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乐-财经-股票-IT-汽车-房产-时尚-女人-男人-母婴-教育-健康-旅游-BBS
隐藏

目录

首页 > 社科总馆 > 传记纪实 > 一个都不宽恕——鲁迅和他的论敌
一个都不宽恕——鲁迅和他的论敌

一个都不宽恕——鲁迅和他的论敌

作者: 陈漱渝 主编 出版社:人民日报出版社 定价:59元 总点击数:220845

  • 内容简介
  • 作者信息

 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这本书,为鲁迅参与的历次论争提供了比较完备的史料,也为研究中国现代文艺思潮史提供了丰富的史料。论争内容涵盖20世纪早期鲁迅和复古派、现代评论派的论争,左联内部的几次论争等等,论争人物涉及吴宓、章士钊、陈源、梁实秋、田汉、郭沫若、徐懋庸、顾颉刚、高长虹等。而论战起因,既有不同革命营垒的分歧,又有由误会引发的私仇等。   翻看书页,我们依旧能闻到80多年前文坛浓郁的硝烟味,可以看到以鲁迅为旗帜的文化新军和明明暗暗的论敌进行较量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

阅读全部简介

关 键 字: 鲁迅   复古派   现代评论派   左联  

开始阅读

综合评分:8

1 2 3 4 5 1333 人参与评分

收藏 分享 复制

收藏成功
已收藏
请先登陆
复制成功

序言

  《一个都不宽恕》1996年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初版。因当时跻身于畅销书排行榜前列,随即遭到盗版(起码有两种盗版本);又因为盗版书错字超标,遭到了某读书周报的酷评,使我精神物质两败俱伤。不料14年之后,本书又有幸得到修订再版的机缘,作为编者,自然会倍感欣慰。
  “一个都不宽恕”这六个字出自鲁迅遗嘱式的杂文《死》。鲁迅在留下七条遗嘱之后接着写道:“此外自然还有,现在忘记了。只还记得在发热时,又曾想到欧洲人临死时,往往有一种仪式,是请别人宽恕,自己也宽恕了别人。我的怨敌可谓多矣,倘有新式的人问起我来,怎么回答呢?我想了一想,决定的是: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壹 与复古派的论争 1 估“学衡”

五四时期中国现实社会中民主主义与封建主义的斗争,反映在文学领域就形成了提倡白话文的激进派与维护文言文的守成派的斗争。在这场论争中,鲁迅“所对付的不过一小部分”(《热风·题记》);也就是说,鲁迅并没有跟旧文学营垒的所有代表人物都展开正面交锋,而只是集中火力对付那些“学了外国本领,保存中国旧习”的人物,如学衡派、甲寅派诸公。
  学衡派出现于1922年,以学衡杂志为阵地,以留美学生为骨干,以“昌明国粹,融化新知”为旗帜。与“孔教派”“国粹派”的不同之处是,学衡派的学者主张引进西方的自然科学和白璧德的新人文主义……

壹 与复古派的论争 2 批“甲寅”

1925年8月,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学生运动掀起高潮。北洋军阀政府为了扑灭这场革命群众运动的烈火,于8月10日悍然颁布了女师大停办令,妄图借端开刀,杀一儆百。以鲁迅为代表的女师大进步师生不屈服于强暴,坚持斗争,断然拒绝解散令,并自行组织女师大校务维持会,共起维护校务。鲁迅被公选为校务维持会委员。北洋军阀政府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章士钊“深恐群相效尤”,致使“此项风潮愈演愈烈,难以平息”(章士钊致平政院的答辩书),于8月12日呈请免去鲁迅教育部佥事的职务,一场政治迫害就这样降临到了鲁迅身上。

贰 与现代评论派的论争

如果说,在鲁迅眼中,“学衡”派、“甲寅”派的人物“不足称为敌手,也无所谓战斗”(《答KS君》);那么,跟现代评论派的论争则是鲁迅在思想文化战线经历的一次时间最长、鏖战激烈的重大战役。现代评论派跟中国现代的其它文艺社团一样,并不是一个严密的组织;《现代评论》周刊的作者也倾向不一,流品不齐;但就其核心成员而言,则是一群曾沐浴欧风美雨又身着五四衣衫的学者。他们在政治上持自由主义立场,标榜精神独立,平和公正,不尚攻讦,但在女师大风潮、五卅惨案、三`一八惨案等重大政治事件中,他们的舆论客观上却偏袒站在爱国民众对立面的列强和军阀。

叁 左联时期参加的三次论争 1 “嘘”梁实秋

左联存在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六年,但却是在血雨腥风、刀光剑影中度过的。鲁迅以左联盟主身份参与过三次论争,其中第一次是跟以梁实秋为代表的新月派的论争。
  这次论争有三个焦点:一、文学是否有阶级性;二、翻译中因强调忠实于原文而导致的“硬译”问题;三、对黑暗现状采取憎恶嘲骂态度是否不符合“批评的态度”问题。
  梁实秋是白璧德新人文主义的忠实信徒,新月派的主要批评家。鲁迅跟他的论争主要围绕文学中人性与阶级性的问题进行。

叁 左联时期参加的三次论争 2 撕开“民族主义文学”的假面

继新月派之后向左翼文艺进攻的是所谓“民族主义文艺”。这是国民党政府为配合军事“围剿”而发动的一场文化“围剿”,其基本队伍中没有几位像样的文人而以暗探、特务、军官、党棍为其骨干。其宗旨是取缔文艺民主而使文艺统一于国民党的一党专制。由于“民族主义文艺运动”无理论可言,鲁迅在论争中仅仅揪出他们的几部代表作(如《陇海线上》《黄人之血》)示众,证明他们的政治目标是要“日支亲善”,消灭当时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实质上是在“民族主义”旗帜的掩护下出卖民族利益。由于鲁迅等左翼作家的揭露,“民族主义文艺”运动开场不久即偃旗息鼓。

叁 左联时期参加的三次论争 附录:反共文人的攻讦

这里是一九三○年与三一年两年间的杂文的结集。
  当三○年的时候,期刊已渐渐的少见,有些是不能按期出版了,大约是受了逐日加紧的压迫。《语丝》和《奔流》,则常遭邮局的扣留,地方的禁止,到底也还是敷延不下去。那时我能投稿的,就只剩了一个《萌芽》,而出到五期,也被禁止了,接着是出了一本《新地》。所以在这一年内,我只做了收在集内的不到十篇的短评。

叁 左联时期参加的三次论争 附录:《民国日报》上一组攻击鲁迅的材料

鲁迅是中国现在文坛之健将,不但在国内享有盛名,而其作品竟译成五国文字而传播于海外。
  创造社诸人,因为卢布及虚荣之关系,为共产党所收买。把文艺的心灵,要将中国文艺界,统一在共产党政治主张之下,而且要独霸文坛,于是此文坛老将鲁迅首当其冲,创造社之成仿吾,太阳社之钱杏等(也是创造社之旧伙计在党的命令之下)半公半私的对鲁迅下总攻击,说鲁迅反对普罗列塔利亚文学,是封建残梦之迷恋者(大意如此)……

叁 左联时期参加的三次论争 3 戳穿“第三种人”

与所谓“第三种人”苏汶(杜衡)的论争是鲁迅加入左联之后被卷入的第三次论争。这场论争的焦点是文艺与政治的关系问题和革命文艺家对小资产阶级作家的态度问题。苏汶是作为胡秋原的间接支持者参加论争的。在他看来,胡秋原的理论是一种自由主义的非功利的创作理论,而左翼文坛则持一种目前主义的功利主义的创作理论。他所说的“第三种入”并非指政治上的中间派,而是指那些在两种截然不同而互不让步的文艺观面前一时感到无所适从的作家。他指责左翼文坛只要行动,不要理论;只要革命,不要文学;只要煽动,不要艺术。

肆 左翼文坛内部之争 1 “革命文学”论争

鲁迅跟后期创造社、太阳社之间围绕“革命文学”展开的论争,是中国革命文学阵营内部进行的第一次大论争,也是对鲁迅思想发展最具意义的一场论争。创、太两社的年轻作家在大革命失败之后的白色恐怖中奋起,两眼喷发出向屠杀者复仇的怒火,首先在战友的血泊中撑起了“革命文学”的战旗,其历史功绩自然是不能抹杀的。但这群认为自身就是革命、立志包办工人阶级文艺事务的作家却对中国国情相当隔膜。他们在政治上不可避免地受到“左”倾盲动主义影响……

肆 左翼文坛内部之争 2 鲁迅与田汉之争

鲁迅与田汉在20世纪30年代同属于左翼文艺营垒。他们之间曾以笔墨相讥,这已经成为人们所熟知的事情,故不赘述。这里要着重介绍的,是鲁迅与田汉关系的另一侧面,以期使读者较为全面地了解他们相互交往的历史原貌。
  在《鲁迅日记》中,关于田汉的记载只有三处,但他们之间的实际接触却不止如此。据田汉回忆,他初见鲁迅是在1930年2月13日。那时,在党的发动和组织下,成立了一个“以号召被压迫民众争取自由为宗旨”的群众团体——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发起者有51人,郁达夫领衔,鲁迅名列第二,田汉名列第三。

肆 左翼文坛内部之争 3 鲁迅与廖沫沙之争

凡经历过那场“十年浩劫”的人,大概无人不知廖沫沙的大名。因为批判他(笔名吴南星)跟邓拓、吴晗在《北京晚报》发表的杂文《三家村札记》,成为了引发“文化大革命”的一根导火索。还有一些人知道廖沫沙的大名,则是通过鲁迅的杂文集《花边文学》。鲁迅在这本杂文集的《序言》中解释了书名的来由:“这一个名称,是和我在同一营垒里的青年战友,换掉姓名挂在暗箭上射给我的。那立意非常巧妙:一,因为这类短评,在报上登出来的时候往往围绕一圈花边以示重要,使我的战友看得头疼;二,因为‘花边’也是银元的别名,以见我的这些这些文章是为了稿费,其实并无足取。”

作者作品

编辑推荐

猜你喜欢

红色圣地上的呼啸声

 讲述的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习仲勋、刘志丹、谢子长不畏艰险,顽强拼搏,与凶

路笛/作家出版社

中国,漫长的一年——1976与“总理

 35年前,一份神秘的“总理遗言”轰动全国,最终酿成了公安部发文追查的重大政治事

袁敏/江苏人民版社

青帮教父杜月笙全传

 杜月笙是旧中国“三百年帮会第一人”。 他15岁孤身闯荡上海滩,从一个四处流浪的

金刀/凤凰出版社

同类作品排行

最新图书榜

月点击排行

好评榜

推荐榜

收藏榜