆家人发疯,都是在四十岁以前。这个家族的人,四十岁之前,都提心吊胆活着。你望着我像疯子,我望着你像疯子。终于有一个人疯了,没疯的人才会松一口气,安安心心活好下半辈子。

《无雪之冬》:日常生活现场的多维人性透视

隆冬了,仍不见下雪,却很寒冷。张青染午休照样不回家,在机关食堂吃了午饭,便靠在办公室沙发上看报纸。翻了一会报,觉得没有意思,心里就懒懒的,有了倦意。又不可以打瞌睡,天太冷了,这机关的暖气永远没精打采。 无事可做,顺手拿过一本杂志,随意浏览。一篇有关婚外恋的文章让他睡意顿消。这篇文章介绍,有关专家在美国作了调查,发现百分之四十的女职员承认自己爱恋过男同事,并且认为中午休息时间完全可以用来恋爱。

《幽默的代价》:王跃文杂文集

我一直不太分得清杂文和随笔的区别,或许在我看来它们都是一类文字,即随心随性而直抒胸臆的文字。似乎纯粹意义上的散文应该另有面目,散文在我看来须具美文特质,可以拿去做中小学语文课本。所谓课本,文本上要能提供范式,内容上要经得起挑剔。杂文之类,大多不便用作中小学课文。 因为这种肤浅而直观的认识,我的所有创作都很令自己羞愧。写了小说,我会想:这样的小说能让没长大的孩子看吗?写了杂文,我更会想:这样的文字未成年人最好不要看。为什么会如此?原来成人世界有太多见不得阳光的东西,过早让孩子们看到未必是件好事。尽管人生总有梦醒时分,孩子们还是在美梦里久待些日子吧。

作者作品

编辑推荐

猜你喜欢

新省委书记

 身兼北方省委副书记、临海市委书记、临海市长数项重任于一身的郭醒世出身贫寒,他以

闻雨/花山文艺出版社

玩火者:特大反腐走私案的真实再现

 <b>特大反腐走私案的真实再现!揭示权色交易的层层帷幕!</

胡宁/新华出版社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曾毅凭着祖传绝技和中西医兼修学养,在高手如林的医学界脱颖而出,仅用三副中药便解

谢荣鹏/九州出版社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月点击排行

好评榜

推荐榜

收藏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